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笔尖】穿越风雨的八音盒(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1:38

那一年,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一个市郊偏远的临着水库的乡村中学教书。尽管环境很美,但不好找对象。第二年,在调动无望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去大山里支教一年。那一年,市里有这样的规定:凡去支教的同志,除工资原单位照发、奖励两万块钱外,回来之后还可提拔为副科级干部。

报到那天,他背着简单的行李,带着心爱的吉他和一个珍藏了多年的八音盒上路了。到了县城,下了公交车后,又步行走了三十多里山路,才到学校。同行的另两位老师到了县城就打了退堂鼓。

初入校门就看见,孩子们在老校长的带领下,站在学校的操场上排成两队向他敬礼,欢迎他。他们的身后,是希望工程援建的校舍——一排红瓦蓝砖的小平房。这是一所小学高年级和初中混合的乡级学校。那天,虽是刚入九月,但是,大山深处的寒意还是很浓的。可孩子们的热情让他感动。

他留了下来,教他们语文、数学、英语、音乐、美术、体育、生物自然。从五年级到九年级,教他们认识山外的山,山外的城,山外的世界。七年级上册第一篇课文是一首诗歌《在山的那一边》,那是他最喜欢给孩子们朗诵的诗歌。也是点燃孩子们学习的热情、向往山外世界、立志通过学习走出大山的火种。

孩子们来自山坳里不同的村落,近的就住在家里,远的和老师住在学校里,最远的孩子甚至要翻越两道山岭。那个住在最远的孩子,名字叫石伟。正在读七年级。父母在一次山体垮塌中双双丧命,他和奶奶相依为命。小小的黑脸,弥漫着山风吹就的两坨红。据说,他是这个学校里最穷的学生。

石伟平日里非常沉默,但眼神却很特别,有点怯怯的忧郁,忧郁中透着惶恐,惶恐中又露着一丝坚定。在这个偏僻的山乡里,他见到的眼神是整齐的,老人和孩子都一样,单一而纯净,唯独这个孩子眼中似乎有很多内容。他找他谈心,可这个孩子什么也不肯说。也许,父母早逝,生活的艰难和父爱、母爱的缺失让他学会了沉默。可怜的孩子!

毕竟年轻,他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繁重的课业工作。日子过得简单而快乐。秋天的山林,红的似火,黄的如金,绿的越发显得苍翠如黛。彰显着它的绚烂与华美、深沉与厚重。山楂、柿子、栗子、松果等山果与蘑菇遍地是。托着长长雉鸡翎的山鸡,到处窜的野兔,蹦上蹦下的松鼠等小动物时不时地会来光顾校园。他喜欢这里的环境,每天在清脆的鸟鸣声中起床,呼吸着混着各种花草香味道的空气,清冽甘甜,五脏六腑都被洗过了一样,神清气爽。放学的时候,他就坐在林子中的一块石头上,弹吉他。孩子们偎在他的周围,支着小脸静静地听着。如痴如醉。或者活动课的时候,他带着孩子们去就近的山林里摘野果、拾蘑菇、掰木耳、拣松果等。或者拣树枝,为冬天取暖准备足够的柴火。

那一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大雪封山,全世界只剩下了单调的白,山林和学校都被大雪覆盖,无法再找到道路。那天是周末,孩子们无法回家,只能留下来住在老师的宿舍里。他的宿舍里也住了几个孩子。

那个晚上,在他的允许下,孩子们在翻看他的画册,书籍等东西,并抱着他的吉他乱弹。只有那个石伟,那个忧郁的小石伟,在摆弄他的一个小小的音乐盒——八音盒。这个八音盒就放在他的床头枕边,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叫就会拿出来无限深情的把玩着。这是他高三那年他的一个实习老师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那一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两所高校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到他们县的最高学府县一中实习。这像一股清风刮过了整个校园。分到他们班的是一位年仅18岁的斯健老师,教他们语文,并兼班主任。她并不像他们期待的那样完美,相反,刚上讲台的她会脸红。他喜欢看她脸红的摸样,像天边的一抹红霞,羞涩的近乎可爱。他喜欢她那飘逸的披肩发,她习惯性的往后一甩,常把他的心也跟着甩起来,甩醉了。他喜欢她的小酒窝,里面总盛满醉人的笑意。

斯健老师的到来,无疑给沉闷的班级注入了青春的活力与激情,他们的顽皮,他们的张狂,用她的话就是说:“本来就是青春的旗帜和颜色呀”。那些日子,青年韵律操在校园里盛行。处处洋溢着学生们的欢歌笑语,原来只知道第七套广播操的他们,全然忘记了高三紧张高速的学习气氛,每天都觉得有使不完的劲。他真的很佩服校长的魄力,居然敢决定让这些实习生带毕业班。事实证明,清华、北大这些天之骄子们的介入,更激发了高三学生学习的热情,对他们的人生做了一次高层次的引领。

白天,到第二节下课跳韵律操的时候,他望着斯健老师那浑身洋溢着的激情和活力,他的心便会像小兔子一样在胸膛里激烈的乱撞。晚上,他梦到自己和她牵着手在大草原上奔跑。他知道对于青春年少的他来说,这意味着什么。以后的日子,脑海中总会出现她的一笑一颦。上她的课,也经常走神。懵懂的情感似一颗种子遇到和风细雨在心坎上生根、发芽,疯长到影响他的学习。从此他失眠了。饱受煎熬的他,骨子里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必须考个好学校才不至于辜负她的厚望。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在日记里写满了对她的喜欢。

一个周末的下午,很多学生因为备战高考,都不愿回家。而他不回家,是为了能看到他的斯健老师。吃过晚饭,他故意绕道斯健老师的宿舍前走过。“刘涛,陪我到操场散会儿步?”斯健老师一脸灿烂的笑意,和她那一身洁白的运动装,让他觉得老师就像个仙女圣洁而又美丽。他的心充满了蜜。默默地跟在老师后面。“刘涛,谢谢你的喜欢。我也很喜欢你。你像极了我的弟弟!他也正上高中。不如,今后你就叫我”姐“吧。“说着变戏法似的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蓝色日记本塞到他怀里。那是他上交的日记本。本来上交的日记本都是用来练笔的,可他写满了对老师的喜欢和思念。他有点受宠若惊而又欣喜若狂地点了点头,随即甜甜地喊了声”姐“。就这样,他心中的郁结在她的微笑中化解了。

三个月的实习期就像一阵风似的很快就过去了。斯健老师和她的同学们要走了。校园里到处弥漫着不舍和伤感。欢送会开过后,斯健老师再次约他到操场散步,并把一个八音盒塞到她怀里,说是给他的生日礼物。并祝他鱼跃龙门,考上理想的大学!他早已是泪流满面。

四年的大学生活融进了他对那个叫”姐“的斯健老师的无尽思念和感激。可他不知道她在哪里?!大学四年,他不停地打开那个八音盒,听那首熟悉的《致爱丽丝》的曲子,听到泪眼模糊,直到有一天发条崩坏为止。大学四年,从来不懂音律的他,学会了弹吉他。每天都弹给那个心中叫”姐“的老师听。

如今,他也走上了讲台,可那段关于青春的秘密,那个他喊她”姐“的老师,以及她那宽容理解的心灵,犹如那飘逸着馨香的桂花,久久地芬芳着他的记忆和灵魂……

此刻的石伟正抚摸着那个音乐盒,眼神是他熟悉的淡淡的忧郁。他走过去,问石伟:“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石伟的话也总是那么少。

“它叫八音盒,一翻开盖就会唱歌。”

“谁送的?”石伟居然问了一个令他措手不及的问题。

“是我老师送的。她看我学习努力,就把它作为奖品送给了我。也算是我的生日礼物。但是现在坏了,要不就可以让你听一听了。”面对孩子,他还是撒了谎。

石伟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就低着头不说话了。

“老师,如果我学习努力,真的也可以把它奖励我吗?”过了一会儿,石伟又抬起头问。那忧郁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期待。

这个问题又让他措手不及。他舍不得这个有特殊意义的八音盒,可他又想帮助这个孩子。

“如果你进步了,考进了班级前三名,老师再给你买个新的,好不好?”他微笑着近乎带着哄人的语气说。

“不!就要这个。”石伟眼中闪过几分坚定。

“好,一言为定!”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迅速作出决定。他不想让这个孩子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熄灭。

那一夜的雪很大,他能听到学校后山的树木折断的声音。等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门前的花圃被雪盖住了,操场上的树,枝干被雪压断了许多,远方除了雪还是雪,除了白还是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就到期末了。那个叫石伟的小男孩真的进入了班级前三名。在发奖的时候,他郑重的把他心爱的八音盒交到了石伟的手中。他发现,石伟的眼神中那份忧郁淡了许多,更添了几分兴奋和刚毅。他的心中多了几分欣慰与不舍。

四月份的一天,那个叫石伟的小男孩从家里回来后,跟换了一个人一样,眼神,不再是淡淡的忧郁,而是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欢快,看着他,总忍不住想笑。依旧不爱说话,总是偷偷的看他。他感到有些纳闷。

然后他的生日到了,没有人为他庆祝,他孤单的为自己点燃了蜡烛。

“老师,给你!祝你生日快乐!”那个小石伟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手里捧着一个八音盒。不过,不是他原来的那个。

“哪里来的?”他知道石伟的家里没有多余的钱买这样的奢侈品。

“是我让奶奶用一袋山蘑菇托人换的。送你的!”石伟的眼中闪着兴奋地光。“我知道,你喜欢八音盒,可你把它送给我了。我也知道你的生日,以前你说过。”他的喉咙被一种热烘烘的东西堵着。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一把把这个从不多言语的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许久许久……

这次,那个晚上,石伟破天荒地异常兴奋地给他说了许多话。

原本,他只需在那里支教一年,但是他却整整在那里呆了三年才会到市里。那个叫石伟的小男孩也顺利的考上了当地的最好高中。成了他春蕾行动助学资助的第一人。那个珍贵的、曾经穿越风雨来陪伴他的八音盒一直放在他的床头,那首《致爱丽丝》也时常在他耳边响起。

小孩患上癫痫病的原因都有什么西安治癫痫病哪里比较专业癫痫病怎么治会小孩子癫痫病该如何护理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