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流年·旧】老人和旧绢筛(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8:46

都昌县的万里大道和县府路交叉口,人来车往。

在花坛边,从上午到下午,坐着一个黑衣老者。准确地说,他是坐在红色摩托车头盔上,看上去神情有点落寞。在他脚旁放着半瓶康师傅蜜茶,挨着瓶子堆着一堆圆圆的绢筛,一根缠有布条的黑木棍压在绢筛上。

上午十一点时,我就注意到老人坐在路边。我心想,老人肩挑这么多绢筛,大约是走累了,在这里歇歇脚。

当时我骑三轮去工业园送货,经过他身边时,我特地多看了两眼,因为绢筛现在也是个稀罕物,用的人少,卖的人自然也少。绢筛等同于以前的煤油灯和算盘,逐渐要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乃至濒临淘汰的地步。

在本县作家,电视台邱林的电视纪录片《我的都昌》中,他在对土塘镇概述的章节里,对绢筛有过专门的解说。我没看邱台长的作品以前,总以为绢筛是外来品,是外地脚夫商贩贩过来卖的。没想到小巧的绢筛出自我们本乡本土,并且是土塘乡亲谋生的工具。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土塘人挑着绢筛登上火车,走遍大江南北叫卖绢筛,靠它能养活一家人,维系一个村庄或族群的繁衍。

记得我小时候的七八十年代,那时农村没有什么先进的机械,绢筛用途很广。农村加工面粉,都是用石磨或碾盘将小麦或者是荞麦磨成粉末,然后用绢筛将磨好的粉过滤,筛出麦麸。每到年前寒冬腊月,绢筛更是每个农村妇女得心应手的好帮手。农村过年作兴炒花生、蚕豆和切年糕,切年糕就要炒爆米花。炒花生、蚕豆和爆米花时,都是放在沙锅里炒。花生、蚕豆和爆米花混在细沙里,受热均匀,不会烧焦变味。沙炒花生、蚕豆和爆米花,也就离不开绢筛过滤析出细沙。

不过时代发展到现在,机械早已代替手工加工农副产品。商品经济取代了自给自足的经济,面粉粮油店里有现成的卖,不用我们自己加工。花生蚕豆炒货店里要多少有多少。至于炒爆米花切年糕,这种繁琐工序的传统糕点,已被外来精美糕点所代替,现在农村很多家庭助爽,少有人操弄年糕了。

下午四点,我从芙蓉路收货回头。再次经过县府路十字路口,看见这老头还枯坐在石沿边的头盔上,面前还是一堆绢筛。我恍然明白,原来这老者不是在这儿歇脚或者是搭车,而是坐在石沿边卖绢筛。

大冷天的在这种地段,卖的又是这种现代人几乎不怎么用的器物,生意清淡可想而知。老人孤寂的身影,显然和旁边车水马龙的马路格格不入,我的鼻子不可名状有点酸涩。

我将三轮车停靠在人行道路边,向老人靠近。

老人端坐在那里,像个坐禅的高僧,看他那长长的手臂,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孔武有力身材魁梧的汉子。从老人面相上看,应该有七十挂零,他齐整的短发一片花白,清癯的脸盘像黄土高原,沟壑纵横,一脸沧桑。想必他年轻时,应该像我们小时候所见的生铁补锅的匠人一样,过村走户叫卖绢筛养家糊口吧。

当我走近老人时,他像是从睡梦中醒来,讪笑着瞅着我。

老人家,你这绢筛卖多少钱一个啊。

不贵,才二十块钱一个。

二十块钱!我有些迟疑。

二十块钱,在当今社会是不算什么,一个红包,一次小费,一份外卖。但我要赚二十块钱,要打十多个电话,爬无数级楼梯,要送出二十份快递才赚得到。

绢筛从成本上来说,就一块薄如纸皮的胶板和一张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丝网,用竹条压着卷绕一下,钉几颗小钉就好,成本应该是很低廉的。

在我的思维里,一个现代家庭几乎不怎么用,即将被时代淘汰的用具,要想卖到二十块钱,还是有难度的。但转念一想,这老人手里的绢筛毕竟是千百年来,本乡本土一直遗传沿用下来的用具和手艺,定价自有它的标准。

真打算买,拿十块卖一个给你。老头子看见我的迟疑,热情起来。

十块钱,就街心花园大爷大婶娱乐时一把底牌的押注,就微信群里博眼球的一个普通红包,也是微信水滴筹一份爱心的体现。虽说从我目前蜗居的生活状况来看,根本用不上绢筛。但十块钱能够给一个老艺人一份期盼和慰藉,也是值得的。

再说,一个绢筛它可以寂寞地挂在屋柱墙壁上,三五年不臭不烂,要用时随时能派上用处。并且它还能成为一道追忆童年的风景,成为我们对传统手工业衰败的缅怀信物,这何尝不是一份超值的买卖?

老人家哪里人呢?生意可好?我一边递钱一边问道。

我是杭桥的,生意还可以,马马虎虎,今天卖了十来个。

老人的绢筛分两种,一种是尼龙布网,一种是铁丝网蒙的。我拿起绢筛,在眼前翻转着。这片小巧的绢筷,同当年我们扒围在灶台,看母亲炒花生红薯干时,筛沙的绢筛一般模样啊。

绢筛它漏下的不仅仅是沙子,还有旧时光和成长的记忆!

我对老人不禁油然产生敬意,我们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多才多艺的老人,操持一生的手艺,最后落得无人传承的窘境。但他们依然象根快燃尽的蜡烛,无私地散发最后的光芒,向世人展示他的手艺。就譬如这位老人,依然坚守绢筛的制作,坐车赶几十里路,亲自到县城,坐在马路边展卖自己的作品。从表面上看,他是在赚钱贴补家用。其实,他是用一片片绢筛,释放内心的那一腔难以割舍的情怀。看得出他们对传统手艺无比眷恋和坚守,用微薄之力向世人延续传承!譬如我那做篾匠的父亲,去年上半年三月份的时候,曾亲手将它的篾刀、竹锯和一字竹刨等工具,一并托付给不会篾匠手艺的我,并教我怎样保养修磨这些工具。五个月后,父亲便带着他的手艺永远离开了我们。父亲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这些工具在我的手里继续发挥余热,哪怕不能用这篾刀砍竹破篾,但可以砍树枝柴火,以免他的篾刀遗忘尘埃锈蚀坏掉,这是一个匠人对自己赖以生存的手艺的钟爱和敝帚自珍,也是对自己的手艺得不到传承的悲哀写照。

我们现在的人过于浮躁和见异思迁,特别是年轻人片面追求效率,崇尚快餐式的舶来文化,使自己的审美偏离传统,以我们古老的手工技艺和文化传统失去生存和传承下去的土壤,不由得让人焦虑万分。

今天是西方的圣诞平安夜,很多国人跟风鼓噪过人家西方的节日,把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扔在脑后。

好在还是有一部分国人目光睿智,头脑冷静,看清这是西方文化入侵的一种方式。他们在大声疾呼,拒绝西方文明,还我传统节日。我们不应迎逢虚无的圣诞老人,我们拒绝无来由的狂欢。

同样,我们对这些坚守传承的老艺人,应该心怀感恩和敬意!感谢他们用一己之力,蕴育星星之火,维护中国文化遗产的绵延长存!

沈阳有癫痫医院吗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太原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