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丁香. 祝福祖国】爱的谎言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3:30:01
破坏: 阅读:1650发表时间:2018-12-19 13:02:56
摘要:面对疾病,姐夫一家,团结一致,共同应对,可敬可佩。


   发现自己是肺癌晚期之后,姐夫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还能活过这个冬天?
   我说:能,不只是一个冬天,是更多个冬天。
   “要是能让我再多活几年就好了?再过几年,我们手头里就多了一些钱,回家来把老家东屋翻盖成二层小楼,院子向南扩五米。那时,你姐就回家带孙子,不要再跟着我到处去漂泊受罪了。”看着医院纯白的天花板,老半天,我都没能说一句话。“你姐知道我得这倒霉病吗?可不能告诉她。”“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姐?”“那就别告诉她,她知道了一定比我还难受。”“如果她看出来怎么办?她是不是要怪我?”“没事的,我会高兴给她看,我会比平常表现得更要好,让她看不出来我是病着的。”我答应了姐夫,我真地希望他能笑着活下去,活好每一天,活得好好的。这是第一次化疗时,我和姐夫的一次对话。
   十月二十八日,姐从扬州打电话回来,告诉我说姐夫这段日子身体不大舒服。我说赶紧回来检查,病是不能耽搁的,更不能等。第二天,他黄冈的羊癫疯医院那家便宜们就赶了回来。
   第三天一大早,我就带着他们走进了县第一人名医院。我想他们是害怕了,话一直很少。走在医院的廊道里,显得非常地疲惫和紧张。这种紧张,是我从前一直都没有看见过的。哪儿不舒服?医生问。脊椎,食管,还有胃。多长时间了?有一段时间了。一段时间是多长,三两年了吧。为什么不早检查?感觉不会有多大问题。病都是这样积攒下来的,有问题了差不多都是大问题。医生懒洋洋地说。先到二楼查个肝功,再做个心电图,然后再去三楼做个胃镜。一个上午就这样排着队,等候诊等检查等结果。医院里的时光真是难熬,一个上午,姐和姐夫走不安坐不宁的,我心里也甚是急躁。那个时候确是害怕,害怕姐夫真会查出点什么病来。要是查出病来了,姐该怎么过,孩子们该怎么过?姐才五十岁啊!刚刚到过好日子的时候。
   每出来一个结果,我就急忙拿着片子去给医生看。姐夫紧跟着不放,唯恐我要隐瞒了他什么似的。医生说,没多大问题,只是胃部有些糜烂,食管有些炎症,脊柱有些突出……辛辣的东西不要吃,多注意休息。听说没有多大问题,姐和姐夫才见阳光般的笑脸。我说没多大病吧,你非要回来查查查,姐夫高兴着埋怨姐。我说,这一趟回来不容易,顺便再查查肺,查查肝,做个全身CT,这样在外边大家都放了心。说什么姐夫都不愿意,又不咳嗽,又不胸闷,偶尔头疼那只是脊椎神经引起的小问题。拗不过,拿点药,下午大家便高兴着离开。
   我说姐,别再出去拼命了。孩子都大了,也该享享福了。哪里能闲着,闲着也难受,这辈子就是吃苦的命。姐的话,让我听了心一阵酸。姐和姐夫,十几年前就去外地四处打工。开始在工地给人家打个下手,后来捡拾了一气破烂。近几年,日子过好了些,姐夫偏偏要生病。
   回家不到三天,姐夫就打电话来,告诉我喉咙不再能说出话,食管和胃也都不大舒服。第二天,我就和姐夫一起去了市医院。当天医生便让住下来,要我们等结果。结果出来后,我吓了一跳,姐夫肺癌晚期。我装着很镇定的样子,但无论怎样镇定都无法还原成自我,因为心里不答应。我给医生布下一个局,在姐和姐夫面前多说些安慰的话。姐夫问,片子怎么说?没事,是神经压迫喉咙,医生还要做详细检石家庄市专业的儿童癫痫医院查。我跟姐说,住院检查能报销,不妨让姐夫住下来多做几项检查,什么病没有不是更好。姐同意了,姐夫似乎不太同意。我说,钱又不是一天挣得,出来一趟权当旅旅游,散散心。你看城里人,哪一年不都要体检一次。关键是,住院体检能少花很多钱。一番胡言乱语,才让姐夫住下来。
   那一晚,我一宿都没合眼,也想了很多。我打电话把远在蒙古的外甥和外甥女招回来,给他们也先布了一个局。让他们即时给姐打个电话,说那边太寒冷,活干不了,最近一两天要回老家玩几天。姐和姐夫没有疑心,也希望他们回到身边来。我告诉孩子们说,要哭就在外边哭个够,回来后谁都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来。孩子们很懂事,也很听话,回来之后都能强忍着听从我的安排。
   咽喉科的病房里,不时能够传出姐和姐夫逗耍外孙子的笑声。周三下午,医生安排预约做一个全身ECT,要查一下癌细胞是不是扩散和转移。那一次最为紧张,因为检查室里贴满了各种肿瘤预防和治疗的宣传画报。特别是肺癌图片,尤显碍眼。姐夫说,这几年得这些病的人真是太多,得上了就跑不了一个。我说,哪有你说得那样严重,医学条件发达了,好多癌症都是能够手术治愈的。我半开玩笑说,你整天钻在钱眼里,也得多看看报纸和电视上的新闻。你没听说,癌症现在已不再是疑难杂症,科学家们都研究出来了治疗癌症的最佳方法。姐夫高抬着沙哑的嗓子,在姐和孩子面努力装出一副乐观。姐不识字,看着别人乐观,她也乐观。近四个小时的观察和等待,姐夫出来后,我们才敢长长地舒一口气。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特意带他们进了医院附近一家小饭馆。点了冬瓜排骨、羊肉白菜、小鸡蘑菇、小鱼豆腐等几样似乎有营养的菜肴,一家人在一起算是吃了一顿大餐。这是姐和姐夫,好多年从没有吃过的奢侈。姐说,纯粹是瞎浪费,这得糟蹋多少钱?我顺便开导姐,挣钱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改善生活吗?你不吃好喝好,身体怎么能好?身体不好了,又怎么挣钱?四十多分钟的餐饮时间,我举了好多个这方面开心生活的例子,希望他们能通过这顿饭有所启示。姐点头,姐夫也点头。话虽是这样说,可我仍觉得每句话似乎都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姐问,这个周末能回家吗?我说,就怕不能。医生说他们这里的机器不如第四医院的先进,下个礼拜我想带姐夫到四院去查查,看看到底是哪根神经压倒了喉咙?我笑着说。查什么查,医生都说了没什么大问题?不是说二院不好,是因为我害怕姐夫知道。从七楼的咽喉科转到十一楼的肿瘤科,怕这一转会让姐夫发现。隐瞒姐夫的病情,是当时最大一个愿想。找了熟人,与周五下午,我们就一起转到了第四人民医院呼吸科。转到四院呼吸科后,我除了跟医生们交代一番外,还特意安慰了姐和姐夫,说这里是专门治疗嗓子沙哑呼吸问题的。我的话,他们似乎很相信。
   两天后,要做穿刺检查。只有确诊是肺癌中的那个部位的癌后,才能决定能不能够手术?周一穿刺,周五下午才得之消息。医生说,癌已到了晚期,且又是在肺的上部,离主动脉太贴近不能手术。原以为手术之后能活个十年八年,可惜不能。这又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专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和孩子们心里一阵阵悲凉。一个熟悉的医生跟我说,多开一些药回家去挂水,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姐问,查那么多道道,没有什么要紧的吧!我说,姐夫能吃能喝,能有什么问题?来一趟多不容易,喉咙还得治,治不好多闷人,再输几天水就回家了。姐似乎没感到事态多严重,老是埋怨医院的无能,连个嗓子发炎都治不好。那几日,我心里很矛盾。不告诉姐,怕姐以后责怪我。告诉,又怕她受不了。考虑几日之后,我还是想把姐夫的病情告诉姐。我想让姐夫在有生之年,他们能好好地再活一回。我把姐喊到楼下,小声跟她说姐夫这次病得不轻,需要再多住几天院。姐说,不是癌吧。我没说话,泪止不住地涌出。姐躲在楼下哭了一个晚上。我劝姐,回病房,不能在姐夫面前表现出一点来。这个病关键是心态,心态好了,营养跟得上,十年八年、三五年都没有问题。姐哭着说,不能让他知道,他性子急,我会忍着,我会高兴给他看,让他多活一天是一天。半夜回,姐夫已经熟睡。姐这一夜,怕是比十年都要漫长。
   第二天,姐高兴,姐夫似乎也高兴,高兴的都是那么不自然。
   周末,我去看姐夫。趁屋里没人,姐夫压低声音对我说,要是检查出什么来,别告诉你姐,也别忙给孩子们说。我握住姐夫的手,示意地点下头。我说,姐夫你得挺住,你倒了,这个家就倒了。活着是生命对你的要求,而不是你对自己的要求。生命要求你活下去,要求你承担这样那样的责任。沉闷之后,我的眼里溢满了泪。
   吃饭的时候,姐努力吃,姐夫也努力吃,并且相互地安慰和关照,看似什么都没发生。我看在眼里,却疼在心里。大家以为大家不知道,其实大家都知道。
   打过几天吊针后(化疗),姐、姐夫和孩子们一起都回了家。
   看着他们一家子似乎高高兴兴的样子,我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然而一想起他们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情景时,我心里似流淌着一种安慰。但愿这种用爱的谎言布下的局,能陪伴他们走得更远。
   活着是生命对你的要求,而不是你对自己的要求。生命要求你活下去,要求你承担这样那样的责任。坐在电脑前,一遍遍研读着作家余华这句话,心底絮翻澜涌。在姐夫最后生命里,我不知道自己设的这个局是对还是错?
  

共 333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