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丁香】简单的快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28:25

前几天整理办公室,正一团狼藉之时,嫂嫂打来电话:“玉,你在办公室没?你哥说想你了,我们去找你。”

我笑:“好呀!快来帮我干活儿。”

于是,不一会的功夫,哥哥嫂嫂就过来了。嫂嫂推门而进第一句话:“玉,你这是要拆房子啊!”我不禁乐了,扎煞着两只黑乎乎的手笑起来。

偏巧,我那天穿了一双恨天高的鞋子,一条及地的波西米亚长裙,裙摆扫来扫去碍事的很,我索性便将两边的裙角系了起来,又将鞋子甩在一边,光着脚丫子折腾,脚底便脏成了泥猴。哥哥指指我的额头,无声地笑,我下意识的抬手去擦,额上便又添了两条灰印子。阴谋得逞的哥哥放声大笑,嫂嫂笑跌在沙发上,沙发上激起的灰尘呛了她个满鼻满脸,我吃吃地笑起来,心底里满是抑不住的快乐。

忽然就想起了十年前的夏天,晚上,跟月去街心公园玩耍 ,破天荒的,我脚上穿了一双高跟鞋,那还是陀螺哥哥送的,我的第一双高跟鞋儿。走着走着就累了,习惯了球鞋的脚趾尚还不习惯高跟鞋的束缚,它用火辣辣地痛感对我提出无声地抗议。眼看着不论怎样的将就也走不完剩下的路了,索性便用手提了鞋子,光着脚丫子,一路嘻闹着回家。路人或投来诧异的眼神,或漠然无视,我的脸如煮熟的虾子般红透到脖子根儿,月看出了我的不自在,索性也脱下了她的软底鞋,两个疯丫头如同两个得胜的大将军般,旁若无人的疯闹着,那时的快乐简单而满足。

那时的日子清苦的很,我们租住在两间土坯房里。冬天的早上起来洗脸,得先砸开水桶里的冰取水,冰茬子混在水里,撩在脸上,冰冷彻骨。夏天则热的像是洗桑拿,夜里得一遍遍起来冲凉水澡,即便如此,身上还是粘腻的无法入睡。晚上无事,我,月,妍,慧,便取了录音机,去到街心公园,围了湖边跳兔子舞,嘻嘻哈哈,疯趣十足。有时也会约了毛毛虫和谭大爷,去湖边陪我们练习骑自行车,他们两个总会取笑我和月的笨拙。或许是因为胆大和不服输的劲头,在他们无数次的取笑后,我率先跨上自行车绕着湖边骑行起来,倒是唬的他两个一个劲的吆喝,要我离湖边远点,就怕我一个不小心倒栽下去,我得意洋洋,扬眉吐气地笑着,笑声清脆地划过夜空,划过时间的河,再也回不去了。月却始终有点胆怯,她紧张地、使劲地握着车把,车子歪歪扭扭地在地面上划着S。前方有块横木,她想绕过去,越要绕开却越是笔直的冲了上去,于是她紧张地大呼:“让开!让开!”然后,她和车子就那么华丽丽的倒地了,我们在短暂地错愕后便是轰然爆笑,月有些着恼,我问她:“亲爱的,你是要谁让开?木头吗?”说着我已是乐不可抑,她也“噗嗤”一声笑了。

每次发了工资,我们总是寻了路边摊,一边互相打趣,一边喝大杯大杯的扎啤。有一次,妍喝醉了,入厕时脚下一时打滑掉进了厕坑里,我们用手捂了鼻子拉她起身,所幸厕坑里没有那黄白之物,只是没得沾了一脚的尿骚气,于是,此事成了那段时间我们最热门的话题,N个它的幻想版出现,最后终止在幻想版的“英雄救美,然后被熏晕”里,不可避免的又是一通轰然爆笑,那时的我们是那般的快乐。

月买了两件橙色的外套,长款归我,短款归她。趁我不在的时候,她把鸭梨或苹果藏在衣服帽子里或者床头箱子里,又在床上给我留言:“猪,有好吃的哦,找到了就归你,找不到就等我回来消灭咯”,我妈说我自小便有口福,又说我“馋猫嘴长”,用现在的一个词来定义便是“吃货”。于是,作为“吃货”的我是不可能放过每一次美食的诱惑的,每每地便是一通翻箱倒柜,每每地便是一通肚儿滚圆。斗转星移,岁月流转,那种翻箱倒柜寻找的乐趣和惊喜,是再也寻不回来了。

那时,有朋友阿朱在一家休闲餐厅做厨师,偶尔的,趁着夜色,阿朱便约了我们偷偷的溜进去,也不敢开房间的大灯,就在透窗而进的月色中,专门为我们席开一桌。暗光浮影,香气四溢,总是惹得我们垂涎三尺,也不去管什么矜持了,摩拳擦掌中对着一桌的美食开始大快朵颐,你争我抢,毛毛虫和谭大爷无奈地摇头,被我们的伶牙俐齿“欺”的举手投降,阿朱就坐在桌边点上一颗烟,望着我们浅浅地笑。等到我们吃饱喝足了,便如一队灰老鼠般沿原路溜出,等到离“案发现场”好远了才敢纵声谈笑,夜色如水,凉风习习,桔黄的路灯摇曳着我们年轻的身影,放大着那些属于我们的,简单的快乐。

某日在QQ上聊天,妍说:“那时是我们最黄金的时候,却全让咱们给傻呵呵的度过了,不过,现在想来却是最能很轻松的笑的。”谁说不是呢?

后来的后来,我们都散了,或于异地,或居异国,亦或同城却为了讨生活,彼此很少再联系了,如毛毛虫、阿朱他们倒是直接没了音信。我们不断地认识新的朋友,在新的世界里忙着熟悉,忙着生存,慢慢地,有些人便淡了念想,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孤独地来去,像一个暮年的老人般靠着回忆温暖着自己。再后来,我便认识了上文中的哥哥,或许这便是缘份吧。

哥很贪玩,曾经玩起游戏来,可以不吃不喝不挪窝,成为当时某网吧的神话。他恋爱、失恋、买醉,再恋爱、失恋、买醉……我一路陪着、旁观着,叹他的多情,感他的伤心。尤其喜欢每次烧烤的时候,哥给烤的小饼,焦香酥脆,满口生香,那竟是自阿朱后我最盼望的“牙祭”了。那时的我如一只孤燕般,屁颠屁颠的跟着哥,混吃混喝混玩,倒也奇怪了,我们怎么就没有彼此喜欢呢?很多的时候,哥没心没肺地笑,我也跟着没心没肺地乐。然后,哥就给我娶回了一房漂亮、贤惠、幽默的、拿我当亲妹子的嫂嫂来了。然后,在多年以后,在没有了月、妍、阿朱他们的陪伴之后,这个空间中又多了一个疼爱我的人儿了。

再后来,我恋爱、结婚、买房、买车,我时常地穿梭在不一样的饭馆中,或高端或特色……生活越过越好,吃的玩的穿的越来越丰富,却是再也感受不到那种没心没肺的、简简单单地快乐了。我学会了各种各样的笑,温婉的、奉承的、忍耐的……有时也会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却感觉这笑怎么也不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笑也笑的力不从心般。

看着手机上嫂嫂发来的笑脸,看着空间里月更新的小鸟依人的幸福……在这个阴雨绵绵的下午,忽然的好生怀念,怀念曾经的、那般简单的快乐。

现在治疗癫痫的是什么办法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北京哪家看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