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山水】生命里流逝的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2:30
传说,有种叫做时空穿梭机的飞行器,可以回到最初的美好,最真的童年。但是我至今也没有找到那个机器。但是那童年的布鸟在脑海里时常浮现出欢快的回忆。   ——题记   而今,我已经站在了拥有激烈竞争的社会上,看着每天忙忙碌碌的人群,自己也在里面穿梭着。有时候会感觉很累,每当这时候那小巧袖珍而可爱的布鸟就浮现在眼前。   布鸟,很聪明的一种鸟,用大人的话讲是通人的鸟。童年时常和小伙伴在地里捕捉这种鸟儿,但是很难成功,因为它更是一种精明的灵鸟,不会被你轻易抓到。但是如果你有幸抓到了它,相信我,它将是你最好的伙伴。   画面开始斑驳   儿时的记忆延伸中,那该是七八岁光景吧。夏天的燥热让人烦闷不堪,当时的条件莫提空调之流,电扇你在全村都找不到二三个。无奈之下,推门而出,望西边田地而去。那里有个很让人惬意的地方,水坑。用大人的话来说,千万别去那地方,会淹死人的。可是他们岂知那水坑就是我们孩子们最美,最自由的天堂?望着水面起伏不断,偶尔飞过的鸟儿也姑姑的叫着,当然这时候是少不了蝉鸣的,它鸣起来的声音很悦耳,我丝毫感觉不到大人们所说的蝉真烦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烦人?   蹲在坑边,用手捧起一捧细水,急不可耐地拍在自己的脸上,那一股清凉、惬意之情瞬间不言而喻。坑边没什么人,想来小伙伴们都在家忙着家务吧。忽然耳边一阵轻微地咕咕地叫声传入耳畔,没错,那该是小布鸟的叫声。很小很小的吧,因为大布鸟的叫声是很高昂的,而这个略显得清脆,微小。   我觅声蹑手蹑脚的走向声源,这时候的自己很激动同时也很矛盾,激动的事自己可以有一个布鸟了,也许它会跟我通灵性哩!矛盾的是,这坑边怎么会有小布鸟呢?它可不会跟它爸妈一样飞来飞去,也许是错觉?也许是只大布鸟吧?都不得而知,慢慢的接近了,更接近了,扒开坑边的葱绿的野草,果然是只小布鸟,我忙轻轻地把它捧在手心,这可爱的小东西用自己的尖尖的又不是很生硬的小嘴啄着我的手,是在抗议我把它娇嫩的身体捧在了我的手心?还是它饿了,把我的手当虫子呢?也许两者都有吧!我来不及多虑它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只是我知道,从今以后我有一只别人羡慕的布鸟了。   回到家中,我拿出泛黄的馒头,儿时的记忆只有粗粮,但是这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不会饿着。我掰下一小块馒头,捏碎后放到布鸟的嘴边,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吃馒头,也许它更想吃的是虫子吧?它慢慢的啄起了碎末馒头,哦,我忘了它是通人的!过了一会我把它又捧在手心,它小小的脑袋迅捷地转动着,小眼珠也时不时地瞅瞅我,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我看着它泛灰的且参差不齐的羽毛笑着说:“小黑,今天是我们的见面纪念日,我给你抓虫子去,来顿大餐怎么样?”看着它一脸茫然的样子,想来也是听不懂我说的,干脆找到了给它,它就了解了。   自此,小黑就正式成为了我家的成员。当然家人对它的到来没什么意见,只是也不那么热衷。我做了个小笼子,每天上学的时候就把小黑放在笼子里,然后轻轻的对它说,小黑,我要去上学咯,你在家好好呆着,我回来给你抓虫子昂!小黑两个小眼呆呆的看着我,猛地一抬头发出清脆的咕咕叫声,它应该是在同意我的话,也或者是在送我,对我说你去吧,好好学习哩!   现在的我,终于发现时间不是一般的流逝,即使是在回忆里,时间也过得飞快。已经记不得小黑小时候跟我一起度过的后来一段时间了,只记得我们怎样邂逅的,只记得邂逅的那几天而已。然后就是我岁月里慢慢流逝的小时候,流逝的游戏,流逝的童真,流逝的天真。唯一没逝去的就是小黑,它陪着我走过了那段美好而青翠的岁月。   每天听着小黑的咕咕叫声,不知不觉中它的叫声不再那么稚气,不再那么清脆,已经变的高昂,响亮,也更有节奏更婉转了。哦,小黑长大了,我也十岁了。慢慢的懂得多了,少年时代的到来让我学会了怎样教小黑通人。每天我都会训练小黑,到了吃饭的时候,去喂它的时候我总要先吹个响亮的口哨,然后它的小脑袋就猛地转向我,盯着我,我也不知道是在看我?还是在看我手里的美餐呢?想来美餐多一些吧?日子不知不觉中又飞逝了,小黑也越来越通人了,每天看见我总是叫个不停,我也很惬意的吹着口哨逗着它。妈妈总说,这鬼孩子,那鸟还成你的宝贝哩?我总是嘿嘿一笑,小黑也许能听出来是在说它?也跟着叫嚷几声,是在证明自己的存在吧?自己也是这家中一员咯。   到了后来小黑不用再放笼子里了,它真的通灵了。我把时常把它放出去,让它感受下天空的辽阔,看一看属于它的繁华,飞一飞它天生的翅膀。这才是真正的小黑,笼子虽然窄小,但是那只是那个时期的一个磨练,让它学会礼仪,通晓灵性,当它学会了以后,天空的自由我是会给它的。因为我相信它,它能很巧妙的避开自己的天敌,而当我想它的时候一个口哨它就很乖巧的落在我的肩膀上,一种美妙的感觉在我心里流过,它用小小的脑袋蹭着我的衣服,想来它也感觉很惬意吧?   后来村子里一个嗜好鸟的老人知道我有这灵性布鸟,就来找我。我那时不知道他来找我干什么,我就很尊敬的招待他。他说,听说你的鸟可以飞了再下来?我笑着说,恩。老人说,你给我试验下了?耳听为虚。我一抖肩膀小黑就飞了,在空中绕起圈子。然后我高声吹了一个口哨,小黑又乖巧的落到了我的肩上。老人一看啧啧称奇,小子,这鸟虽然通人,但是很不好北京有名的癫痫医院养的,即使养好了也很不好通灵的,你竟然有这样的能耐,厉害呀!我咧嘴一笑,老爷爷夸奖了,小黑很乖的。老人看着我肩上的小黑目不转睛,然后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话,小子,这鸟你给爷爷吧,爷爷给你钱,绝对比鸟市的贵。五十块钱怎么样?我那个年代五十块钱可是绝对不菲的一笔钱,能顶的上现在五百块哩。够我们家用上三四年呢。四川那家癫痫医院权威   我笑了笑说,小黑不行,它跟着别人就会死的。老人笑着说,怎么会,我养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是不是嫌钱少?我可以再加。我憨憨的笑着,不行,小黑是我的伙伴,再说了钱也不是什么都能买到的,它买不到我和小黑的感情,更买不到小黑对我的忠诚。   老人笑着看着我说,它早晚会死的,当它死了,你可什么都得不到。我看着老人说,老爷爷,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又何必太在意呢?卖了它,跟陪着我慢慢死去的它价值是不一样的。老人诧异的看着我,叹着气说,小子,你懂得很多呀,也很有毅力,至少也不贪钱,呵呵好啦,那我就不夺人之美了,你要记住,在放它飞玩的时候,最好秋天别让它飞了。我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老爷爷笑着说,因为它会随它的种族鸟群飞去别的地方过冬。我笑着说,没事,小黑不会的。老人慢慢的拄着拐棍离去了,看着他渐渐消逝的身影,我也一阵冥思,只是忘记了当时我想的是什么了。   后来我试着在秋天放小黑飞过,果然差点跟它的家族一起离去,那次我把嗓子都快弄哑了,才总算召回小黑,至此再也不敢妄自放飞小黑。老人的话不禁在耳畔久久回味。   那该是十六岁的光景吧,小黑陪着我也有好些年了。十六岁花一样的年代,只是我却没有机会体验芬芳绽放了,我酷爱读书,尤其是历史方面的。可是就在十六岁那年,爸爸逼我不要读书,去工作吧。那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看着在肩上的小黑苦涩的说,小黑我不能读书了。小黑依旧叫着,只是那声音已经不在高昂了。算起来小黑也是大龄鸟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终结自己的鸟生,空缺在我的世界中,但是能在一起一天就是一天。我问小黑,我还读书不?我坚持不?当时很多文化人都被打倒了,学校也变成了批斗场,谣言肆意的年代,读书没用,一起批斗!小黑叫的很急,我也不知道它作何感想,有何感言。终究我还是顺从了爸爸,去外面做了一段活。   走的时候千嘱咐万叮咛,告诉妈妈一定要记住喂我的小黑。妈妈笑着说,行了,我知道了。姐姐也起着哄。最终还是走了,在外面干着苦力活,虽然很累,但是能为家里做出自己的贡献倒也值得。休息的时候一想起小黑傻傻的摸样我就感觉不再累了,很奇怪的感觉。小黑,我很想念你,你呢?   当我再回来的时候,妈妈格外的殷勤,姐姐也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家里再也听不到小黑已经不再嘹亮、婉转的叫声了。它被饿死了,妈妈和姐姐忘了喂。我没有跟妈妈,姐姐呕气。我想这样也算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结束吧,最起码不用让我看着它死,那样我会更难受吧。看着空空的鸟笼,总在感觉笼子在摇晃,仿佛小黑在里面蹦跳着,我猛地走过去,却什么都没有,鸟笼还是静静的挂着,并没有什么摇晃。看着小黑在呆的地方总感觉耳畔又响起了它熟悉的鸟叫,可是再仔细一听却什么都没河南哪里有能治羊癫疯的医院有,一切都是异常的平静。原来,小黑这次是真的离我而去了。   以后的生活中,总觉得很单调。也尝试养过其他动物,狗,兔,猫。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那专属于小黑的一武汉癫痫医院哪家种感觉。那是无可替代的情谊,那是永远找不回来的熟悉。年已花甲的我至今还是在怀念中,继续怀念着我生命中划过的黑。   画面返回现实   看着年近花甲的老人回忆完后,那种惆怅茫然的样子,我在后悔是不是不该挖起我这位往年之交的这段不同寻常的与鸟深深的情谊,若他平静的心海掀起对小黑浓浓的涟漪?老人仿佛看出了我的担忧,接着自言自语道,没什么,这是人与自然之间的情谊,我很乐于跟你分享。   共 358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