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梧桐】天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8:44:14
一、   夕阳西下,落日把最后一抹余晖洒向深秋的大地。晚霞如火,染红了天空,染红了远山,也染红了静静流淌的蚂蚁河。   在一栋尚未竣工的楼房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天旺蜷缩着身子躺在一张用“盒子板”临时搭成的地铺上。瑟瑟秋风从还没有安装门窗的洞口涌进,尽管盖着厚厚的棉被,可他仍然觉得寒风透骨,身体不停地打着寒颤。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了,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到,饥饿让他昏昏欲睡,但是头部炸裂般的疼痛又让他无法睡得踏实。他闭着眼睛,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前天傍晚发生在工地那恐怖一幕......   那天收工以后,工人们正在吃晚饭,因为是周末,很多工友都凑在一起喝酒聊天、侃大山。突然,一辆面包车裹挟着滚滚烟尘冲进工地大门,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从车上跳下来十几个身穿迷彩服、戴着口罩、手持棍棒的人,他们一句话也没说,直奔那些正在吃饭的工人们,不由分说举棒就打。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毫无思想准备的工人们都被吓懵了,一个个张着嘴巴呆呆地看着,直到棍棒向他们挥来时才如梦方醒,纷纷起身四散逃命。有两个上了点年纪的老工人坐在那没动,顷刻间就被这伙歹徒打倒在地,殷红的血从他们的头上、脸上流淌下来。这伙人凶残无比,不仅见人就打,还冲进食堂,把那里的锅碗瓢盆砸得稀巴烂,而后又来到工人们居住的工棚,把行李、衣物统统扔到了工棚外面满是泥水、污物的地上。   天旺当时也正和几个工友在工棚里喝酒,外面的嘈杂声并未引起他的注意,因为工人们经常在一起说笑打闹,已司空见惯,直到他看见有人喊叫着从工棚外面跑过,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马上起身想出去看个河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个比较好究竟,不料刚走出房门,后背就遭到重重的一击。他本能地转过身想反抗,可是右臂又挨了一棒,剧烈的疼痛让他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他只好拼命地向院内跑去,那里还有一个工程队,有很多工人,或许他们看见后能出来帮帮他。没想到,慌乱中不知被什手术该如何治疗癫痫病么东西拌了一下,摔倒了,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一切来的那么突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让人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做出反应。等到工人们从惊愕中醒过神来,纷纷拿起“武器”准备抵抗时,那伙人已经登上面包车,呼啸着绝尘而去。   由于事发突然,工地上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辆车的牌号,也没有一个人看清楚这伙人的长相,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受到袭击。   天旺醒来的时侯已经躺在县医院的急诊室里,值班医生刚刚为他包扎完头上的伤口。“这些人下手太狠了,如果再往后偏一点他就没命了!”值班医生说。“他可能被打成了脑震荡,得住院观察,赶快去交押金吧,别耽误了治疗。”值班医生又对围在身边的几个工人说。“谁也没想到能出这事,我们身上都没带钱,能不能先让他住上院,押金我们明天一早就送来。”一个工友说。“不行!”医生一口回绝。   天旺挣扎着坐起来,对工友们说:“不要紧的,我没事,用不着住院。”天旺惦记着其他工友的安危,忍着伤痛匆匆赶回了工地。   俗话说,当局者迷,天旺光顾着打听其他工友的情况,竟然忘记了报警,当他回到工地准备拨打110时,已经是大半夜了,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拿起了电话......      二、   天旺的家距离他打工的建筑工地只有五十多公里,那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小村名叫“玉河屯”,清澈的蚂蚁河像一条玉带,从“虎峰岭”下飘来,绕过小村,蜿蜒奔向百里之外的松花江。玉河屯背靠白石山,白石山虽不是什么名山圣景,却也山势雄奇,山高百丈,山头隐于云雾之间,飘飘渺渺犹如仙境。山上树木繁茂,飞禽走兽时见其踪。山下地势平缓,榛柴遍野,芳草萋萋。白石山富藏白粘土,白粘土是烧制陶瓷制品的主要原料,因此,当地人也称白石山为“陶泥山、白土山”。   天旺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个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的小山村。春种秋收,过着平淡、清静、与世无争的生活。近年来,随着党的富民政策不断深入落实,农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农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原本只靠种地为生的人们都把目光投向城里,毕竟山里耕地少,土地资源有限,光靠种地已满足不了他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村里的青壮年大都进城务工,天旺也是这无数为城市建设默默奉献的农民工中的一员。   天旺本姓褚,他的名字是爷爷给起的。天旺的爷爷是个木匠,手巧艺精,在当地小有名气,他做的家具不仅款式新颖、跟得上潮流,而且结实耐用,因为活做得细作,价格又公道,附近村民都愿意找他做家具。   褚老爷子上过几天私塾,虽然谈不上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也粗通文墨,尤其是占卜算命、批个八字什么的,很是在行。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谁家有个婚丧嫁娶、红白喜事,都请他帮忙择日子、批八字,以图吉利。褚老爷子膝下有三儿两女,最让他感到没底气的是,他的三个儿子,就得天旺这么一个男孩儿。天旺的生日是阴历八月初八,他掐算出孙子命中水旺少火,甚是焦急,寝食难安。他冥思苦想,又翻出“易经、八卦仔细对照,为他这个宝贝孙子取名“天旺”。“旺”属火,火克水,以求平衡,“天旺”意喻天助火旺,亦有兴隆发达之意。   天旺从小就聪明、乖巧、懂事,深得褚家老老少少的喜爱。他七岁上学,在玉河村读完小学、中学,并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县一中。县一中是全县最好高级中学,封闭管理,学生住校就读,教学质量一流。在当地人眼里,能考上县一中,就意味着一条腿迈进了大学的校门。天旺也是玉河屯有史以来唯一一位考上县重点高中的学生,褚家自然欣喜万分,摆了好几桌酒席招待亲朋好友,为之庆贺。   天旺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自立性特别强,吃苦耐劳,学习刻苦用功,还不到一个学期,他就脱颖而出,成绩在学年中名列前茅,还被选为班干部、校学生会成员。天旺的父母对天旺寄予了无限厚望,希望他能学业有成,将来能成就一番事业,光耀门庭。   俗话说,人之命,天注定。有时候,命运不能完全依赖于自身的努力奋斗,外在的因素往往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就在天旺读高三最后一个学期,正踌躇满志准备高考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让这个年轻人陷入极度的悲痛和困惑之中——他的父亲在一次大雨过后,上山察刚刚建起木耳场是否遭受水灾时,不幸被一块滚石击中,砸断了脊梁骨。虽然在省城的大医院抢救了一个多月,好歹算保住了性命,可是腰部以下完全失去了知觉,成了一个炕吃炕拉什么也干不了的残疾人。   为给父亲治病,不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五万多元的外债,万般无奈之下,天旺决定放弃高考,辍学打工养家还债。他心里非常清楚:一旦放弃了学业,十年寒窗将白白度过,人生的追求、理想,还有他梦寐以求的大学梦,都将成为泡影。那段日子,他像丢了魂似的,经常一个人来到蚂蚁河边,面对奔腾的河水发呆、流泪。但是,为了瘫痪在床的父亲;为了患有类风湿而手脚变形的母亲;为了两个正在上学的妹妹;也为了这个再也经受不住风雨的家,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他常常想,自己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拥有宽广的胸怀,就应该有责任为这个家做出牺牲。大学梦虽然破灭了,但是未来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人的追求不只是上什么学,拥有多高的学历,踏踏实实走好人生路,才是最现实的。他要用自己的双手,改变困境;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全家人的希望。   老师和同学们得知天旺家的不幸遭遇,都非常同情,尤其是班主任刘老师,把一个月的工资都捐献出来,给天旺的父亲治病。当她得知天旺已不准备参加高考时,这位资深的老教师流下了惋惜的泪水,她深知自己的学生有多么的优秀,考上大学不成问题,将来前途无量。她一再劝导天旺,困难是暂时的,慢慢都会好起来,如果放弃高考,就意味着放弃了人生,希望就会永远破灭。年轻人有理想、有担当才能成就大业,反之,就会堕化成平庸之辈,碌碌而无为,将会后悔一辈子!......   老师的善言天旺不是没有考虑过,他渴望继续求学深造,毕竟为之奋斗了十几年,眼看就要梦想成真,怎能轻言放弃。但是,残酷的现实如同无形的桎梏,紧紧地束缚着他,让他无法摆脱。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后,天旺最终选择了休学,他给自己留下了一线希望,梦想有一天能重返校园,完成学业,继续圆他的大学梦。      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自打天旺离开校门的那天起,时光已经悄悄走过整整二十个年头。当年那个英俊潇洒、朝气蓬勃、充满青春活力的年轻人,如今已到了不惑之年,已为人夫、人父。岁月的磨砺,让那张原本清秀的脸变得黑黢黢没有了光泽,稀疏的头发、斑白的双鬓、还有那刻满了年轮的脸颊,都印证了这个年轻人曾经走过的艰难历程。这些年,天旺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人间冷暖。他种过地、养过蜂、办过木耳养殖场、上山采过石头,但是干得最多、时间最长的还是在城里的建筑工地打工,因为相比之下打工赚钱最多。   刚开始那几年,他辗转在好几个工地做力工,力工不仅又脏又累而且还挣不了多少钱,时间长了,他慢慢看出门道:光凭力气打工不行,想要赚大钱就必须承包工程,不过承包工程要有资质,还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天旺知道自己没有这个实力,可是他又不甘心出一辈子苦力,就和在一起打工的几个同乡商量,成立一个工程队。开始几年,他们只是承揽一些人家大建筑公司不愿干的“小活”,后来,随着信誉度的不断提高,他的小工程队在圈子里也占有了一席之地,好几处建筑工地都有他们的承包项目。   人生旅途充满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这二十年间,天旺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去亲人的痛苦。疼爱他的爷爷、奶奶;在床上整整躺了八年的瘫痪父亲;前年冬天,操劳了一生的母亲也因中风离开了人世。面对接踵而来的打击,天旺没有屈服,这个意志坚强的山里汉子就像一座上满了发条的钟,一刻不停地运转着,为生活奔波......   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让天旺对人生的价值观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对于当年的选择,他并不感到后悔,在他眼里,人生就像是一个大舞台,虽然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但是演绎的都是一出戏,那就是爱、恨、情、仇。      四、   幕夜沉沉,寒星寂寂,如钩的冷月把惨淡的白光洒在被秋霜染白的大地上。   天旺独守在工地已经半个多月了,由于没水没电,他每天只吃一顿饭,这还要步行到三公里以外的一个小吃部去买。饥饿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让他实在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和寂寞。自大发生打人事件以后,工人们都被吓跑了,宁可被拖欠的工钱不要也不在这干了,毕竟生命比什诊断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呢么都宝贵。天旺不能离开,因为那十几个工友都是扑奔他来的,他不能不管,他要为他们、为自己讨回公道。   这些日子,天旺几乎每天都往派出所跑,但是一直都没有结果。由于提供不出打人者的具体身份信息、体貌特征等有价值的线索,事发现场又没有监控设备,对于这起案件的性质,派出所一时也很难确定,所以迟迟没有立案。昨天一早,他又去了派出所,接待他的陆指导员给了他一张“不予立案通知书”,并告知他,由于没有确实有效的证据,派出所决定不予立案。   拿着这张通知书,天旺感觉就像一座刚刚建成的摩天大楼轰然坍塌,所有的希望都在瞬间破灭。他万万没有料到,苦苦等待了这么多天,得来的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管片民警王警官倒是挺热情的,他非常同情天旺的遭遇,安慰他不要灰心,注意搜集证据,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并给天旺留下了电话,说一旦有了线索,立刻给他打电话。王警官的话,让天旺心里有了些许安慰,他决心一定要追查到底,绝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从派出所回来后,天旺一直都在想:自己一向行事谨慎,从不张扬,每日安分守己做工,并未得罪任何人,可这无故飞来的祸端究竟是因为什么呢?他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      五、   2011年春,天旺通过一位朋友认识了盛世房地产开发公司罗总经理。当时罗总正负责县里的一项重要惠民工程——“世和嘉园”小区的开发建设。这个小区是由政府投资,委托盛世房地产开发公司负责开发建设。考虑到这个工程是政府行为,资金应该有保障,不可能发生拖欠工程款问题,天旺就极力讨好这位大权在握的罗总,希望能在他这承揽到一些工程。当时这项工程正在招标,天旺和他的朋友多次找到罗总,并且好烟好酒的送了不少礼。可是眼见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很多建筑公司都已经入驻工地,有的标段已经放线开槽,可他们的事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天旺有些着急了,就又请朋友约了罗总,到一家酒店商量此事。罗总很热情,这次他把和他一同前来的另外一个重量级人物——负责建设“世和嘉园”小区A、D两栋楼土建工程的省建一公司王经理介绍给了天旺。王经理五十多岁,人很精明也很善谈,席间,他一再表示,既然是罗总的朋友,也就是自己的朋友,想找点活干,不成问题,他一口应承,明天就让天旺把他的人带过来。酒酣耳热,天旺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在朋友的“指点”下,天旺承诺:如果工程下来,他愿拿两万元“好处费”酬谢。酒足饭饱之后,天旺请这两位“贵人”去县里最好的洗浴中心“怡心阁”“潇洒”了一回。 共 878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