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冰糖往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08:19

去女儿家,我带了几块爱吃的冰糖给小外孙。谁知,这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轻轻瞟了一眼,说道:“姥姥,我不要,我要玩具。”

女儿拿来积木玩具给小外孙。“妈!你看我们家里这么多糖果,他还能稀罕你的冰糖?”女儿一边说,一边端来一盘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糖果,放在茶几上摆在我的面前。目睹此景,我的心猛地抽搐一下。

冰糖,在我童年的日子里,简直就是琼浆玉液,可眼下,算什么?这不是隔代人可以共有的情感基础,而是我还想重温旧事旧梦?我心中暗自发笑。

一块糖,对现在的孩子来说,的确是习以为常,不值得稀罕的东西。可那个年代就不同了,往事,牵着我的记忆,慢慢地走回时光隧道。

小时候,我的家里很穷。生活条件也很苦,一块糖就是垂涎欲滴的期盼与诱惑,有一块糖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是可以在孩子群里炫耀的事情。只有过年的时候,家里才能买上几粒纸包裹的糖块,每人分个三四块,就足以让我们开心得不得了。伴随着稀落的鞭炮声,度过一个不眠的除夕之夜。糖块拿到手后,我们姐弟妹们都舍不得多吃,一天就吃一块解馋,剩下的就用纸包好放起来,等到第二天再拿出来吃一块。甚至入口融化一会儿再拿出来,等来了“糖瘾”再解馋。这样三天年过完了,糖也就没了。之后,就是一年半载,也很少见到一块糖。即使生活这样苦,母亲也会常常教育我们,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太幸运了,没有像他们那样,生活在战乱年代,不能上学,逃荒要饭,吃糖?简直是妄想。正如今天的孩子不能理解我,我也无法理解母亲。

我八岁那年,上小学二年级。和我坐同桌的小女孩名叫小蝶。小蝶的爸爸在北京当工人,让我羡慕万分。那个年代,农村家里的父母能有一个在城里当工人的,可是让人羡慕的,城乡的差别太大,特别是在首都。因此,小蝶家的生活条件,比起我们这些农民的孩子可强多了。小蝶每天都打扮得很时髦,正如她的名字,像一只花蝴蝶飞进学校,飞到我的面前。最令我眼馋的是,她不时拿一些爸爸从北京带来的好吃的东西,在我面前炫耀,让我好羡慕她能有一个北京的爸爸,吃穿无忧。我不敢求小蝶分我一块,口水只能缓缓咽下。我的自尊,我的矜持,有时候在同伴面前是无法保持的,真希望她可以与我分享一下那种钻心润肺的感觉。

一天下课的时候,小蝶从书包里翻出鸡蛋大小的一大块冰糖,在桌角上磕了一下,把杏仁大小的一块冰糖放进我的口中。这是我长到八岁,第一次看到如冰一样雪白晶莹的糖。好甜的冰糖,刚入口,清甜味道便瞬间漫延开来,渗透到我的味蕾,直入心底,很甜美。此时,想到冰糖能治咳,眼前晃动着妈妈不时咳憋发红的面孔,不由自主地将刚含在嘴里的冰糖立即吐了出来,用小手绢包好放进书包。

我的这个小小举动,让小蝶看见了,一脸疑惑。“芳芳吃呀!不好吃吗?放在书包干嘛啊?”小蝶问我。

“我想留给我妈,听人说冰糖能治咳,我妈气管不好。”我说道。

“哦……”小蝶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犹豫了一会,便把手里余下的一大块冰糖全塞给了我,“芳芳这块冰糖我不吃了,你拿回去给你妈治病吧。”我知道她心中不舍,但有她这个话,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我也怕被人听见。

“我不要,我拿了你冰糖,你吃什么?”我拒绝着,不好意思收下。

“我们家还有,我想吃放学后回家给妈再要啊!你拿着吧!”小蝶硬是塞给了我。我好想握住小蝶的小手,但那时候我真的不知怎样表达细腻的感情,似乎心中欠下小蝶一份情。

那天放学,我如小鸟般地飞快离开学校,一路欢呼雀跃地跑回家,把这个甜蜜好事,告诉母亲与其分享。“妈妈你看,这是我的同学小蝶给我好大的一块冰糖。”

母亲接过纸里的冰糖,小心翼翼地打开,端详了许久,嘴里不停地说道:“冰糖可是个好东西,现在花钱也买不着。”

我的眼睛始终盯着那快冰糖。母亲看了看我,拿起那块小的给我。忍不住垂涎三尺,仿佛闻到了甜味的我,还是一咽再咽口水,我对母亲撒了一个谎:“妈,我吃过了,这块小的你也留着治病吧,冰糖能治咳。”现在,那简直就是灵丹妙药,我第一次可以这样表达对母亲的关怀,我心底的甜比冰糖胜几分。

“是吗?你的同学对你可真好!我的宝贝女儿真孝顺!”母亲笑吟吟地看着我,一边说,一边把冰糖收拾好,放进橱柜里。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喝下这冰糖水,不咳了。我高兴地牵着母亲的手,在一望无际金色油菜花的海洋里跑啊,跳啊,笑啊!快乐无比。因为可以检验冰糖的治喘医咳效果就是梦境,晚上睡着,我母亲咳嗽我根本听不见。

第二天早晨,天已大亮,太阳出得老高,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已早早起来,不在家。是个星期天,我想起母亲说今天要去外婆家给外婆洗衣服,我断定母亲一定是去哪儿了。于是,便跳下床向外婆家走去。

外婆家离我家很近,我们在一个屯子住,我家在屯东头,外婆家在屯西头。走近外婆家,老远就看见母亲在门前小河边,给外婆洗衣服,还看见那个被外婆宠惯的宝贝孙女,比我小三岁的小表妹丫丫站在门口,用小手摆动着招呼我:“芳芳姐!芳芳姐!”

我走近小表妹跟前,一眼就看见,表妹胖乎乎的小手上拿着一块冰糖,表妹正用舌头舔着吃呢。怎么这么眼熟,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是我给妈妈的那块大冰糖,已被表妹“消灭”的小了许多。“你冰糖是从哪儿弄的?”我惊疑地问表妹。

“是奶奶给的。”表妹笑着说。

“你奶奶从哪儿弄得?”我问。

“是大姑今早给奶奶的。怎么啦?”小表妹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不耐烦地瞥了我一眼说道。

什么怎么啦?你这个馋猫,你这个小坏蛋!我在心里骂了一句。我又追问了一遍:“是你大姑给你奶奶的吗?”

“是啊,是我大姑给奶奶的。”表妹回答得很干脆,也很得意。

我的天啊!同学给这块珍贵的冰糖,我都舍不得吃一口,留给妈妈治病,可是,妈妈可倒好,却给了外婆。可恨的外婆竟然把冰糖给了这个小馋猫,还在我的面前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想到这,我的心立即翻江倒海,难受起来,眼泪气得快要忍不住地流下来。此时,我生母亲的气,恨外婆,更恨这个小馋猫——表妹。

愤怒已让我失去理智,我的眼睛里开始冒火。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东西,冲着还在吃糖块的小表妹大吼一声:“你不要吃啦!”上去一巴掌,就把表妹手里的冰糖打落在地。

毫无防备的小表妹,被我的这个举动吓得后退一步,而后躺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你赔我冰糖!你赔我冰糖!”表妹哭着喊道。

“什么?陪你冰糖?这冰糖是你家的吗?不要脸!我让你吃!”我弯腰把冰糖捡起,紧紧地攥在手心,离表妹远远的,表妹的哭声更大了。

裹着小脚的外婆颤巍巍地急忙赶过来,一边拉着躺在地上的表妹,一边大声地数落我:“你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这么不懂事啊!怎么能和你妹妹抢东西吃啊?好孩子,听姥姥话,快把冰糖还给妹妹。”外婆这么一说,无疑更是火上浇油。

“我就不还,不还!不用你管!我大声嚷道。

母亲也闻声赶来,一遍哄躺在地上哭闹的丫丫,一遍厉声呵斥我:“你这个小混球,书怎么念的?怎么这样没有礼貌跟姥姥说话。过来!把冰糖给丫丫!”

“妈妈,姥姥把冰糖都给了这个小馋猫吃,你没看到吗?我给你的冰糖,你为什么给姥姥?”我冲着着妈妈生气地质问道。

“你这个孩子,我给你姥姥,你姥姥是我妈呀!就像我是你妈一样。听话,把糖还给丫丫。”母亲眉头紧皱,压了压火,对我劝说道。

不给!就是不给!我很执拗。

“你给我过来!”早已气得脸色发青的妈妈,用手指着我怒吼道。

迎视着母亲凶巴巴的目光,我害怕了。“给!我给你!”我冲着丫丫狠狠地说道。一下子没好气将手中的冰糖,不情愿地抛向丫丫,可惜用力过猛,那冰糖从丫丫头上飞过,不偏不倚正好落进丫丫身后的茅坑里,此时,刚刚被妈妈好不容易哄好停住哭的丫丫,又一次躺在地上,竟打起滚来哭。

我这一举动,终于激怒了母亲,从来都舍不得打我一下的母亲,气愤到了极点,火冒三丈地挣脱姥姥的阻拦,三步两步就窜到我的跟前,上前开弓就是一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并骂道:“我打死你这个小混球,你姥姥舍不得吃,给你表妹吃了就是,你又不是没捞着吃,你是姐姐,怎么这么不懂事,要成心气死我不成?”丫丫被我母亲的暴力举动,吓得连忙从地上爬起,停止了哭闹,躲在外婆身后。

我挨打了,摸着被母亲打得火噜噜的脸,站在哪儿,顿时满肚子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妈,你为什么要打我?你知道吗?同学给我的冰糖,我没舍得吃一口,我说我吃过是撒谎,我想你有气管病,听人说冰糖能治咳。可你不吃,却都给了姥姥,姥姥吃了吗?却给了丫丫。”我一边说,一边伤心地哭了起来。听了我的哭述,妈妈的眼圈红了,一下子把我紧紧地拥进怀里,颤抖的手抚摸着我被打肿的脸,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我的脸上。每当想起这件事,多少年来,那痛一直落在我的心上。

抛开是否卫生的因素,“含饴弄孙”是曾经的时髦,是甜蜜的传递。母亲不舍得自己吃一块冰糖,是那时生活写真。如今孩子连瞧一眼都没有兴趣,我不能怪外孙,因为这种富裕被这一代人赶上了。当我从记忆中慢慢走出来,看到我的小外孙,在开心地玩积木,我的心里震撼着,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时代的发展与变迁。日子的变化,岂是几粒糖果可以表达的!

小蝶的冰糖,做了一次旅行,穿过旧日子,甜还在心头,只是甜味更浓了。

重庆癫痫病正规医院哈尔滨治癫痫定点医院哈尔滨哪家癫痫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陕西治羊癫疯去哪家医院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