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流年】鸟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35:33

一、野布鸽

春天来临,空旷的大地,小草萌绿,树木发芽,萧瑟的风有些柔软,阳光开始温暖。这时候,有鸟从天空飞过,麻雀、喜鹊,还有黄鹂,都是常见的鸟。它们飞来飞去,唧唧喳喳,人看见就想没看见一样,它们太多了。偶尔,飞过来一群色彩斑斓的鸟,“咕咕—咕咕”鸣叫着,落在树梢上。人们看见了就会喊:野布鸽!有点惊奇。

这是北方为数不多的有着美丽身姿的鸟。体型与家鸽相似,羽毛灰色,脖子、上胸部绿色与紫色,在阳光下闪着美丽的光芒。腰部到尾部有一白色横斑,腹部多为白色,黑嘴红脚,模样俊俏。

野布鸽是俗名,它的学名叫岩鸽,一种生存在野外的鸽子。在家乡,人们把不是家养的与鸽子差不多的鸟,都叫野布鸽。这种习俗,由来已久。

对于野布鸽,我比较陌生,很少看到它们。它们的巢大都筑在陡峭的悬崖边,或者石缝里,很难看到。据说它们的巢筑得很简单,是用枯树枝、杂草和羽毛筑成的,看起来很凌乱,没有一点美感,与它们美丽的相貌有着很大的差别。

野布鸽的叫声像家养的鸽子,“咯咯—咯咯”,反复地鸣叫。只有受到惊吓或者是从天空落下时,才会发出音调很高的“咕咕—咕咕”声。

我们家乡,属于浅山丘陵,适应野布鸽生存,六七十年代,这种鸟比较多。它们栖息在山石峭壁间,觅食时,结成小群,在山间觅食杂草的种子。落到草地上,就是一片,在草地上悠闲地溜达,不时地在草地上寻找食物。遇到人,“咕咕”地叫着,扑棱棱飞走。

秋天,农作物成熟季节,野布鸽喜欢到农田里寻找食物。看到高粱地,一只鸟落到一棵高粱上,只要没有惊扰,直到吃饱,才会飞走。农人收获高粱时,砍下的高粱穗,大都是空壳,里面的高粱米,被野布鸽啄食一空。因为与农人口中抢食,农民对它们十分反感,常用土枪猎杀。

在乡村,野布鸽也是农人捕杀的对象。当然,这种捕杀,并不全是它们危害农作物的原因。野布鸽的肉质鲜美,营养价值高,农村人捕杀野布鸽主要是用来滋补的,尤其是病人,家里穷,买不起营养品,就捕几只野布鸽熬汤,为病人增加营养。

野布鸽是一种义鸟,它们在遭到危险时,所表现出的舍生忘死的精神,令人震撼。我在老家时,听到过这样的故事,一个猎人上山打猎,转了一天,没有打到一只猎物,回家时,看到一群野布鸽,大概有十几只,猎人对准那群野布鸽放了一枪,打中了一只,在地上扑棱。猎人很高兴,跑上前去捡那只野布鸽。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几只飞上天空的野布鸽,突然箭一般的飞下来,架起那只受伤的野布鸽腾空而去。猎人惊得嘴巴大张,当他回过神来,那些野布鸽早已无影无踪。

这是村子里的人说的,事情发生在很早以前,那个打猎的人,是村子里的张老五。我没看到这样的场景,但我相信,这是真的。这样舍生取义的鸟的故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编不出来的。就是小说家,也未必能编出这样震撼人心的故事。

故事是美的,但不是所有美丽的故事,都有个美丽的结局。家乡人并没有为它们美丽的故事,心生慈悲,放下猎杀的土枪。因为一点粮食,因为它们的鲜美,它们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

听说,家乡已看不到它们的身影。没有了野布鸽,我的讲述,开始结束。

二、山老鸹

在乡下冬天,在风萧萧的日子,总会看到一些黑白相间的鸟,在北方寒冷的日子里,它们蹲在树上,寒风里单调的身影,瑟瑟发抖。它们是寂寞的,寂寞得有点伤感,让人不免生出几分怜悯。

这是北方山区,在寒冷的冬季,很少出现的鸟。每年的冬天,大部分的候鸟迁徙到南方越冬,只有一少部分留鸟,留守在北方,在寒冷的冬天坚守着自己的家园。

鸟叫寒鸦,是家乡为数不多的留鸟。

山老鸹是乌鸦的一个种类,叫寒鸦。乡村的人不知道,认为是个头小一点的乌鸦。可能是便于区别,把乌鸦叫老鸹,把寒鸦叫山老鸹。

山老鸹与乌鸦相比,相貌还不算丑陋。它的形状如鸽子般大小,翅膀与尾巴黑色,颈部及腹部灰白色,翅尖与尾巴松散,看上没有鸽子精神利落,但就相貌而言,比乌鸦好看。

老鸹这个词,在乡村使用的频率较高,植物有老鸹眼,属于灌木,花黄绿色,果实红色,好看但有毒,不可食。还有老鸹爪,一种草木,根去皮脆甜,乡村的孩子常在山坡上挖来食用。昆虫有老鸹虫,甲壳虫,不知学名。有的村庄名也用老鸹,像老鸹窝村,老鸹洼。人也有叫老鸹的,我们村就有,张老鸹,当然是绰号。

乡村有农谚:“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说的是进入腊月,天寒地冻,连寒鸦都能冻死。每年入冬,食物短缺,成群结队的山老鸹,在田野、村庄觅食。冬季的雪天,三五只山老鸹冻死雪地,并不罕见。

山老鸹的叫声单调,群聚在一起的山老鸹,“呀—呀”的声音,吵得人心烦,不受乡村人待见。看到成群的山老鸹,人们就用石块投掷,将其轰走。在乡村,那些说话粗喉咙大嗓门的人,往往被人们称为“老鸹。”

秋天,是山老鸹最美好的季节,粮食成熟了,果树上挂满了果实,成群的山老鸹,在田野里肆意地觅食。山野里,到处都是它们的盛宴。最美不过柿子,经霜的柿子,红丢丢地挂在柿树上,任凭它们啄食。

在我的老家,柿子红时,你随时可以看到,三五只山老鸹,在柿子树上啄食。有时候,突然间飞来一群黑色的鸟,哗啦啦飞落到柿树上争相抢食,只在一瞬间,红艳艳的柿子上,啄满了一个个小洞。吃饱后的山老鸹,嗖地飞走一两只,然后是三五只,最后哗地一声,飞向天空,箭一般射向远方。

农人在这个季节,无暇顾及它们,他们大部分时间在田地里,刚刚收获过的土地,需要耕种,有的晚秋作物还要收获。几棵柿子树,对于农人来说,就如洒落在地上的几粒芝麻。也有的人家,年老的人不用下地干活,没事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柿树下,看到鸟来了,嗷嗷嗷叫几声,驱赶这些不劳而获者。

大多的时间,山老鸹是悠闲的,它们有的在水中游玩,有的在田野里嬉闹,十分的惬意。潮洲筝曲《寒鸦戏水》,演绎的就是寒鸭在水中悠闲自得,互相追逐嬉戏的情景。曲调旋律别致幽雅,韵味独特,明快跌宕,表达了寒鸦在大自然里自在悠然的生活情趣。

说寒鸦是悠闲的,这是真的。我在乡下时,总能看到它们在树林里散步的身影。没有人惊动,它们的步子是那么的散漫,慢腾腾地迈着八字步,一晃一晃的样子,看着让人羡慕。有些时候,你还能看到两只鸟争抢食物,你啄一下,我啄一下,一只嘴里叼着一只昆虫,另一只上前从对方的嘴里抢了过来。你争我抢,看着很好笑。

乡村对于寒鸦来说,是安全的。也只有在乡村,寒鸦才能感到少有的安全感。这些,你可以从它们的无忧无虑的散漫状态里看出来。

在乡村,贫困年代,生活极为艰辛,能吃上一顿肉,是一种奢望。那些年,山老鸹成群,到处都是它们飞翔的身影。可很少有人捕捉山老鸹,人们说:“老鸹肉,糊糊的。”意思是说,山老鸹的肉,不好吃。其实,吃过山老鸹肉的人都说:“谁说老鸹肉不好吃?味道很鲜美啊!”

山老鸹,在鸟类是幸运的。我在乡村时,村没有看到有人猎杀山老鸹,不是人们有多高的境界,乡村的人认为,老鸹沾不得碰不得,是不祥之物。也许是迷信,山老鸹得以幸存至今。如今,我们家乡,山老鸹虽然没有着庞大的族群,但依然能看到他们的踪影。

乡村的人,迷信。他们也知道,山老鸹好吃。还有的人,不但知道好吃,还用山老鸹治病。身体瘦弱,虚劳咳嗽的人,用山老鸹炖汤,是一种效果不错的食疗方法。但他们总觉得吃山老鸹晦气,害怕吃了山老鸹,惹祸招灾。

没有人类的肆意捕杀,在自由的环境里,山老鸹的种群日益壮大,数百只、上千只的山老鸹,随处可见。那时候,晴日里的天空,突然出现一片黑压压的云,那肯定就是山老鸹。它们成群落在田野里,一只挤着一只,说不出的壮观。随手扔出一块石头,就可能砸死三两只山老鸹。

我在乡下时,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景观,数千只的山老鸹,突然从天空的远处飞来,一阵呼呼的声响,穿过你的耳膜,当你惊诧地抬起头,天空中,飘来一片乌云。当你还没弄明白是什么东西时,那黑色的云,像箭一般直射下来,田野里,又是一片黑压压鸟。人们这时会大声地说:看看,那么多的山老鸹啊!

现在的乡村,再也看不到如云的山老鸹,偶尔看到三五只,它们蹲在树上,十分的孤独。曾经庞大的种群,它们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这不奇怪,山还是那座山,树没有了。河还是那条河,清澈的水没有了。天空还是那天空,蓝天白云飘走了。岁月匆匆,留下的只有对往昔的怀念。

天津去哪个医院看癫痫更专业江苏癫痫病治疗方法成年癫痫患者发作时的表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