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春秋】当时只道寻常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56:21

一、轻声细语

不知不觉中,已在江山春秋社团里“混”一年了。期间,虽然也曾涉足执手天涯论坛、西部文学论坛、西部作家论坛、中国作家网等文学网站,但能让我称为“根据地”只有江山文学网,“老巢”则是春秋社团。

每当听到有人夸我文章写得好,作品很有特点时,我脸上总会露出几分羞赧的神情。而这种羞赧的神情,其实出于心里对文学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虔诚——在我看来,自己零零碎碎写出来的东西实在不配冠上“文章”、“作品”等等词汇,只适合称作文字。然,文字这种叫法在网络文学世界里是不大恰当的。如此,我且沾沾自喜一下,将自己零零碎碎写出来的东西称为文章或者作品,顺便也大大方方使用“写作”二字好了。

二、阅读篇

回顾过往。坦白说,我读初中、高中时并不怎么用功,除了个人原因,还和当时的家庭因素以及生活环境(村里人的观念)有关。四年初中加上三年高中,整整七年里,我只获得过两张奖状。一张是历史竞赛三等奖,一张是语文单科二等奖。如果要我对七年的中学时光做个概括,那么,便是一半明媚一半昏暗——我常常受到两种待遇,一是以语文老师为首的文科类老师对我大加称赞,二是英语、代数和其他理科类的老师把我批评得一无是处。我也不知道自己何故不爱学习理科,英语、代数。

《故事会》和《辽宁青年》是我最早接触的课外书。我起初只是在课余时间看课外书,后来渐渐发展到课堂上也看课外书了。不过,在语文、历史、政治课堂上我是不看课外书的,只是英语、代数、化学、物理课堂上看课外书。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武侠小说是否可以称得上是文学作品。但我看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却是地地道道的武侠小说,戊戟写的《神州传奇》,只是看了上集。我在矮山中学复读这年,先是看了梁羽生写的《冰川天女传》,继而戊戟写的《黑鹰传奇》。它们无不默默地改变了我,使我的心思变得细腻起来,而这种细腻的痕迹却是表现在我的作文本里,在语文老师的评语中。

2001年9月,我又回到石别中学(我曾在这所中学读过初二、初三)读高中,心里欢欣与忧伤共生。我看课外书(武侠小说)的嗜好也愈加浓重起来了,这个可以说,是有“客观因素”的——距离学校两三里的镇上有一个租书店,店里有大把的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漫画。我不仅周末亲自到书店里租书看,还经常托家在镇上的同学替我到书店里租书,带到学校让我看。就这样,古龙、金庸、梁羽生等人的一些经典之作一一被我储存脑海。我除了看武侠小说,还看《河池日报》的文艺副刊,以及三本杂志,它们分别是《青年文摘》《读者》《知音》。另外,我也开始喜欢写些类似游记类的东西,似乎还写得有模有样呢。有一日,我在一本杂志里看到一篇名叫《风起千千遍》的散文,喜欢得不得了。就是这篇散文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作者文笔朴实,但又细腻,字句行间既有淡淡的忧伤,也有淡淡的暖意,让人在忧伤中又很清晰地感受到文字的美好。

当我对古龙、金庸、梁羽生三大宗师的写作手法、作品风格有所了解时,我对于课外书的倾向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喜欢上没有任何“争议”的文学作品。于是,三毛的小散文、余秋雨的大散文、席慕容的小诗,轻轻奔入我的眼帘。接着,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走进我的内心世界,给了我一种从任何一部武侠小说里都无法获得的力量。这种力量,其实也是一种新的认知。简单些讲,《平凡的世界》这部小说使我的思想从刀光剑影的武侠梦中抽离出来,回归到现实的人生,以及回归到现实的社会里。当我看到孙少平因为郝红梅的冷落而痛苦不堪的时候,我的目光飘向了教室另一个角落的一个女生身上,顿时,小说直接把孙少平遭受的痛苦“粘贴”我身上了。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将泰戈尔的一些诗句改写,并添加上几句心里话,使二者合一,变成一封情书,悄悄飞进女生的书桌里……然后,我在忐忑不安中盼到了明眸皓齿的女生的回信:“……你真的喜欢我吗?假如将来你事业有成的一天还喜欢我,到时我愿意跟你在一起!”寥寥数语,让我欣喜若狂。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我显然把人生想得有些理想化了,当时以为,自己努力学习考上一所大学后再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就可以与心仪的女生在一块生活。却不懂得,人生其实变化无常才是永恒……

三、写作篇

我在好几篇文章里都提到过高中时代心仪的女生,我觉得,是她让我生出了“写作”的念头。2004年秋天、冬天,2005年春天,每当我一个人穿梭风景如画的大学校园里,或在某一条林荫小道上漫步,思念高中时代心仪的女生时,“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样意境优美的诗句也常常浮现于我的脑海,最后却是心仪女生的一封回信:“……其实,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当初我跟你说事业有成的时候愿意和你在一起,是怕如实相告,会使你伤心,影响你复习……你别难过,我相信你以后一定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把我心里最美的梦轻轻敲碎了。万念俱灰下,我心里却突然生出了“写作”的念头,想以自己青春岁月里的一些事作为基础,虚构一本名为《长长的一梦》长篇小说,圆自己青春岁月里未有美好结局的初恋梦。后来,我确实也动笔断断续续地写了一部分,首发起点文学网站后,看到一些文学网站陆陆续续地转载,我兴奋了一段日子。由于受到“快餐文学”的影响,我在《长长的一梦》这部小说里加上了太多没“营养”的东西,结果写了七万多字,最后一次发到“好心情”原创文学网站后,我就再也没有兴致继续把小说写下去了。

从2007年夏日至2014年初春,这段时间里我只看过都梁写的《亮剑》这部纯文学作品,网络流行小说(“快餐文学”)倒是看了不少,其中印象最深刻的五部分别是《现代奇人》《大学之道》《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花丛炼心》《中华游龙》。我觉得《大学之道》最具有文学味,《现代奇人》可以激起青年人的爱国情怀,至于《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花丛炼心》《中华游龙》描写的景物不错,可惜它们有太多儿童不宜的内容,也太容易颠覆少年人的正确爱情观了。我想,“快餐文学”之所以没有强大的生命力,主要还是在于它没有丰富的内涵,过份脱离了真实的人生、真实的生活、真实的社会,也践踏了“真善美”这一条道德准线——这也许是我对于“文学”的一次理性的探索。而探索后的最终结果是,我的床头开始出现《诗经》《楚辞》《道德经》等古典名著。当然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依旧是我枕头边的读物。

工作之余,我经常在QQ空间里写些日志,主要是记录人生旅途中经历的事。感觉日志朴实无华,没什么哲理,就不发到任何文学网站。然而日志还是要写的,当作是一种爱好……

四、江山文学篇

实际上,早在“好心情”原创文学网时,我就已与三微花“认识”了,不过,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两人只是同在一个叫“读写人生”的QQ群里。三微花后来每到(建)一个群就会把我拉入群里。我呢?也不大在意,每次看到三微花邀请我进某群的消息,便习惯性地点击“同意”二字。

在春秋社团成立快一周年的时候,我无意中点开了三微花发到春花秋月文友交流群的一条链接,于是轻轻走进江山文学网站。时为2014年2月10日。以落拓书生(第一次)为笔名注册江山文学网后,我虽然发了几篇旧作,但对于江山文学网依旧十分陌生,不仅不知道社团是干什么的,就连作品的三个评定等级也不清楚。没有人告诉过我什么,我也没有与春秋社团任何人有过接触。只有“秋觅”二字频频跳入我的眼帘,主要是秋老(秋觅)不时把一些评上精品的文章或一些通过复审评上精品的文章发到春花秋月文友交流群里,供大家欣赏。我是在春花秋月文友交流群里认识镜吾老先生。准切些说,我是在2014年7月19日晚上春秋社团举办“散文创作大家谈”的活动中认识镜吾老先生。在活动中,镜吾老先生十分活跃,我也插嘴说了几句。活动结束后,三微花不时发一些链接给我,叫我给一些才子才女们投票。我都一一照办。可能是我默默无闻,抑或其他缘故,三微花始终不曾邀过我投稿春秋社团。我投稿春秋社团前,整个春秋社团里我只与镜吾老先生单独聊过天。这位老先生十分健谈,仁厚,文章也写得十分出色。

我是看了秋老推荐到交流群里叶浅韵的《龙武,一个惦念的符号》这篇散文后,再次生出了“写作”的欲望,但我又不知道写些什么为好。直到一个平平淡淡的下午,在车间上班时,偶然望了一眼车间外那块被秋阳染黄的草坪,我才有了些想写的内容。傍晚时分,站在租房楼顶上,看夕阳晚照,思绪万千。写下《请爱我外婆》这个题目后,外婆羸弱的身影和清瘦的面容不断地浮现我眼前,与外婆有关的往事同样历历在目,不久往事渐渐化作文字。我写着,写着……写着……眼里渐渐有点湿润了,到底有没有哭我不知道,可我感到眼睛有点疼,这种疼是因为心里有太多太多的遗憾了——1992年我八岁,正是不懂得向外婆表达爱的年纪,她老人家匆匆去世了。若干年后,我懂得向外婆表达爱的时候,却只能面对一块灰白的墓碑,一个比水缸大不了多少的土堆。每年清明节在外婆墓前摆好各种祭品后,我都会和“她”说些心里话:“阿婆,我又来看你了。你看,我给你买了一只鸡,大大的一只鸡……你再也不用去偷别人家的鸡了,也不会再有人骂你是偷鸡贼了……看,我还给你买了几件衣服,都是好料子呢……好,我也陪你喝些酒……”说着,说着,我真的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当我把杯里的酒喝完,扫墓的仪式也完成了。回家的路上,我总是习惯性地朝着外婆的坟墓多望几眼,仿佛是在期待她老人家复活,再同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回家。

熬了两个夜晚,我总算把《请爱我外婆》这篇散文写完,却不料,又投到了系统里去,想托三微花替我改句话时,她先是告诉我投到系统的文章她没有权限修改,然后细心教我如何把文章投到社团里。我于是才知道怎样投稿春秋社团。怀着跃跃欲试的心理,把《从草原到江南的梦》投到春秋社团后,我也算是春秋社团的一成(社)员了。它虽是一篇简短的随笔,却反映了我内心深处的一些迷茫。当我还是一个乡村少年的时候,从电视里或报纸上看到一些大城市的冰山一角,我常常轻率地对自己说:“长大后,若能踏进某座向往的城市,便可死而无憾!”可是,我长大后真的踏进了少年时代向往不已的数座城市后,并没有体验到少年时代想象中的那种满足,反而是一种沉甸甸的失落感。怎么了?那么多年苦心的准备,只是为了一次身临其境。既已实现,该高兴了啊?!皱眉沉思了一番后,终于明白,有时结果并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走向结果的整个过程。因为,很多的精彩是在走向结果的过程中发生的。

“呵呵……”我摇摇头,以心为笔、以情为墨,一口气写了《只能默默祝福》《怀念他不张扬的爱》两篇散文,投到春秋社团后,心里很是希望《怀念他不张扬的爱》可以评上精品文章,结果却是有点失望了。可能文笔不大好,我也就没能引起春秋社团“高层”的注视,除了与镜吾老先生喜欢与我聊天,其他人基本上没和我说过什么话。镜吾老先生让我感受到了一份真挚的文友情,他不因我年纪小、只是个普通工人而轻视我什么,这点可从他以快递的方式将他的《镜吾文集》和一幅手迹赠送于我中看得出来。在紫色文友的劝说下,我怀着感激之情,写了篇《读〈我结束了一段痛彻心扉的感情〉有感》的读后感,后来这篇读后感通过复审评上精品,于是我的文集里开始有精品文章了。不久,发的两篇旧作《不曾远去的年》《故乡的愁》纷纷评上精品,让我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两年前写在QQ空间里的日志竟如此容易评上精品?我想了大半天,仍是一头雾水。我与北极主人开始有所接触,缘于《不曾远去的年》的编者按是他写的。写得非常好,寥寥数语就把我2013年回家过年时不大快乐的心情概括出来。

在《其实不曾远去的年》里我任由忧伤的情绪弥漫字句行间,写的初衷源于八旬二姑父的一句感叹之语:“年年难过,年年过!”老人家是在与我喝酒半醉的情况下感叹的,当时我心里也很痛苦,但又深知这种“痛苦”绝不仅仅属于我个人,而是属于大部分人——不知何时起,“比富”这种心理渗透了中国的城镇乡村,别人有的东西你没有,仿佛你就低人一等似的,为此你追我赶,饶是疲惫不堪了也不能停止下来。俨然只有物质方面的富裕才能支撑精神世界的丰盈……我在沉思之中,隐隐觉得,也许只有爱才可平衡物质方面和精神世界的冲突。

至于《故乡的愁》,是一缕思乡情撩拔我写的。什么情况下时光可以倒退?我以为,一个人在回忆里逝去的时光即可重回心间。抽象些说,回忆是人生的菁华。

又见西风凋碧树了。清凉的一个秋夜,看了刘恋老师《社团达到千篇精品文章目标之感》后,我才彻底融入了春秋社团。参加完岁末征文,我在春秋社团里也开始有点“名气”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责任感,使我一直活跃于春秋社团。河杨、云盖山、程贤富、青叶、迦南、青青湖边草、知足等师友,渐渐映入我的眼帘,他们给我的印象、鼓励随着日子的流逝而深刻起来。我习惯写散文、随笔,没有去写小说,原因倒也简单——光是生活中的真实事就已够我“折腾”了。正如,2015年春节前在火车上偶然看到中年农民工擦皮鞋的一幕,便已使我感慨丛生,提笔写下《幽远的皮鞋梦》。这篇我以为没什么亮点的散文,据说,感动了不少人。后来专门开了一个“书生作品研讨会”的活动,让我百感交集。研讨会活动结束后,秋老、云老(云盖山)、刘恋、水银月亮、霞儿、永铭家珍等师友们写的读后感,一次又一次感动了我。每回翻阅文言文从天涯一端邮寄赠送给我的《湮没的辉煌》《大运河传》两本书时,淡淡的纸墨清香味如是缕缕暖意,默默温暖了我略显苍凉的心。

感动于周老(酸枣林)、长竹、丑石、诗心静美、程贤富、紫色、细雨浓情等人笔耕不辍的写作精神。

感动于秋老、三微花、北极主人、文言文、刘恋、青叶等人默默奉献的精神。

感动于雪后彩虹、霞儿、青青湖边草,寻君、摩高等人认真品读文章的精神。

……

岁月如水,人如茶。

当时只道寻常事,却也感动于寻常事……

治疗老年癫痫病吃什么药好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才能好治疗儿童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陕西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