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说一句我不走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6-10 22:44:58

1

我的爸爸叫方东木,我7岁的时候第一次见他,他长的很帅,看起来很年轻,他穿着衬衫西装裤,双手插着裤兜,一步一步的走向我,我很害怕,我害怕陌生人靠近我,所以我躲在院长妈妈的身后,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角。

“蓝圆,乖,别怕,到前面来,这是你爸爸。”院长妈妈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推到他的面前。

“蓝圆阿,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过来。”年轻男子蹲在我面前轻声说。

我低着头,一动也不动,气氛有些尴尬。

“方先生,我已经把蓝圆的行李收拾好了,随时可以走。”院长好像对他很恭敬,或许是礼貌吧。

“好。”随着说完话他起身拿起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对方是一个叫小林的人,是他的朋友吗?

“小林,把行李抬到车上,我马上就过去,嗯。”挂了电话他又蹲了下来。

“蓝圆,爸爸带你吃好吃的去,还有洋娃娃玩,好不好?”他想摸我的头发,被我微微躲开,可他并没生气,也没惊讶,像是预料之中。

他起身拉着我的手往外走,这次我没拒绝,只是有点害怕。

他拉着我走向一辆很大很大的车,车里还有一个男人,年龄不大,看到我们走近,迅速从车上下来,原来是要为我们开车门,结果被他拦住了,他说“小林,以后不用这样,你是司机,不是仆人,记住。” “好的,老板。”

他就是小林,他跟方东木长得很像,只是比方东木矮一点,瘦一点,穿着一身黑西装,像个弱不禁风的黑社会小弟。

我和他一同坐在后座,我依旧一言不发,低着头,偶尔抬起头看看窗外,我在想,这辆车到底会开向何处呢?

“蓝圆,有什么爱吃的,爸爸带你去吃。”

“都行。”我终于开口,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让他有些欣喜,他笑了,笑的很轻,但是也笑了。

“小林,白城市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去加落乐园。”

“好的。”

到了那所谓的加落乐园,我才知道那是一家餐厅,主题餐厅,有情侣厅,亲子厅,闺蜜厅,家庭厅...

他带我去了亲子厅,我第一次吃那么好吃的东西,玩那么好玩的玩具,像做梦似得,那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开心。

2

我也不知道我几岁去的孤儿院,反正记事起我就在孤儿院,孤儿院里有几十个小孩,可是没有一个是我的朋友,我害怕与人接触,但除了院长,我把院长当做妈妈,天天粘着她,她也喜欢我,所以我更加粘着她。

院长叫我蓝圆,所以,我的名字叫蓝圆,在那个年轻的陌生男子来之前,院长有意的提起过,她说我爸爸要来接我了,我很惊讶,我对爸爸这个人物和身份太陌生了,我很紧张,可当我看到他的那一刻,除了害怕,我真的青海癫痫疗法军海劯癫攻勊想立刻跟他走。

吃饱了,玩够了,我和他再次坐上小林的车,回了他的家,那房子不大不小,独门独院,只他一个人住,在我来之前他已经提前布置好了一间卧室,里面的东西都是粉色的,床全国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衣柜,桌子,窗帘,地毯通通都是,除了我和他两个人的卧室,还空着好几间屋子,我爸爸,这么有钱吗?

“喜欢吗?”他问我喜不喜欢房间的布置。

“嗯。”

“那就好,困了吧,我带你去刷牙洗脸,然后睡觉好吗?”

我点了点头,他一定要带我去,不然我找不到。

他很细心,比院长还细心,温水和挤好的牙膏,他还会扎辫子,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明明不是我的爸爸。

新的环境令我很晚才睡去,我就这样住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里,我在想,为什么我会被他选中。

那年方东木23岁,这是我鼓了很大的勇气才问的他:你,你几岁啊?

他又笑了,他用手比划着,二,三。

“蓝圆,你应该去上学了,我为你联系好了学校,明天是你第一天上学的日子。”

“我自己去吗?”

“不,爸爸会送你,不用怕,没人能欺负你。”

“哦。”

3

蓝圆,今天想吃什么?

蓝圆,我们去买衣服好不好?

蓝圆,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

随着我一天一天的长大,我对他的疑惑也在增加,只是过了这么久,我已经把方东木当成了爸爸了,他依然细心,对我始终如初。

时间如梭,转眼我已经上初二了,我14岁了,而这七年里,方东木从没带任何一个女人回过家,一直只有我们俩,偶尔出门时,才能看见小林,至于方东林具体做什么工作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时而清闲时而忙碌,但一直不愁钱。

“爸爸,明年中考,你说我考哪里的高中阿?”

“离我近点的,就行。”他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打着字。

“哦,好吧,那我去学习了。”我转身回了房间,我的房间早已从粉色世界换成了比较文艺的风格。

回了房间我偷偷的给小林打电话,我说我要出门,约了朋友,已经跟爸爸说好了,小林说马上到,让我准备一下。

我收拾妥当,推开房门“爸爸,我去书店了,已经跟朋友约好一起去了,她现在在大门口等我,不用小林送。”

没等他同意我就自顾自的往外走。

不管了,我迅速冲向大门,坐上了小林的车。

“快开车,去中林公园。”

小林愣了几秒,之后还是启动了车子,往中林公园开去。

随着刹车,我们到了目的地。

“小林哥,下来坐坐吧。”

“哦,好。”

“小林哥,你是什么时候当我爸爸的司机的?”

“18岁。”

“那你今年多大?”

“嗯..26了。”也就是说,小林哥比我早一年来到爸爸身边。

“那你,看过我妈妈吗?”

“没。”

“她长得好不好看?”

“好,我不知道。”

小林哥显得有些慌。

小林哥,我想回家了,送我回去吧。

好。

4

方东木,不是我爸爸。

我18岁的时候,他对我说“蓝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真的一辈子。”

他答应过我会在我18岁的时候把所有我想知道的都告诉我。

“该告诉我真相了吧。”我觉得方东木是个变态,他是个不婚族,左手的尾戒足以证明,他不婚。

“你想知道什么?”

“我妈妈。”

“以后你会知道的。”

“别跟我说以后,我要现在就知道。”

他沉默。

我朝门外走去,他起身拦住我。

“蓝圆,我答应了你妈妈会照顾好你。”

“那她怎么说的?都说了什么?她还活着吗?”

“我爸爸是谁?”

“你和我妈妈什么关系?”

我一股脑的将疑问述出,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蓝圆,别离开我,答应我。”方东木眉头紧锁着,用手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

我好久没离他那么近了,他还是年轻的模样,只不过随着我长大,他常常会紧锁着眉头,好像压力很大,有很多心事。

“只要你告诉我,全部。”我的手腕被抓的通红,可我并没感觉到疼。

他松开我的胳膊,径直走向客厅,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他不常抽烟,他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我也跟着他坐在沙发的一角,离他有些远,在没搞清楚事件原委之前,我好像不准自己靠他太近。

你2岁的时候,安亦就去世了。

当时你爸妈的父母都觉得你不该来这个世界,更没必要养你,所以你是被邻居送去的孤儿院。

安亦和我是高中同学,关系很好,但不是恋人,高中毕业我就去了国外,直到回国那年我才知道安亦死了,所以我去查了安亦的死因,是蓝子然杀了她,蓝子然他是个恶魔,死得其所。

“他们都死了?护理癫痫不能忽视生活细节”我好像流泪了,为了未曾谋过面的父母。

“所以,你只有我了,我也只有你了。”

“你父母?”

“车祸。”

那支烟被他用两只修长的手指夹着,直到燃尽都没抽上一口。

“你怎么知道我妈让你好好照顾我?”

“遗物,包括一封信。”

“你喜欢我妈?”

他抬头看着我说“不。”

“安亦她很善良,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你没结过婚吧?”

“为了你,我不会结婚。”

“什么意思?”

“蓝圆,你应该明白。”

“我,我不明白。”我跑了,我逃离了那个温暖而又可怕的地方,我是说方东木,他让我同时感到温暖而又可怕。

5

在我跑出门的那一刻,我听到方东木喊道“蓝圆,我爱你。”

我没回头,边跑边嘟囔着:变态,变态。

没想到跑到大门口时撞到了小林哥,“对不起”“蓝圆,你怎么了?”“我,没事儿。”说完我绕开了他,继续往前跑,我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我好像无处可去,可我还是努力的往前跑。

后来我找到一个等车亭,没有人,我可以坐在那安心的哭泣。

“要我陪你吗?”

“不要。”

“哦。”

是小林哥,他跟着我来,现在他又那样走了,我哭的更厉害了,不一会,他又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包纸巾,他递给我,我伸手去接,他又握住我的手,我愣住,他走近我,将我的手环在了他的腰上,“哭吧,我不走。”后来我靠在他身上哭了许久,直到哭够了,安静了。

“小林哥,坐吧。”

他坐在我身旁,比我高了多半头。

“你早就知道了吧,以前的事。”

“不,我不知道,老板从来没告诉过我。”

“那你怎么见过我妈妈,连我爸爸都不知道我妈妈死了,你那时候还没做爸爸的司机阿。”

“只见过照片,是在墓园。”

“那能不能带我去?”

他想了许久,终于答应了,他是顾及方东木。

“小林哥,能不能告诉我,你以前发生过什么?”

他的表情难过而苦涩,算了,何必回忆过去呢。

“算了。”

“偷东西,我曾经偷东西被一群人围着打,是老板救了我。”

“之后他问我会什么,我说会开车,所以..”

“我爸他赌博被追债被追杀,连累了我妈,我幸免,但一直苟且的活着,但我就偷过那一次东西,真的。”他是好人,但没有好爸爸,我也是。

“小林哥,我知道,你是好人。”

听到这,他终于放心了。

我们在亭子里坐了一夜,聊了很多,时而笑时而哭,我好像不那么难过了,我要去见妈妈。

方东木一夜都没给我打电话也没找我,他是不是很失落。

6

照片上的妈妈,笑得很好看,眼睛如月亮般明亮,睫毛很长,我长得有点像她。

方东木,是爱我?还是爱我妈妈呢?

“小林哥,我妈妈,很漂亮。”我转头站在我身后的小林哥说。

“是,你很像她。”

“就当是你夸我了。”

他笑了,跟方东木不一样。

“妈妈,我考上大学了,你开心吧。”

“小林哥,我考上沈阳大学了,过几天我就要去报到了。”

“恭喜你,蓝圆。”

“所以,我们回家吧,我还要收拾东西呢。”

“好。”

我坐上小林的车回了家,那个有方东木的家,但他不在家,送走小林哥,我默默回了房间收拾东西。

收拾到一半,我听到了开锁的声音,他回来了,他找到我“你决定离开吗?”

“你忘了吗?我过几天要去大学报到。”

他欲言又止。

“我不会走的。”我不走了,我要让方东木照顾我一辈子。

“蓝圆,你确定?”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看着他笑。

他也笑了,这次,跟以前不一样。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