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根】有一种爱叫守望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04:12
随着金老太太的离世,街上关注金老太太的人越来越多,人们费尽心机,旁听恻隐,从她的女儿口中,套出了许多金老太太的人生片段,于是,金老太太的故事如沉在海底里的一颗颗珍珠,在波澜起伏中,浮出水面。      一   时光倒流,八十年前的某个冬天。在萧条的街市上,一位蓬头垢面的小女孩正流落在街头,她大约五、六岁样子,面容蜡黄,衣衫褴褛,邋里邋遢,有气无力地蜷缩在街上的一棵树下,在她的眼前,放着一个大碗,空荡荡的碗里见底。   风尘乱世,民不聊生,这样的叫花子到处可见,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人们望着女孩的表情,除了怜悯的目光,就是无奈的叹息声。   寒冬腊月,地冻天寒。街上人烟稀少,偶尔有出行的人们,走起路来也是急匆匆的,嘴里边的呼吸,一遇到严寒好像冒着烟似的。   女孩在人们的漠视中哆嗦着身子,蜷缩一团,如同一个无人问津的野猫。世界很大,给予她的只有树下一点乞讨场地。天濛濛,风潇潇,把女孩的心结成了冰。   渐渐地,女孩连饿带冻,体力不支,一头栽倒在树下。落叶,在空中飘舞嬉戏着飞到女孩身上,或在她身边打转。   这时,街上走来一对中年夫妻,中年妇女穿着入时,举止高雅,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男人身材魁梧,白皙的脸庞,很帅气。女人看着女孩倒在地上,惊讶地蹲下身来,用手在女孩的鼻孔试了一下,对身后的男子说道:“她还活着,快把她弄回家暖和暖和,孩子太可怜了!”男子忙把女孩背在身后,和女人一同回家。   夫妻俩带着女孩回到家中。他们家是四方的院子,青砖瓦房,高门别院,很有气派。这样的房子在街上算是富裕的家庭了。这家人男主人姓金,叫金长辉,因早年开过中药店,人们习惯叫他金掌柜。   金掌柜后因妻子身体不好,无法打理药店,只好关了门,他改做贩运中药材生意,和同街的赵老板搭档跑生意。他的妻子叫刘氏,名字不详。他和刘氏跟前有个儿子,刘氏识文断字,在街上属于有文化的女性,温柔贤惠,把儿子调教的有教养,在邻居中口碑很好。   金掌柜唯一不称心的是家中人丁不旺,妻子生下儿子金钢后,肚子再也没鼓起来,四平八稳地打起了持久战。看着别人家中儿女满堂,家中只有儿子茕茕孑立,空荡荡的家中死气沉沉,金掌柜心中难免有点失落,他开始频繁地回家和妻子在一起,期盼能再添个一儿半女,可还是天不遂人愿,妻子的肚子还是毫无起色。这天,正是城隍庙庙会,夫妻俩早早起来去庙上拜佛,祈求菩萨保佑,让家中早日添丁进口。   他们从庙上回来,在街上正好遇到饥寒交迫的女孩昏倒在地。女孩的可怜相引起夫妻俩的怜悯心,于是,便把女孩带到家中。   回到暖和的家中,女孩冰凉的身子开始复暖。在夫妻俩的呼唤下,女孩渐渐苏醒过来。刘氏又给女孩做好热腾腾的挂面汤,女孩吃过后,立刻有了精神,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刘氏温柔地问道:“孩子,你是哪里人?你的父母呢?怎么你一个人流落在街头?”   刘氏的话勾起女孩的伤心事,女孩“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呜呜咽咽地说着,她家在农村,在家中实在生活不下去了,父母带着她和弟弟来城里逃生。可在挤火车时,她和父母失散了,她来到举目无亲的城市里茫然不知所措,只好乞讨在街上……   听着女孩的讲述,刘氏心中一动,今天刚去庙上拜了菩萨,女孩就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一切难道是天意吗?她仔细打量着小女孩:女孩虽然外表肮脏,可长得很养眼,长圆形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尖尖的下巴,樱桃小嘴,惹人喜爱。她拉着女孩的手,慈爱地说道:“孩子啊,先在我家住下吧!我家只有一个孩子,你如果能把我当成你的亲娘,我就认你做我的干女儿,我会像你亲娘一样爱你。”   望着慈爱的刘氏,听着她温馨的话儿,女孩感动了,她懂事地点点头,忙跪在地上喊了一声:“娘。”跪在金掌柜面前喊了一声:“爹爹。”金掌柜眼中含泪,刘氏忙拉起女孩:“好女儿,娘会像亲闺女一样爱你的!”   刘氏让女孩洗了个澡,又给她买来一身新衣服,梳洗打扮后的女孩,焕然一新地出现在养父养母面前,和原来的模样判若两人,看得夫妻俩喜笑颜开。金掌柜的给女孩起名叫:金玲。从此,夫妻俩又有了贴心的小棉袄——养女金玲。      二   金玲本是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学了会干家务。来金家后,她对养父养母有颗感恩的心。她给养父养母洗衣做饭,端茶倒水,殷勤的如同金家一个小丫鬟,很讨养父养母喜爱,金家从此有了铃铛般的笑声。金家夫妻对金玲视如己出,让她和儿子一同走进了学堂。以后在街上,总是会看到姐弟俩欢快的身影。街上邻居都说:金家好有福气,从大街上捡来一个好闺女。   金玲和弟弟金钢宛如一对亲姐弟。在街上有个男孩喊金玲是野孩子,金钢听见了,挥舞着拳头把男孩打得脸上开花,金钢还不罢休地对他吼着:“告诉你,玲玲就是我亲姐姐,欺负她就是在欺负我!”金玲感激地望着金钢。那一刻,弟弟的形象在她眼中变得高大起来。   自从金玲来到家中,金钢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心情舒畅。金玲和他只相差一岁,如亲姐姐般体贴爱护他,让他感到家里多了份温暖。春天里,金钢采来野花,送给金玲。金玲闻着野花的芳香一脸陶醉,野花插在自己头上,闪耀在弟弟眼前;夏天里,金钢拉着金玲去河边玩,从小河里捧来些河水,在河岸搓起些泥土,四双小手在地上把泥巴反复揉捏,弄得满手,满脸是泥,边搓泥边高声背诵着先生教的歌谣:   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   捏一个你,   捏一个我,   捏得来世一活托,   捏得来同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碎,   着水儿重新过。   再捏一个你,   再捏一个我,   姐姐身上有弟弟,   弟弟身上也有姐姐。   河岸留下了他们欢快的笑声;秋天里,金钢猴子般地爬上枣树给金玲够枣,大红枣红里带青,咬一口干巴脆,甜蜜洋溢在金玲的脸上;冬天里,他们手拉手溜冰,堆雪人,打雪仗,雪地里到处是他们的脚印……   天真无邪的童年时代,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同在一个屋檐下,共享着亲情带来的一片蓝天。      三   光阴荏苒,转眼间,金玲来到金家已经五年了。这五年里,金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她在金家享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爱,已经融入了这个家庭里。   金掌柜回来了,看着儿子个子长高了,帅气俊朗;金玲变得如朵花儿般,鲜嫩耀眼,很是欣慰。晚上躺在床上和妻子商议:“儿子将来大了,就和金玲成亲吧!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金玲成了儿媳妇,和咱们岂不是亲上加亲吗?既有养育恩,又有婆媳情,这是千载难逢的好事啊!”刘氏听了,心中暗喜,默认了丈夫的话。   夫妻俩为儿子许配好了婚姻大事。可他们没想到,此时的儿子金钢早已心有所属。   和金掌柜一起跑药材生意的赵老板,家中有三儿一女。儿子都已经成家立业,唯独小女儿淑贤在读书,淑贤是赵老板女儿的心肝宝贝。赵老板是个开明的商人,他对儿女灌输是知识才能救国。他在街上首开先河,不惜重金供女儿读书。   淑贤和金钢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读书。因为父亲同在一起跑生意,他俩的关系比其他的同学更密切一些。也许有缘分,这个学期俩人竟然还同坐在一个课桌。   淑贤很文静,模样不仅秀气,性格温存,见人总是莞尔一笑,两个深陷的酒窝,给人一种甜美的感觉。喜欢她的男孩很多,金钢总是用欣赏的目光看着班里的这朵花。能和淑贤坐在一起,金钢的心情欢畅起来,脸上满是厚厚的喜色,殷勤地围绕在淑贤的面前。有时,在她面前发挥起他说俏皮话的天才,来博淑贤一笑。当淑贤微微一笑,伸个懒腰,一只胳膊在金钢脸前荡过,飘过一阵甜香,就好像有蚂蚁爬过金钢心头,他的身子微微一震,痴痴地看着淑贤的长眉毛,圆圆的眼睛,两片红红的嘴唇,半露的洁白牙齿,苹果般的脸颊,隆起的胸脯……淑贤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在金钢眼中是那么赏心悦目,他看着,看着,脑膜上掠过许多非分的意念。   金钢很自豪能坐在淑贤身边度过枯燥难捱的学习时间,他更加刻苦地学习了。他总是请教淑贤难题,甚至对淑贤有了依赖感,一会儿看不到淑贤的身影,心里就发慌。他在梦中都是淑贤的影子,耳边是她的笑声,晚上,他还幻着想淑贤就躺在他的身边,不,搂在他的怀里,淑贤那娇躯玉体让他好不惬意。梦醒来,褥子上湿淋淋的一片。   金钢在暗恋着淑贤,这只是他心中的秘密。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要和淑贤同上高中,再上同一所大学,在共同相处的日子里,他要保护好淑贤,不让任何男同学去摘这朵花,和她培养出情深笃厚的感情,到那时,瓜熟自然会落到自己的怀抱里。爱情来了,自己想跑都跑不掉。   想到这里,金钢常常会捂着被子偷笑,面对未来的爱情,他是胸有成竹,稳操胜券。   可他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后来事态的发展,竟让他始料未及了。      四   随着卢沟桥的一声枪响,抗日战争的硝烟开始弥漫全国。城市中也有了零星的枪声,街上人在睡梦中会被枪声惊醒,尤其是城门上悬挂着的那些血淋淋的人头,让人毛骨悚然,触目惊心。   时光又在人们惶恐不安中几年过去了,此时的金玲辍学了,金钢却在继续读高中。这并不是金家对养女有歧视,而是金玲自愿的。金玲是从传统家庭出来的女孩,在那种“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她的思想也不例外。金家人丁不旺,养父常年在外跑生意,养母这些年身体每况愈下,家里需要人打理,上学需要费用,她宁愿把最好的教育机会让给弟弟金钢,自己陪伴在养母身边,让弟弟将来有出息。   刘氏和金钢劝说金玲不要放弃学业,可奈何不了金玲的决心,只好由她罢了。   金掌柜的生意却意外地忙碌了起来。他一改半个月回家一趟的习惯,已经两个月不见回家了。刘氏不知丈夫怎么突然回家少了。兵荒马乱的世道,江湖上人心叵测,买卖人漂浮不定,生命没有保障,难道丈夫有了意外……刘氏不敢再往下想了,她愁思百结,每日在忧虑中度日。   千等万盼中丈夫终于回来了。深夜在床上,丈夫才对妻子说出了实情:原来,他们这段时间在完成一项圣神的事业,是给解放区的八路军部队送药材。在解放区,他们看到了八路军威武雄姿,解放区人民明媚的春天。他很兴奋,整夜和妻子说着,刘氏也被感染了,她对自己的丈夫更加崇敬了,丈夫是个爱国的商人,这样的好男人值得骄傲。   金掌柜还告诉妻子:“我做的事业是冒着掉脑袋风险的,保不住哪天性命就没了。儿子结婚了,我也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在家里这段时间我们把这门婚事办了吧!”   刘氏点点头说道:“好吧,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金掌柜第二天把儿子叫到跟前,说明他的心事,却遭到了金钢的强烈反对。   “我不同意,我和姐姐只是姐弟关系,怎么能结婚!外人听了不笑话死我了!我不干!”金钢一向是顺从父母的孝子,可在他的婚姻大事上,他再也不能听从父母的摆布了,他要婚姻自由。   金掌柜对儿子说道:“金玲哪点比不上你?人也温柔,我们对她很满意。”   金钢对父亲不满地说道:“你们满意能代表我啊!我不同意,我马上要上学走了,不愿意先娶个老婆放在家里,那样我上学也不安心的!”   金掌柜不容置疑地说道:“你可以先结婚不要孩子,或者有了孩子丢在家中,自己出去上学。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结了婚我也安心了!”   看着爹娘的态度坚决,金钢有点失态,他暴躁地吼着:“我不,姐姐就是姐姐,怎么能变成老婆!再说,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金掌柜吃惊地盯着儿子:“你说什么?你有了恋人了,她是谁?哪家的女子?”   金钢本想说出淑贤的名字,可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想,不能说的,爹爹和淑贤爹在一起跑生意,这事如果让她爹知道了,不是为难她吗?想到此,他极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别管了,反正我不同意和姐姐结婚,你们打消这个念头吧!”说完,他气冲冲地上学去了。   爹爹在他背后喊着:“你个小崽子,气死我了,给我回来!”院子里早就没了金钢的踪影,只有几只燕雀,瞪着惊恐的眼睛叫着。      五   武汉癫痫病专科哪里好大庆有啥治癫痫的医院哈尔滨比较好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北京军海医院治癫痫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