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冬·忆】冬日,那些即将尘封的记忆(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10:35

我的家乡位于大兴安岭北部的一个边陲小镇。这里群山环绕,只有一条静静的小河向远方流去。这条河没有黄河的源远流长,也没有长江的激流澎拜,它只是沧海的一粟,可在我的记忆力里却总也忘不掉它。

家乡的山高大威猛,松树、桦树的针和叶,在微风地吹拂下,婆婆娑娑,牵情动意,随之起舞,令人心旷神怡。远远望去大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诗画仙境。

这就是家乡的山水之美。这里的人勤劳朴实,能吃苦。他们经历的苦难也是一般人未曾经历的。回忆起四十多年前冬季的一幕幕,仿佛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到了冬天,这里的景色美得让你咂舌。银装素裹,分外妖娆。这里的冷也是你体验不到的,零下四十多度滴水成冰。家乡不同于城市,在城市住楼房,冬天取暖不成问题。我们家家住的都是平房,有火炉、火墙、火炕,炉子用来做饭、烧菜,顺便火墙、火炕也热了,房间里会暖暖的,很舒服。可是冬天就不同了,这里夜晚的气温零下三十多度是常事,最冷时可达到零下四十多度,真是滴水瞬间成冰。房间里没有取暖设备,白天做饭,加上阳光地照射还好,到了晚上一旦火炉熄灭,屋里冷得很,只有蜷缩在厚厚的棉被里。早上,窗户的玻璃上挂满了窗花,很厚,很美。躲在被窝探出头,哈出一口气,只见一缕白烟在你眼前飘过。如果你的手湿,触到外面的门把手,就会粘住撕下一层皮甚至出血。所以在我的家乡,冬天取暖是个大事。煤的价钱是很贵的,一般的家庭舍不得买,即便买一吨用的时候也像用油一样。怎么办?为了生存还是要想办法。就地取材,因为这里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有树啊!况且离家不远,就在我家附近的东山上,下一个坡就可以到家了。好嘞,就这么办。

每到寒假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小伙伴就约好了,用手推车每天两趟,上、下午各一趟,我们就这样实施了。因为提前约好了,早上八点多小伙伴的捡柴大军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到了山上,快速地选好树木,“咔、咔”几下放倒,打叉、截段、装车、打標。你可别小看了这打標,它至关重要,要是打不紧,木头在车里前后乱窜,驾辕的人掌握不好方向,这一路你可遭罪了,所以標一定要打紧。两个多小时搞定了,只等伙伴都装好了车,排成了一列长长的小车队下山。几天后,看见家里的木头像小山一样堆起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心想:这回我家今年的烧柴问题解决了,成就感油然而生。当你再回到那片树林的时候,只见矮矮的树墩孤零零的,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好像在述说,也好像在啜泣。后来护林队发现了,严格禁止了这一现象,我们的东山捡柴也终止了。为了冬天吃饭、取暖,我们只好另辟蹊径,寻找新的货源。

这次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巴蓝沟”,不但路途遥远,而且道路特别难走。听说那里有“站杆”,我们这里都这么叫。“站杆”就是死了多年的松树,没有叶子,只有光光的树杈,挺挺直立,有灰皮的,有花纹皮的。拉到家以后,把它截成小段,劈开,干干的,做饭时用桦树皮一点就着了,火很旺,木质也很硬,耐用,一般家庭只有除夕煮饺子时才用。

捡“站杆”相对比较艰苦多了,需要近一天的时间。早上五点多钟就要出发,顶着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还要推着小推车,刚刚出发还好,车轱辘晚上放在屋里,走着走着车就特别沉,推不动了,发出和木头轱辘一样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小车上放着锯、斧子、绳子,由于山路高低不平,车子不停地跳动,锯、斧子、绳子也一个劲儿地往下掉。空车比重载还沉,加上早上冷,不多一会儿,头上、眉毛、围巾挂满了霜,时间久了结成了小小的冰球。出发前,妈妈给我们带上了热气腾腾的二合面的馒头(白面每月人均八斤),包在围巾里再套上一个棉手套,经过层层包裹系在腰上,外面穿上棉袄,不然中午冻了不能吃。看吧,个个都像个大棉花包似的,推着车子缓缓地行进在蜿蜒的山路上。这段路回来时有三个大坡都很陡,去的时候还好,回来时步步较劲,一步不用力,小车会带着你退回去,累得筋疲力尽,哭的心都有。可是回到家里看到堆积的小山越来越高,又停不下来。

那时我读师范学校,便利用寒假带着两个外甥去。彬十岁,君八岁,我只比彬大十岁,我们是这个群体最弱的,但是得到了大家地帮助。让我们在回程的时候走在中间,有上不去的地方后面的随时帮助推一把。经过两个多小时地奔波,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不知怎么也不觉得累了。前后看看同伴,只见帽子、围脖、眉毛上结满了厚厚的霜。时间久了这些霜又形成了小冰球,相互对视忍不住哈哈大笑,其实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们拿了锯、斧子、绳子上山。山很高且陡,远远就可以看到棵棵挺拔的“站杆”,还要先选一选,到近前拿着棒子敲敲,如果里面腐烂是空的,就会发出“嘭嘭”的声音,如果里面完好,就会发出“咚咚”清脆的声音。选好树后,把周围的雪清一清,给自己一个施展的空间。这时我先把彬、君打发到树的相反方向,离树远一些,安全一点,毕竟他们还小,我这个小老姨要保护好他们。放树前我会仔细判断树会向哪个方向倒,然后在倒的这个方向先锯三分之一,再在它的背面高出一些锯透,树就会自然而然的倒下去了,这时你还要大喊一声“顺山倒——”告诉周围的人注意安全。这类喊声在大山里也是此起彼伏,听到后让人心里痛快,也打破了这片山林多年来的沉寂,为大山带来了生气。

“站杆”放倒后就是打叉,截成近二米的木段下运,下运时需要有一点子技巧,如果找不好方向,任由它跑,埋在深雪里就找不到了。有些树之间由于人们不断地往下运木段,很自然地形成了一溜溜深深的、细细的路,亮亮的滑滑的,先把绳子拴在木段的前端,拉着绳子把木段拉到下山的小路上去,找准方向轻轻拉动绳子,木段就会迅速地向山下冲去,让你不见了踪影。你赶到下面只能以绳子找到自己的木段,因为这时下面已经有很多堆积的木段了。

转眼间一切就绪,要返程了,大家吆喝一声“出发了”,便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家的路上我驾辕,彬、君一左一右拉个小绳。我的“左膀右臂”也很给力,难怪都说“小子不吃十年闲饭”这话一点儿不假。平道是一路顺畅,已经全然没有了早上那种寒冷、吃力的感觉,也许是有胜利在望喜悦的心情吧,反正很爽。到了大坡,我们各自放下车子,四、五个人推一个车,还喊着“一二,一二”的口号,大家齐心协力将一车车满载木头的小车推上去。

下午四点多钟我们安全到家了,卸下了木头,进屋脱鞋的时候,我的脚已经从鞋里拔不出来了。原因是雪灌进了鞋里,化了以后成为了冰雪,妈妈拿了小锤子,轻轻地敲打着鞋底,冰雪松动了慢慢地拔出了脚,可是袜子还是落在了鞋里。我哈哈大笑,显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因为我发现妈妈已经泪水盈满了眼眶。我坚强的妈妈硬是没有让眼泪流下了。“老丫头(这是平日妈妈对我的昵称),冻脚没?”妈妈的声音哽咽着。“不冻,妈你看我身上还有汗呢!”说实在的,冷暖我自知。当我们洗完脸后妈妈已经把饭准备好了,热气腾腾的“猫耳朵”我们吃了个大饱,这在平日了是吃不到的。

如今我把这些讲给我的孩子们,他们很不屑,以为我是在编故事,简直是天方夜谭。我真想对他们说:“孩子,这是真的,是姥姥亲身经历过的啊!”是啊,现在的孩子太幸福了,他们怎么会相信呢!

我的家乡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小镇。葱郁的山林依然挺拔,碧绿的河水依然不知疲倦地静静地流淌。勤劳朴实的人们依然在辛勤地劳作着……我这个在山里长大的孩子,虽然远离了她,但我依旧深深地思恋、怀念着她。因为她养育了我,因为在这里她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故事,还有这冬天美好的记忆。

石家庄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的常见病因有哪些呢?癫痫症有什么症状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