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南】去他乡(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9:10

我去安海的房子溜达。安海在扫地。满屋子烟味,像麻将馆。

我坐在他干木板搭成的单人床上。他给我倒水。完了打开窗户,用干毛巾往外扇烟味,一颠一颠,像赶苍蝇。

开始抽烟了?

我爸前一阵吸得,我连烟的味道也闻不惯。

我还以为你改正归邪,吃喝嫖赌都来了。

安海笑笑,露出了两颗虎牙。安海我什么时候认识的,记不清了。他住南城根,我也住南城根。他是乡下进城来上班的,我也是。他父母是农民,我父母也是农民。他在狭小的屋子里过着一个人的严寒酷暑,我也如此。我们真像,我像他的翻版,或者,他是我的复制品。我们唯一的区别,安海是公务员,在政府部门当秘书,我是事业单位的一般人员。还好,这样细小的区别不足以让我们产生多少距离,倒是相同的出身和现状让我们有种患难兄弟的感觉。我们经常打开天窗说亮话,没有忌讳。

安海有点胖,一张弥勒佛一样的圆脸,似笑非笑。进城之前,他在学校,经常西裤搭运动鞋,邋遢,不讲究。进城后,突然换了行头,皮鞋锃亮,夹克笔挺,嘴上的胡子刮的寸草不生。安海变得人模人样了。他说,要重新做人。我说,好好表现,还要善于接受潜规则。安海话多,或许是学校几年说惯了,不说,憋得慌。

屋子的烟淡了。安海打开灯,屋里亮堂了许多。铺着方格油布的桌子,床头的几本闲书,地上的红塑料盆,还有挂在墙上的一株吊兰,都披上了柔弱的亮光。这屋子真暗,白天也要开灯。

安海跪在床前,从床底下摸出了几瓶啤酒。他打开,倒了两杯,酒沫子溢出来,沾到手上,有泡沫破碎的声音。我们开始喝酒。

你爸逛城来了?

没那福气,到北京去。

干啥?

打工。

快五十的人了还打工去?

有啥办法,申请了一套经济适用房,砸锅卖铁,又借又贷,先付了十万,剩下的二十万还没音讯呢,家里没一分钱渣渣了,我的一点死工资就够养活我。安海抿了一口酒,酒沫子,糊在下巴上,他揩了。安海今天话也多,可能是喝了酒吧。不出去弄不成,一套房逼死人。

北京干啥?

一个工地上做饭的,一月两千多,他光擀面,一天早晚两顿。他腰不行,去年腊月刚做过手术,我让天水随便找个活,出远门不方便,他嫌挣不下钱。

地上蹲着四个空酒瓶,一个躺着,瓶口流出了酒水,地上湿了一坨。真像一具尸体,嘴里流着血。院子里有人咳嗽,咳嗽声在低矮的楼房间回荡,回荡。南城根多安静,这是周末的午后,阳光如漆,均匀的涂抹在这块地方。有人上街,有人做梦,有人抱着别人的女人睡觉。空空的南城根,没有人知道我和安海的谈话,像湿漉漉的羊鞭,抽打着午后的空气。

安海和我碰杯。他酒量差,白酒二两,啤酒两瓶,多了就吐。我们不划拳,不挖坑,有一搭没一搭喝,我常说安海你酒量真怂,不像男人。安海说男不男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说我不好那一口。

今天,安海喝了两瓶半,竟然没醉。安海爸前一阵刚走,晚上六点多的火车,他要送到车站,他爸说去一趟北道来回要六块钱,你省下吃一碗饭。然后自己背着他上初中时背过的那个烂书包,佝偻着腰,走了。安海说看着灰扑扑的老人从南城根消失的那一刻,他心上,像钉子扎,难过的流血啊。

家里的地呢?

全撂了,啥也不种了,牲口也卖了,大门锁了,人走光了。安海用牙齿吃力的撬开了一瓶啤酒,给我们添上。他捏着瓶盖在手背上摁,使劲的摁,直到他长满酒窝的厚手背落满了红色的锯齿型的印痕。安海的表情都点木。

安海妈常年在天津打工,有时当保姆,有时食堂洗碗。有时候没活,一连十天在人力市场啃着干饼等活干,一瓶一块钱的矿泉水也舍不得买。一年给家里寄来一万多,已经有四五年了,年年如此,有时过年也不回来,家里留着他爸看家、务农。到年三十,她才急急忙忙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就挂了。安海给祖先烧香,听到电话,眼泪打湿了刚点着的火柴。

我妈又两年没回来了,一想,连人的模样都模模糊糊。安海呆呆的坐着,忘了喝酒。王选,你说父母养我们有啥用?打小拉扯大,受尽了罪,到老了,还要出门打工、伺候别人,我觉得我在作孽。

我刚要说话。房东在窗口喊,安海,电费,92元5。安海应了一声,从衣兜里翻出了一堆皱巴巴的钱,数了半天,91元。还不够,给1元5。我找了1元5,给了他。

安海出去给钱,脚步有点乱。房东问,你爸走哪了?北京打工去了。房东拉的很长的嗷了一声。上楼了。

地上放着七个空酒瓶,瓶口张着,像死不瞑目的眼睛。安海忘了碰杯,一抬头,独自把一杯啤酒灌了,纸杯子捏成了一团。

安海醉了。醉了的安海多像倒地的酒瓶子,嘴角挂着白沫子。此刻,南城根多安静,静的可以听见安海的心跳。跳着,跳着,像泡沫一样,就破。

哈尔滨医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有哪些郑州哪里看癫痫比较好?山南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