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江南】喜欢你 只要一点点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39:58
【江南】喜欢你 只要一点点(小说) (1)
  
   诗琪就要结婚了,这是她梦寐了很久的。
   诗琪有一双好看的大武汉儿童羊癫疯医院那家最好眼睛,每次和人说话的时候,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就好像是电视里的洋娃娃一样。可是她的脾气却和自己的长相似乎有所不符,她性子不好,妈妈常常担心她嫁了人以后会因为这个而吃亏,所以一心就要找一个可靠的人来疼自己的女儿。
   他,不是诗琪最喜欢的男人,却是妈妈为自己物色的最好人选。认识他是因为了亲戚的介绍,因为诗琪是一个像诗一样的女孩子,她一直在寻寻觅觅着一个琼瑶故事里的男主人公,渴望着有某一天的某一个街角会有一个传奇而动人的故事上演。然而,当日子像流水一样去了又去的时候,诗琪变成了妈妈的一个难题,妈妈开始逢人便说,四处托人给诗琪介绍对象。
   诗琪常常会怪怨妈妈把她当做商品一样的兜售,甚至生起气来便说妈妈就差给她明码标价了,可是妈妈有妈妈的打算,她根本就不会管女儿那一套。她总对诗琪说:“妈想给你好好找个可靠的人家,这是一辈子的事儿,可不能步了你哥的后尘,当初我病得那么严重才着了急,结果害得你哥现在一辈子不幸福”说着说着,眼泪就又要落下来了,每次听到这样的话,诗琪便不再作声,心想就随了妈妈吧,天下的父母哪有不爱孩子的?
   诗琪的身边也不乏有很多的追求者,可是她就是怎么也看不上,她喜欢的男人可以不是很帅,却绝对要顺眼,耐看;可以不是很有钱,可一定要能给得起她一个安暧的家;可以没有太过高大的身躯,可一定要有一副宽宽的肩膀让她在需要的时候去靠,而最重要的是她喜欢一个有着浪漫情调的男人。
   过尽千帆,始终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进诗琪那颗自己也有点弄不明白的心了。直到后来那个让人有点怕又有点生厌的嫂子咄咄逼人,每一天都会让诗琪芒刺在背一样。于是诗琪开始想着就找一个好人让自己嫁了吧,就算她不是很爱他,只要他爱着自己就行了,她真的好渴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渴望有一个人能把她搂在怀里听她诉说着那长长的心事。
   很久后的一天,当妈妈托一个亲戚把他带来的时候,她甚至不敢去抬眼看他,她讨厌这样的见面,说不出的讨厌,可是看着妈妈的喜笑颜开,她就知道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要成了。
   妈妈喜滋滋把诗琪拉到一边悄悄问她:“琪啊,怎么样?你看这孩子好不好?”,诗琪不停地拉扯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有些害羞,她说我根本没敢多看他,只是偷偷瞅了一眼感觉长得倒挺帅。其实诗琪别的倒没有多注意,只是喜欢上了他那副宽宽的肩膀,让人无形中就有了一种安全的感觉。
  
   (2)
  
   他也是一个普通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可以说和诗琪应当是门当户对的。
   他叫安以凡,比诗琪小了一岁,刚从学校毕业没有几年,像城市里所有忙忙碌碌的人一样,他也是一名小小的打工者。
   见到诗琪的时候,他便动了心,那娇羞的样子,还有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足可以让他喜欢不已。于是在他的眼里诗琪的一切都充满了灵性,就像天上洁白的云彩?哦,不,像是一朵清莲?也不是啊,她有清莲的雅致,却总又在在她的眸间读到一种跃动的活力。是她了,就是她,安以凡认定了这个像诗一样的女孩子。
   接下来的相处,安以凡甚至是每一天怀湍着激动的,连睡梦中都要发出几声莫名的笑。他喜欢诗琪说出的每一句话,“你那小嘴里怎么能说出这么动听的话来?”“我不觉得啊。”每到这时,诗琪总是浅浅一笑。有些不在意的样子,因为她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说话倒成了一种被别人推崇的美丽了。
   “你知道吗?我喜欢听你说话,总感觉你说出的话就那么入我的心,有时候我想到而说不出来的,你就那么轻易的就表达出来了,而且每一句都说得合情合理。”安以凡从背后把诗琪紧紧抱着,下巴蹭在她的肩上。诗琪猛地转过脸来,“以凡,你能一辈子对我好吗?我有很多很多的缺点,我不求跟着你大富大贵,只要有一个人疼着我一辈子,包容我,理解我就够了。”
   每到这个时候,以凡总是把这个娇小而惹人怜爱的女孩搂回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抚摸着她长长的秀发,“琪,遇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说不出我到底喜欢你哪里,只就是有一种感觉想要和你生活一辈子,看到你,我就再也舍不得离开了。”
   安以凡不是一个能言会说的男孩子,可却让诗琪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3)
  
   终于要结婚了,尽管安以凡的父亲开始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可是以凡却截钉截铁地说:“诗琪,我一定要娶,我娶定了她。”
   曾经的安以凡被家里安武汉的治癫痫的好医院排了一桩婚事,后因终是无法喜欢上对方,以凡便用尽了各样的方法将这门亲事推了去,那一切是出乎父母意料的,因为平时大家眼里的以凡是一个本分听话的孩子,可没有想到在那件事情上是那么地叛逆。
   红红的嫁衣穿上了,在一片热闹中诗琪成了安以凡的新娘,从此,就要一起在平平淡淡的日子里相濡以沫了,诗琪是激动的,以凡也是激动的。
   “老公,我今天心情不好,超级不好。”诗琪一脸懊恼。
   “走,我陪你出去走走。”安以凡刚下班,还没来得及歇一歇。
   “不要了,我也许过一会儿就好了,你才回来,也累了,就不出去了吧!”诗琪无奈地倚在床头,然后从一边拿起一个枕头放在腿上,顺势就把头埋了进去。
   “走吧,我的傻老婆,看到你不开心,我心里不舒服,走,咱少走一会儿散散心就回来。”安以凡连拉带拽,最后干脆把她抱下了床。
   以凡是宠着诗琪的,每次诗琪任性发脾气的时候,他总是默然不作声,等她气过了,便把她轻轻搂在怀里任她哭,任她骂,听她说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委屈。
   “你知道吗?你越不说话我越气。”诗琪泪眼涟涟不停地控诉着以凡。
   “嘿嘿,我的傻老婆,你发起火来那么怕人,我说什么你肯定也听不进去,索性我就让你把火全发完了,冷静些了再来。”以凡的脸上没有一点怪怨的样子。
   每到这个时候,诗琪就想起了当初妈妈对她说过的话,她终于明白妈妈为什么一定要千挑万选给自己找一个疼她的人了,都说知女莫如母,妈妈生怕自己女儿的任性会在别人家里挨打受气。
   妈妈是对的,安以凡是一个好男人,一个很爱诗琪的好男人。
  
   (4)
  
   “妈,诗琪怀孕了,有点口刁,害喜又害的厉害,医生说她身体不太好需要多加强营养。”以凡有点不好意思地和妈妈说着,眼睛不停在妈妈的脸色上搜索着信号,他怕妈妈说他太疼老婆了,因为周围很多人都这样私下议论着他了。
   “哦,那你看着办吧!也不能让你嫂子看着说闲话。”妈妈不冷不热说了这么一句。等到以凡回自己房间了的时候,她就对老伴说:“现在的年轻人真娇贵,以前我生他们几个孩子的时候,家里穷的什么也没有,也没需要什么营养不也都好好的生出来,长大了吗?”
   以凡的工资基本都是月月上缴给妈妈的,可妈妈那里不放话以凡就是想给诗琪买点什么也没有什么富裕的钱,以凡又不敢和诗琪说这些。
   “老婆,我现在每天上班也比较清闲,星期六日也休息,那样在家里呆着多无聊啊,要不我再找份工作吧!”安静的夜里,以凡躺在诗琪的身边,然后将诗琪搂到怀里,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
   “那不行,我们现在虽然赚得钱不算多,可也不愁吃穿啊,虽然和你爸妈在一起生活是有些不太顺心如意,可至少我们的日子也算平稳,我不希望你去再受那些累。”诗琪扭过身来,将头倚在以凡的胸里,她抚摸着以凡宽宽的胸膛,抚摸着他俊秀的脸宠,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老婆,你真好,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然后,以凡用滚热的唇狂热地吻着她,整整一片夜色便浸满了甜蜜的味道。
   最终,以凡没有听诗琪的话,他又找了一份很辛苦的工作,只为能在星期六日的时候去挣几个零花钱,只为能给诗琪买一些补品,能给她买一些爱吃的东西,以凡想要诗琪健健康康为自己生下一个可爱聪明的孩子。
   当然这一切是瞒着父母的,而诗琪也是极尽阻拦,诗琪也是一个懂道理,识大体的女人,她不能让以凡为了她而如此受累。
   “你放心吧,老婆,我就干一段时间,或许一个月就够了,我们悄悄攒一些钱等着给我们未来的孩子买好多好吃的。”以凡一脸憧憬地说着。
   就是这小小的快乐,小小的幸福让诗琪无法去阻拦以凡。
  
   (5)
  
   日子,波澜不惊地过着,诗琪知道安以凡是她值得托付一生的男子,他的好,无人能替代。
   一晃,她们迎来了结婚的第七个年头,而生活也发生了许多的变化,他们离开了父母自己买了房子过上了自己自由的小生活,聪明可爱的孩子也长大了。
   听很多的人说婚姻之中总会有“七年之痒”,诗琪却从没有当回事,她是要和安以凡好好过一辈子的,尽管她知道安以凡不是她梦里千回百转的恋人,却是一个疼着她,宠着她,可以一生一世永远爱她的人。
  
   (6)
  
   “以凡,今天晚上我们喝几杯吧!”安顿孩子睡下,诗琪坐在沙发上对着卧室里的以凡说着。
   “你胃不好,就别喝了。”以凡没有看诗琪,只是一直盯着窗子外面零散的星星。
   “不,我一定要喝,我想喝醉。”诗琪还是那么任性,霸道。
   夜,凉如水,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在推杯换盏间各自麻醉着自己,而谁也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要说些什么。
   “老公......我.....”眼泪有点不争气的样子,就借着几杯薄酒肆意的奔涌了下来,诗琪手里举着漂亮的玻璃杯,两片小小的绿叶衬托着一朵黄色的小花,清新,淡雅。这是她前年去超市的时候一眼就相中的,却一直不舍得拿出来用。她喜欢为家里添置这样那样的东西,总感觉那是一种无比的情趣。
   “什么也不要说,就喝酒吧!我们都痛快地醉一场吧!”以凡的眼里充满了无助,还有失落,更多的是他自己也道不明的情绪。
   那一晚,他们都醉了,她哭了,他也哭了,后来,他们紧紧抱在一起,手牵得紧紧的,睡着了......
  
   (7)
  
   其实,诗琪也没有想到,她会爱上以凡以外的男人,就因为那个男人给了她一个心动的梦,像极了少女时代那一场追了又追,却终不见的梦.
   那个梦的出现,让诗琪的心开始忐忑,也开始激动起来,这是许久许久被遗忘的一种感觉.
   也许,诗琪是想过抗拒的,可是又不忍心抗拒.毕竟,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着不同程度的龌龊,诗琪就是这样在心里无数次地骂着自己.
   她不能让以凡知道,这将是多么的不公平,又是多么地残忍.
   可是她也不能让自己这样的情感泛滥下去,她应该好好爱着,守着以凡才对的.
   每一天都是在愧疚与煎熬中走过,而每一天,又停不下对那个梦的执着.诗琪想她的人生算是完了,被自己的贪婪搞得一塌糊涂.
   诗琪尽着自己的能力去掩盖,可是,夫妻间的感觉就是那么微妙,以凡虽然不爱多说,可他无疑是聪明的.
   老婆的变化,以凡早看在眼里,可是他不能去说,也不知道如何去说,他在等着她回头.
   几年的相濡以沫,曾经一起打拼,曾经一起欢笑悲伤,也记得刚刚从母亲家里搬出来租着外面的房子,一家三口挤在小小的房子里,可诗琪并没有一句怨言,夫妻两人一起打拼着,辛苦着,却脸上总荡漾着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个时候多么的快乐啊.
   那个时候,他们甚至买不起一口新锅,还是从亲戚的家里借来一口,而那个锅和盖子根本不是一套,每次做饭的时候总怀疑饭菜因为盖不严实而有半生的嫌疑,但诗琪也总会开着玩笑说:"老公,我们的生活如此多姿,也只有你的老婆我才能做到如此美味的饭菜,别人想做都做不了。"
   想放衣服都没有多少的钱去奢侈的买一个柜子,诗琪就找来几个大而硬实的纸箱,一件一件的将衣服归纳分类,平平整整叠好放进去.还有碗筷,也就干干净净放在了纸箱里,家里有几个纸箱就可以充当许多的家具了,看着,也别有一番感觉.就是那么简陋可也被诗琪整理的有章有序,温馨而温暖.
   "老婆,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只要你对我好就够了,我早说过我不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子,不求跟着你大富大贵,只求我们安然自在。"
   "能娶上你是我一辈子的福份,大家都说你聪明能干,在我的眼里你的什么都优秀。"
   "得了吧,哪有你这么夸自己家老婆的?"
   "真的,在别人面前,你就是我的骄傲。"
   在以凡的眼里,诗琪虽然也有很多的缺点,可他就是喜欢的不能,总是会感觉诗琪的身上时时散发着无穷的魅力,郑州癫痫病快速治疗药让他欲罢不能,很多年了,依然没有变。
  
   (8)
  
   以凡的心很疼,很疼,就好像有人用一把尖尖的刀在他的心上豁开了一道口子,可他看着鲜血不停不停地流着,却双手好像又被什么捆绑着了一样的不能动弹。
   好几次,以凡有着不可阻挡的冲动,浑身的血液像要被一阵一阵无名的怒火充斥着,那么渴望着一种暴发,渴望着,渴望着冲破血管,哪怕自己被震得粉碎,他的那颗心像要被吞噬掉了一样。

共 595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