【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流年』不想说的秘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3:56:32

   我觉得,短信发现奸情这事,太老套并且太老土。但是,这么既老套又老土的事情,放在我的手心里依旧是沉甸甸的。看着那短信里称呼我老公为“亲爱的好老公”的女人,我特别想把她从电话那一头拉出来大卸八块。常常有人形容怒发冲冠,当我感觉到每一条血管都在蹦起即将爆裂的时候,我有些头晕并有些想要呕吐。但这些感觉很快都被委屈替代了。坐在那大大的窗台上,我真的感觉到没有活着的意思了。假如我跳下去了,那么谁会为我哭泣?他吗?他如果还爱我,怎么会背叛我?又怎么会渐渐冷落我?
   拿着老公的手机,把这个短信的号码记录在了自己的手机上,悄悄地合上放回老公的公文包里。我闭上胀热的眼睛,却没有一滴泪掉下来。我难道不爱他了吗?还是我们已经成了陌生人?我不知道。
   门开了,他回来取公文包了。看着我披头散发地躺在沙发上,他只是狠狠地关上了门。口中嘟囔着什么,我没听见,也许他是在怪我这个清晨没有给他做早餐吧。也许他对我的厌倦和冷漠就是从那个女人出现开始的吧?
   我,翻出单位发的电话卡插在手机上,拨通了这个短信的号码。那熟悉的女声,是我的朋友,我无语地挂断。我的心狠狠挣扎了一下后,彻底地沉了下去。那个妖艳的女人勾引了我的丈夫?还是我的丈夫俘获了她的心?那个女人又有什么比我强?如果这个女人是一个比我更强的女人也许我会觉得舒服些,但她什么都不是。我反复地问自己:我哪不如她?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是婆婆走出了卧室,她只是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时间,她冷冰冰地对我说:“起来,走吧。不是说好去你们医院给二丫找个专家吗?你还躺着干什么?”
   “我不去了,就让嫂子给我看吧。人家都说,我嫂子就是这最好的专家。俺还是指望着嫂子给我好好看看,不忽悠我呢。”二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坐到我的身边,拉着我的手眼巴巴地看着我。可没等我说话,婆婆就说:“你看看你,你找她干什么?走吧,我给你找其他专家给你看病。”婆婆拉着乡下表妹的手,甩开我的手,转头就走。
   “老姨,人家都说,嫂子就是专家,是这医院头号专家。咱别去医院了,就等嫂子给俺看看得了。”二丫挣扎着回头望着我,祈求的目光当中带着些许为难。
   “让她看?你傻啊你?她自己还是个不会下蛋的鸡,你指望她给你看不育症,你那脑袋得二到什么份上了?!你看看她,白长了那么圆的屁股了,九年了,连个蛋都没给我们老张家下个出来。你哥,那好歹是个人物,愣是让她给整绝后了。什么玩意!我告诉你,你听我的没错。老姨给你找其他专家看病,别指望她。哼。”婆婆说的时候只回头一次,那藐视的眼神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眼神在医院同事的眼里也经常出现,还有个别知道情况的患者,然而这种眼神下没有一丝理解和安慰可言,我也只能选择习惯。而对于婆婆,我只能逆来顺受。因为她是我在意的人,是我的家人,是我需要照顾和尊敬的人。我还能怎么样呢?可我的眼里依旧没有泪水,干巴巴。“我能生,不过是.……”我硬生生地咽下了那后半段话。
   “不过啥?没本事就说没本事。你没事给你自己好好治治病吧,可怜我们家这万贯家财没有人继承香火了。败家的玩意,丧门星!”婆婆冷嘲热讽着我,她用这一句句狠话凌迟了我。而我的皮肤就被一刀刀得割破,血流尽了一般冰冷。
   我浑身无力地看着窗外的阳光,这是多么复杂的一天啊,爱情与友情的背叛,同时夹击着我这可怜的小心脏。而他们就那么狠心地让我毫无力气地躺在沙发上等着中枪,左一枪右一枪没玩没了地杀我个措手不及。而我只会承受,还是为了这些我在意的人变得懦弱了?
   “哎?我说你别躺着装死了。快把房间收拾了,你看看你这屋子乱的。不过是大家来给家庆过个生日,你都没招待好。你说你还能干个什么?一无是处。我和二丫先去医院了,你一会收拾收拾就去吧。看你那熊样别去了也行,你给打电话都安排好,我们自己去就成了。”婆婆,扔完话又扔给我了一条抹布,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后,领着二丫走了。门摔的,呯的一声。
   “其实我,没……”病字我没出口,眼泪终于掉下来了。也许是因为,现在屋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那可怜的坚强伪装也被寂静撕破了。我走进书房,拿出一本尘封已久的解剖书,坐回到那大大的窗台上,默默地流眼泪。
   这个大窗台还是我们终于攒够钱买了这房子以后,他故意让人为我装修出来的。当时,那装修的工人问为什么要弄这么大的窗台?老公说:“我们家喜欢养猫,这猫儿就喜欢趴在窗台上晒太阳。”他的话逗得我在一旁笑,因为我知道他说的是我。而我也并非喜欢晒太阳,而是当时我们两个人的工资养活自己外加他乡下的妈都很困难,冬天屋子很冷,我喜欢躺在蜗居的破窗台下晒晒太阳取暖而已。后来,家庆自己单干开了公司有了钱以后,他把这个窗台又重新装修了一遍,变成了奢华的欧式。我很高兴,因为他还是爱我的,他没忘记我们一起吃苦的日子,尽管我一直没能给他生个孩子。
   打开那本破旧发黄的解剖书,里面夹着几张皱巴巴的化验单。我看了看,眼泪滴在了上面。我还记得这张化验单出来时,我告诉他是我不好我没有这个能力,他抛开我自己郁闷走掉的背影。我偶尔恨他,当他转身独自离开的那一刻,他就选择了放弃了我。也正是因为这几张化验单,我们的生活才开始进入冷漠的吧?更是因为这个,我才成为治疗不孕不育的专家的吧?还是因为这个,我们的爱情就被它毁灭掉了,他才会在外面找女人的吧?恰巧因为这个,严华才会肆无忌惮地勾引我的老公吧?呵呵,我不愿意再去想了。因为,这一切都来的这么快。窗外的阳光,刺眼,刺眼的阳光无情的地伤了我的眼睛,让我痛哭流涕,抽泣,愤恨。我恨他,他怎么对得起我这么多年为他付出的点点滴滴?有什么比一个男人的背叛更伤女人心呢?这恨意,瞬间翻江倒海一般涌进了眼睛,一眼泪泉汩汩地翻涌着。
   可我想挽留他,即便是留不住爱,也要留住他的人。婚姻不是儿戏,我们也不是正在相处的朋友,大不了一拍两散。我们肩上扛着得是神圣的责任。于是,我选择了默不作声,就当这条短信我没看见。当务之急是对症下药,改变这个危机。我想,如果我怀孕了,他会留下来的吧?我开始痴傻地设想着。想着想着,我咬紧了嘴唇,我要去努力试一次。即便是输了,我也输得起。看着窗外那晴朗的天,我的心头却是阴云密布。这一天终于到来了,这个计划真的要进行吗?
  
   二
   十一天过去了,张家庆连家都没回过。敷衍我的借口更是一次比一次娴熟了。我压住火气,不希望他看出来我已经知道了什么。可他就这样不耐烦地拒绝我一次又一次想接近他的借口。他说开会,可车子停在严华家的楼下,而我就坐在车里看着她们家的灯就那样灭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多少次幻想着——冲上楼去杀了他们。可我突然又发现,我和别人一样,道理说得一套套可做起来也根本是个零。那个晚上,车子是怎么开回家的,我不知道。只记得回家翻箱倒柜地挑出来一瓶最值钱的红酒,都喝了。事实证明这种方式的确能让一个人的精神和肉体全部被麻醉了休息了,也全部都崩溃了。
   第十二天的早上,太阳照常升起。当我晃荡着路过大镜子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自己,并鄙视了一眼自己。那个就是我吗?清汤挂面一样的头发,发黄的脸,近视镜卡在鼻梁上,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拼得过小三?年老色衰这个词,用来讽刺我发明的吧?于是,半个小时后,我出现在了美容院。
   美容院的香味,让我有些痴傻。我这么多年来,居然没有一天享受过生活。家里家外忙忙碌碌,直至将自己变成了机器保姆。让我更痴傻的是,给我做美容的居然是个男生,吓得我连连后退。
   他,红褐色的头发,左耳朵上还带了一个耳环,一双剑眉甚是英俊。他怎么看,都像是韩国的电影明星。我,没见过这么中性化的男人,他的骨子里似乎充满了妖冶的激情。我,鬼使神差地躺了下来。他的手,好软好柔。当他一次次触摸我的肌肤后,都会让我想起来我和老公好久没上床了,可那张床对我们来讲也不过是个争吵的战场。我想,这一刻他也许正和那个女人翻云覆雨吧?他触摸着她的皮肤,重复着对付我的动作,想着想着,我的拳头握得嘎嘎响。我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了句该死。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孩,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渴望和他在一起。也许,他会召唤回我失去的青春。我轻蔑地笑了,可我不过是嘲笑自己居然恶从胆边生,这算是公平的报复吧?你是怎么对付我的,我都会双倍奉还。
   他在我耳畔对我说:“姐姐,其实你很美。只是你从未修饰过你的轮廓,让自己渐渐枯萎了。”说着,还故意地露出贝齿轻声笑着。我心想着,是啊,我就像那死水缺少微澜。我的生活,缺少一个能激起涟漪的石头。
   他又说:“姐姐你叫我阿辉吧,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出去玩吧,你的出现会惊艳他们的视线的。但是,首先让我来打造你的惊艳吧!你尽管信任我。”我神不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出名守舍地点了点头。可我肮脏的灵魂却在笑,我笑,如果我能征服他,说明我还没有失去一个女人的另一半资本。看着他,感觉着他的动作,每一个都是那么迷人。
   仅仅半个小时后,我变了。皮肤变得白皙了,睫毛变长了,就连眉毛都懂得朝着一个方向舒展开去了。他递给我一副美瞳,发现我比较像傻子以后他亲自帮我带上了,而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眼角居然那么美,我变得那么迷人了。
   “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一会我请你去喝咖啡吧,好吗?”我整理了衣服,低着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发出我的邀请。我不敢和他对视,我怕他看出来我别有用心。
   “呵呵,姐姐看你说的,见外了不是?你要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逛街吧?我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我马上就收工了。你看,你的衣服和你现在的容貌很不和谐。挑完衣服,晚上我武汉癫痫研究医院带你去玩吧。他们会抢着追你的。”阿辉说。
   “追我?呵呵,玩笑了。我已经老了,过了相信爱情和被追的年纪了。好吧,我们去逛街吧。”我掏出了信用卡看了看。今天,我就灭了这张吧,只要快乐就行。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一种类似少女情怀的东西。难道?他是我的精卫,会为我填满这个死海?会为我衔来爱情的石头?会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狠狠地在自己的胳臂上掐了一下,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但这个梦幻,在六个小时后便消失了。当我看见他在夜店里疯狂嗨舞的样子,还有他那搭在其他男人肩膀上竖起的兰花指,我就彻底地吐了。他,就是个姐妹。他都不如我,我的身体在需要坚强的时候还能像个爷们。不知为何我却开始了另一种幻想,一望无际的黄花还有菊花,他和一个男人在放风筝。我呸呸呸,我不敢想,恶心至极。还有那些在舞池里摇摆扭动的大腿,让我彻底地倒胃口了。我不由得唏嘘感叹了一句:“江山美眷钱江浪……吾老矣。”辽宁较好的癫痫医院r />   午夜会因为霓虹而变得美丽,人也会因为这么美丽的午夜而迷失。匆匆地告别阿辉后,我站在大街上找不到家的方向时,我在抱怨上帝为什么没给我的脑子装个导航器;让我像个流浪的小绵羊。打开手机,打电话给我的同学兼同事林枫,希望他充当一回警察叔叔,抽空来大街上捡回一只迷途的小羔羊。
   “我说,你喝了多少啊?是林枫让我来的。”
   一个陈厚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我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着他。可我不认识。
   “帅!真帅。”说完,我就像个傻子似的,张开手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还顺便把眼泪和鼻涕擦在了他的军装上。不知道为什么,太有安全感了。可瞬间他那绷紧的肌肉告诉我,他紧张了。我抬头看了看他那冰块似的脸,我明白了,这是一个军人特有的反应。我想,就他这一身的肌肉块扭断我的脖子也就是瞬间的事。借着酒劲我毫无畏惧地拉着他的肩章问:“你为什么才来?这有好多流氓,我害怕。借我五千吧,就你吧。”接着我又继续趴在他的肩膀上哭了起来。而他也被我这个举动弄的茫然。
   “喂,林枫。是我,林跃。你让我来接的女人,叫什么名字?我在这找到一个,可不像你是说的那个?这个很漂亮很迷人,没有你形容得那个长得像搓板的女人啊?”林跃把我扶到路边的椅子上,他满脸诧异地给林枫打起了电话。
   “我说哥,她叫李曼。你要是看见一个一脸阶级斗争似的老脸拉长得像搓板的女人那就是她了。别往那好看的女人身上盯,那个老八婆凶得狠呢。”林枫笑嘻嘻地调侃着回答。
   林枫在电话里大声地说,而林跃的电话却开了免提。我冲过去一把抢过电话大骂:“林枫,你个混蛋。你给我等着,老娘和你没完。”可我没等骂完呢,一看林跃那张铁青色的冰块脸,我乖乖得把电话送回了他手里,然后回到椅子上躺着去了。他那眼神,很凶猛地看着我,让我觉得这午夜更冷了。
   “哎呦,别找了。就是她。把她带回来吧。哥们我真服了你了,你这可真是当兵十余年,母猪赛貂蝉。你那审美观扭曲下滑到地下室了吧?就她那样还漂亮呢?你赶紧把这个醉鬼给我弄回来吧。我一会告诉你她家地址。”林枫在电话里忍不住的干笑了几声,笑得几乎背了气了。

共 16568 字 4 页 哪家云南癫痫医院好1&pn=1" class="pre">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