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菊韵】带着爱人去登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42:14

不经意间,坚持户外运动已七年,从最初的公园里慢走、快走,到骑单车上下班、四处骑游,再到慢跑、快跑、马拉松,还有户外爬山、野游;身体也经历了从虚胖、羸弱、多病,到标准、健康、强悍的华丽转身;心情更是从慵懒、颓废、茫然中彻底走出来,平静如水却蕴含着如火的力量……

而这一切的改变,除了自己意志的坚定与韧劲外,与另一个人的付出,有着莫大的关系,这个人就是我相濡以沫二十余载的爱人。当初,我差点被一纸体检书击垮的时候,是她帮我买了自行车,毅然决然地鼓励我坚持锻炼;早晨我贪恋被窝时,是她掀了我的被子,“逼”着我去晨跑;多少个傍晚,又是她陪着我去公园散步、去广场走圈;骑车远行时,她给我泡枸杞蜂蜜水,给我背包里塞糖果、零食,提醒我注意安全……当我疲惫不堪的回到家时,热菜热饭上桌,洗澡的热水备好,等我吃饱洗净倒在沙发看电视时,一身散发出汗臭味的衣服、鞋袜,还有脏污的自行车,又够她忙活个把小时……

可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她做的这些,我理所当然地享受,觉得老婆照顾老公天经地义,没什么好感恩的。于是,追求梦想中的“诗与远方”,而逐渐忽视了她的存在、她的所思所想……

几年时间里,我带着一群伙伴,骑遍黄石周边的山山水水,体验身体在地狱,眼睛上天堂的心灵感悟,享受汗流浃背、心跳加速、酣畅淋漓的快感,仿佛逃离了尘世的喧嚣与烦扰,彻底给心情放了假;喜欢冲击通向山顶的坡道,想的是如何超越队友、超越自己,体味登顶后一览众山小的惬意与豪情。把“看最美的风景,走最长的路”当成人生新的坐标,却想不起自己还有个家,还有个人为自己是否吃饱穿暖、是否遭遇日晒雨淋而牵肠挂肚,想不起有个人为自己的冒险行为而担惊受怕!

回到家后,不是想着陪爱人说说话、讲讲见闻趣事,沟通一下感情,也没想着分担一下妻子手中的家务、尽一尽做丈夫的责任。坐下来第一件事,开手机进群,问问队友是否都安全到家;再就是传照片上网、写心得,发微信公众号,又分享朋友圈和微信群、QQ群,四处嘚瑟;忙完这些,又开始谋划下一次骑行,打听路况、坡度,拟定日程,制作路书,再发布公告,收集报名信息,安排食宿、车票等等,几乎把骑行当成一项事业。忘记自己只是个业余骑行爱好者,承担不起难以预料的安全风险;忘记自己的经济并不算宽裕,还需努力工作挣钱养家……

直到有一天,她发了一条短信给我:“我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做人好失败,明明知道你将要面临深渊,却没能力把你拉回来,我感觉到了源自内心的孤寂与无奈……”我猛然想到,当我做着公益骑行活动,为自己的义举感到自豪与开心的时候,她却为我悬着一颗心,组织骑行特别是大运动强度的拉练,毕竟是存在安全风险的,万一出事,我作为组织者,无论怎么说,责任是逃不掉的。

想想自己历次组织的活动,哪一次敢说一点漏洞一点隐患都没有?没出事只是运气好罢了。自己带队伍已然三年,也算是尽了一个老骑友的义务,该奉献、该努力、该吃苦受累的事,做了也就做了,绝不后悔,是时候急流勇退,回归家庭回归正常生活了!

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一千年的修炼才修得同床共枕眠!”家是一份拥有,更是一份责任。回归家庭,并不意味着运动生活的终结,毕竟多年坚持运动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我需要做的只是换一种方式而已。我一个人的身体健康固然好,但一家人都健康快乐起来,那才是最惬意的事。于是,我又像当年组织骑行队一样,认真地策划我家的运动健康计划,说是全家,其实也就我和妻子俩人,女儿在外地上大学。从今年春天开始,按照先易后难的原则,每周末外出登山一次,一次10-20公里山路,不进成熟景区,专走山脊小道,感受不一样的山中美景。

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时,她的眼中闪动着激动的泪花。我又忙着置办两个人的户外装备,防晒衣、防晒帽、登山鞋、手杖、手套、创可贴、小刀等等一应俱全。说走就走,我俩的第一次登山行动,是从老下陆的登山步道上山,沿黄荆山山脊徒步到大草甸。

那是今年三月初的一个早晨,她非常兴奋,临行前买了很多零食和水让我背着,那条路坡度比较缓,我俩说说笑笑没费多大气力就到了山顶,由于是她第一次登山,我有意识地放慢脚步,走走停停,吃零食,拍照片,不知不觉翻过几个小山头,我问她累不累,她说这点路算什么,原来登山没有想象的那样辛苦啊!让我们始料未及的是,登山步道修到观音洞附近戛然而止,我只好带着她在密林中穿行,一会儿爬坡上坎,一会儿钻进荆棘丛中,搞得我俩全身是汗,头上、衣服上挂满刺球和草叶,好不容易走到李家坊隧道口一侧山体附近,却没有找到下山的小路。只好根据经验,沿一条干涸的溪流水线下山,这是一条不是路的路,沟壑纵横,乱石林立,荆棘藤条茅草丛生,有的地方是深达一米多、角度几乎垂直的陡坎,先是我撅着屁股、小心翼翼爬下去,然后在下边接她;有的地方很湿很滑,我俩就各抓住手杖一头,相互拉扯着、照应着往前走,到下午两点,总算下到山底,我问她感觉如何?她说:累着惊悚着快乐着!

那以后,除了下雨或35度以上高温,我俩几乎每周末都要翻爬一座山,黄石地区的月亮山、大众山、尖林山、东方山、七峰山、黄坪山、筠山、父子山等等都留下了我俩的足迹,照片拍到手软,欢笑播撒一路,我俩的情感犹如老树发新枝,更甘更醇。

癫痫病医院甘肃哪家好武汉哪里有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成年人癫痫病能治愈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