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雀巢·脊梁】父亲和东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40:38
无破坏:无 阅读:1650发表时间:2016-07-24 14:57:43 十堰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摘要:我坚定不疑地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她能领导我们走向繁荣富强!我更坚定不疑地相信:共产党人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坚强勇士,中华民族因之而崛起,他们才是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我的父亲李树德,是一位经历过战火考验的老军人;东,是我青梅竹马的丈夫。   靠山坡的小路被雨水冲刷,泥土被冲走后留下的小石子很硌脚,小路窄窄地紧靠石涯边,下雨后很泥泞。   东拿着小镐把小路右边的土包刨开,泥土很硬,他弯着腰使劲地刨着,再用锹把刨下来的泥土弄平,又上附近的洼地里搬来红砖,他又刨又挪来来回回不停地忙着,额头鬓角挂满晶莹的汗珠。   我赶到时东已经完成了小路改造的工作,拓宽的路呈石阶状,上面整齐地铺着一块块红砖。这样,上下班的矿工和来往的家属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我急忙跑回家,端来了水拿来了毛巾,东直起腰喝着水,用毛巾擦着汗,笑着,露出了漂亮的一对小虎牙。   东的笑容甜甜地,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思维在飞速地运转,眼前的一幕是那么地熟悉,像电影里的重播回放,在那里见过呢?   往日情景再现,令我不由地想起了从前,想起了我的父亲李树德。   我的娘家在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煤矿大半道,我家居住的商业科公房在山脚下,雨季的时候就会有水患。   父亲每年雨季前就会早早地把公房上面的道路靠边处挑起一道深沟,这样雨水就会顺着沟流走,整个商业科公房就不会被淹。   我看到父亲弯腰用锹挖着用腿顶着把泥巴费力地扣在坝上,额头鬓角挂满晶莹的汗珠,就会飞快地跑回家给父亲端来水拿来毛巾,父亲直起腰喝着水,甜甜地笑着,用毛巾擦着汗。   父亲时任鸡西市滴道区大百货商店书记,他诚实善良,工作勤勤恳恳,而这性格的形成与他不平凡的经历有关。   父亲李树德出生在辽宁省锦州喇嘛村一个穷苦家庭,小时候给地主放牛,当小半拉子,幼年的父亲吃的是糠菜团子和玉米面糊糊,穿的是补钉压补钉的衣服,严冬漫长的寒夜,没有被子盖,只好拣些破麻袋片遮体,一家人挤在一起冻得直哆嗦。   一九四二年大年初三,父亲举家出来要饭,后在吉林省伊通县孔家店大队落了脚,为了能吃饱饭,十七岁的他参加了东北民主联军。   父亲参加的部队是新四军三师直属侦察队扩编的西满军区骑兵团第十九团,他被编入一营三连二班。   父亲当兵,正值抗日战争结束,国共两党激烈斗争处于胶着状态之时,在中国共产党的培养和教育下,父亲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穷小子,迅速成长为一名勇敢杀敌的解放军战士,先后参加了三次解放四平的战斗,一九四七年东北秋、冬季攻势,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他和他的战友们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父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明白了人活着不能只是为了吃饱饭,知道了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为了全天下劳苦大众都解放而战斗是有意义的,他学会了唱“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这首歌,心中明确了方向,思想有了向往。   一九四八年十月十四日,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城进行总攻,父亲所在的七纵队二十师五十八团担任左翼突击队,战士们奋勇杀敌,冒着枪林弹雨冲锋向前,呐喊声响彻阵地,战友们说:“我们情愿让自己炮弹打死,也不愿被敌人炮弹打死。”   战斗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一枚炮弹皮嵌进了父亲的胳膊,鲜血直流,父亲当即昏迷了过去,被救护队抬到了纵队野战医院余积屯。战友们都以为父亲的胳膊被打断了,再也回不来了原部队了,可是父亲七天后就回到了部队,继续跟战友们并肩战斗,但大家并不知道的是,由于当时伤员太多了,军医只顾救治重伤员,父亲的伤只是做了简单处理,胳膊里边的弹片并没有取出。   胳膊上带着弹片的父亲跟随东北野战军告别了家乡,秘密入关,解放天津。马蹄踏碎冰雪,车轮碾压大地,百万人马日夜兼程的脚步,和着风声汇成一股巨大的声响。   从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起,东北野战军参加攻津作战各部队奉命向天津集结,一九四九年一月上旬先后到达指定位置,完成对天津的战役包围。   天津战役是一场异常艰巨的作战,拿下天津困难很多。但是,东北野战军没有被困难吓倒,全体指战员以高昂的斗志和坚强的决心投入这场他们还没有经历过的最大的一次攻坚战。战友们决心解放天津城,打好入关第一仗!   参加突破民权门战斗的东面主攻部队就是父亲所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四军一三一师三九一团,父亲认真地听着指导员的讲话:“胜利的信心和勇气是连在一起的,缺乏信心,谈不上革命的勇气,我们要的是有信心的勇气。你们这个班有什么胜利的条件,胜利建立在这个条件上,这就是,信心、勇气加灵活机动和熟练的战术动作,才等于胜利。三班的决心大,很好。”   后来,三班挖交通壕、战术准备都非常认真,想了很多克服困难的办法,在战斗中,他们只有一人负伤。当时,年仅十九岁的父亲就在三班,负伤的战友叫姚永孝,三班的事迹被著名作家林可行写进《决战天津》一书中。   胳膊上带着弹片的父亲在全国解放后在广州地区剿匪,一九五三年随新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军北上辽宁庄和县大板桥,一九五三年五月二日五十四军入朝鲜,进至平壤附近地区,接替第三十九军防务,担负西海岸抗敌登陆及平壤地区反空降作战任务。六月下旬,又奉命由西海岸开赴金城前线,配属第二十兵团参加夏季反击战役。一九五三年七月十三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最后一次战役—-金城战役打响,五十四军一三四师集结于洗浦里,为兵团预备队。当时父亲在五十四军一三四师三九一团二营四连二排任排长。   在父亲当兵期间,爷爷奶奶相继去世,他们的后事都是国家出钱买了棺材并进行安葬。家里也作为军属受到了政府的关心,年幼的弟妹得以照顾,还分到了房子和田地。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中国共产党却替父亲尽了孝道,解除了父亲的后顾之忧。这使得父亲的心里很温暖,对中国共产党充满了感激,他觉得党很贴心,离自己的距离很近。共产党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寸草心,怎样报得三春晖呢?父亲能做的只有更奋勇杀敌,来报答党的知遇之恩。   一九五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举行授衔仪式,父亲被授以正连级军衔。   一九五七年,父亲从朝鲜回国,在河北省昌黎县五十四军八十四速成中学学校学习并结识了我的母亲,二十七岁的父亲结了婚。   一九五八年,父亲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和战友们一起转业到黑龙江省密山县八五七农场,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著名的十万军官集体转业开垦北大荒。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银装素裹的北大荒分外妖娆。   当时的条件非常艰苦,父辈们住的是几十米长的大炕,房子四面透风,天寒地冻,连暖水瓶都结了冰。   经历了枪林弹雨的洗礼,战友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做起农活就不那么顺手了。父亲打锦州时负伤,胳膊上还有弹片没有取出,拉犁时动作幅度大些就会疼;彭元锋在三战四平时左手被弹片炸伤,割草时拢不住草;伤在腰腿部的锄草拉犁弯腰蹲下都很吃力。   但父亲和战友们克服了这些常人想像不到的困难,及时地把农场原有能种的地全部都种完了,大家看着绿油油的小苗就像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喜爱,一个全新盎然的北大荒正在日新月异地建设起来。   从秦汉王朝到东北解放前,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曾试图开拓北大荒,都想征服这块沃土;当年的日本侵略者,还在北大荒组建开拓团和拓殖公司,以武力驱使中国劳工修筑铁路、公路、水利工程,甚至制定了二十年内向我北大荒移民五百万人的侵略计划,妄图实行移民垦殖。   在中国共产党之前,历史上所有的开拓者,立足未稳就被北大荒的风雪和严寒吞没了!   人们断言:没有天神下界、巨星临凡,没有天精地力、鬼斧神工,谁也不能改变北大荒的容颜!   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天神终于下界,巨星居然临凡,天精地力大显神威,鬼斧神工横空出世,开拓北大荒真正从梦想变成了现实。   伟大领袖毛主席总结的最为精辟:“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一九五九年父亲被调入黑龙江省鸡西市滴道区商业科,先做区团支部书记一职,又相继在滴道大百货商店、药材商店、河北商店、木材站等单位担任商店党支部书记一职。   从小父亲就教我们唱红歌:“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呼呀嗨哟,哪里人民得解放!”;我和同学们都喜欢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雨露滋润禾苗壮,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革命群众离不开共产党,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   有一次,打更工人老魏头急病住了医院,因病情危急需要输B型血,父亲赶到后立刻挽起袖子说:“输我的,我是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呢B型血。”鲜红的血液输入了老魏头的身体,老魏头得救了。   醒来后的老魏头看到父亲,激动地流下了热泪,他拉着父亲的手,哽咽着对父亲说:“李书记,谢谢你,我知道你当过兵,是共产党的人,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带红色五角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又一次救了我,我的命就是共产党给的,我是真的从心里感谢共产党,共产党就是人民的大救星啊!”   原来,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长约五个月之久的长春围困战时,老魏头被围在长春城里,当饿得奄奄一息的老魏头逃出长春城时,军帽上镶有红色五角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给他端来了热乎乎的粥,老魏头和数万饥民活了下来,这和长春城内的国民党军守军实行“杀民养兵”的政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父亲和东的父亲李宗俊是生死战友,他们共同在抗击敌人的战场上浴血奋战,又一起转业到最艰苦的北大荒。我们两家由此结缘,一直来往不断,我和东青梅竹马,我俩在一九八五年结婚。   东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受着良好的教育,中学毕业后,东学会了做木工活,后来又接了公公的班,做了煤矿工人。   东从一名普通的绞车工做起,先上哈尔滨学习了煤矿制图,又在技术科学习井巷测量和煤矿地质,他虚心向老师傅请教,多看书,查阅资料,不仅学会了使用光学经纬仪和电子经纬仪还有全站仪进行换算坐标,还掌握了在遇到在大小断层纵横交错又没有地质资料时根据揭露的岩性跟煤层顶底板岩性对比等多种方法综合分析判断找煤的方法,后又上了成人大专,考取了煤矿采矿技术大专证。   多年以来,东在煤矿做技术工程师一职,负责煤矿的采煤与掘进技术指导和打钻及防治水工作。   煤矿工作,安全第一。东耐心细致地给工人讲解安全知识,下井亲自督促指导采煤和掘进作业,教会工人遇到突发情况时怎样采取最有效的措施来保护生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东不仅工作努力、诚实乐观,还特别孝顺父母,隔些日子他就会去看婆婆家的柴火够不够烧,还有什么地方需要照料;他平时话语不多,不太善于表达情感,但他的勤劳善良为大家所共识,同时也给孩子做出了很好的表率。   在我的周围,有许多像东一样各行各业的普通劳动者,他们之中或是老师,或者是矿工,或者是司机,或者是清洁工,或者是农民,他们的尽职尽责兢兢业业使得社会井然有序,家庭和谐,祖国日益富强。   当年,幼稚的我不理解父亲为什么乐于做辛苦劳累而不计报酬的事;现在,面对宽宽的石阶,看着东甜甜的笑脸,想着矿工和家属们再不必担心路窄路滑摔下石涯,答案已经在心中明了。   父亲和东的交集是:东和父亲一样,是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在他们的心中都有一个崇高而伟大的理想,那就是让全中国老百姓都过上平安幸福的生活。因为,他们都曾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下庄严宣过誓:要为祖国的解放而奋斗,为民族的富强而努力!   我了解了:曾经,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有无数像父亲这样的共产党人不怕牺牲、前仆后继,捍卫了民族的尊严!   我知道了:现在,祖国富强的和平时期,有无数像东这样的共产党人不怕艰难、认真努力,为人民的安康埋头苦干默默奉湖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在哪献,唱响了一曲曲英雄的赞歌!   我坚定不疑地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她能领导我们走向繁荣富强!我更坚定不疑地相信:共产党人都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坚强勇士,中华民族因之而崛起,他们才是中华民族不屈的脊梁!   让我们把那首震奋人心的歌曲永远昂扬地唱起: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都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千秋万代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我们万众一心高举毛泽东旗帜,前进,前进!      共 479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