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墨海】鱼与钓竿的往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3:39
我爷爷还健在的时候,他是捕鱼的高手。那时候,农村里各处的池塘和水沟里的鱼很多,春天里油菜花开的时候,只要下过一场雨,田间水沟里到处都能抓到鱼,鲳条、鲫鱼、土步、鲶鱼都有,倘或在与池塘相连的沟渠里,大的鲤鱼和鲢鱼也常常能捉到。   爷爷有一张小罾网,约半张八仙桌那么大,用两根细竹竿撑着,样子很象蚊帐。另外还有一个用竹竿弯成三角形的拐子,赶鱼用的。用罾网捕鱼很方便,在池塘边,特别是有水草的地方,一手轻轻把网放到水里,另一只手用三角拐子赶鱼,鱼儿受了惊扰,便纷纷撞到网里去了。只是提网的时候动作要快一点,慢了,鱼儿就回头跑掉了。   不知什么缘故,爷爷总不肯带着我一起去捕鱼。我只跟着他一起去捕过一次鱼。那是暑假里的一天,刚刚下过雷阵雨,雨还没有完全停住,天空却转了蓝色。爷爷腰上挂着鱼篓子,头上戴着一顶大箬帽,肩上扛着罾网就出门了。我要跟去,可爷爷依旧不让去。我不听他的话,硬跟在他后面,爷爷也没办法,就让我去了,但说好了,到了池塘边要站得远一点,因为刚刚下过雨,泥土很滑的。那一次我们抓了好多鱼,装了满满一篓子,回家时,我用绳子背在肩上,绳子把肩膀勒得很痛。   我一度也很想用爷爷的罾网独自去捕一次鱼,但爷爷决不允许,他怕我不知深浅,一个人到池塘里去捉鱼而不小心被水淹坏了,所以总把那张网高高地搁在大屋廊步的顶上,我就算站在凳子上也够不着的。   后来,我有了一顶自己的小推网,就是大一点的抄网,口子上加一个竹片做的绷。我于是常常用这小推网到溪沟里去捉鱼。在水沟里找着一个宽度与推网相差不大的地方,把网拦在那里,周围的空隙胡乱用泥巴或草堵一下。倘若刚刚下过雨,沟里水流较大,人就只要坐在岸上,手搭在网上,当鱼儿撞了网,手上传来振动时,就赶紧收网,把落网的鱼儿捉到鱼篓里后,再放下网去。如果沟里水不大,有时甚至觉不出流动,那就要人淌下去,从上游往下,一边淌,一边用脚左右摆动,驱赶水里的鱼往网的方向跑,等淌到网前的时候再快速收网。用这种方法抓鱼最好要有两个人合作,一个人下水赶鱼,一个人守网。   暑假里遇着天旱的时候,这小推网的用处特别大。七月下旬,早稻已经收割,晚稻刚刚插下秧苗。由于天气酷热,又遇上干旱,为了保苗,人们就从各处池塘里抽水灌田。没几天工夫,池塘里的水就很浅了,多数只到齐腰的深度。那些天里,我们一帮年纪相仿的人时刻都留意着各处池塘的水位,只要水面一到肚皮以下,就纷纷跳到塘里捉鱼去了。一般都是先把水搅混,把鱼儿搅得晕头转向,有的在水下憋不住了,就浮出水面来透气,那自然就成了瓮中之鳖。但也有好多不肯露头,只是靠了边,这时,我们再用推网抵着塘沿兜底抄过去,鱼儿没有不落网的。这种捉鱼的方式我们把它叫做“捉旱天塘鱼”。有时候塘里的鱼是生产队里养的,可我们却不管那么多,照抓不误,队长见了就在塘堤上骂,但水里全是一帮小孩子,没人理他,他也没有办法,骂过一阵也就算了。   我外公也有这样一张推网,但他的那张比我那张要大一点。有一年的暑假里,我去外婆家,看到了那张网,有一天趁人不备时,就拿了网到村口水沟里去捉鱼。我是用下水赶鱼的办法的,只一网,收上来的时候里面有两条很奇怪的小鱼。这两条鱼可真是漂亮极了,暗红色的身子,圆圆的尾巴,背鳍和腹鳍都很长,一直拖到尾巴上,简直就象两条细长的胡子。最好看的是它们的两面腮板上都各有一块黄豆大的碧绿的斑,闪闪地发着光。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鱼,当然也不知道它的名字。我顾不得下第二网,就抓了这两条怪鱼飞跑着回家去。我把鱼给外婆看,问她这是什么鱼。外婆说:“这是念佛嬷嬷。”   我好奇地问:“这鱼怎么会是念佛嬷嬷呢,又不是人?”   外婆说:“这鱼的名字就叫念佛嬷嬷。”   我听了外婆的话,心里存着怀疑,但一时又无处打听,心里却很喜欢这两条鱼,因为它们看起来很象金鱼。于是我叫外婆找了一只盛过糖水桔子的玻璃瓶,把两条鱼养到瓶子里。   后来外公回来了,我把瓶子端给他看,问他:“这鱼真的叫念佛嬷嬷吗?”   外公说:“也有叫念佛嬷嬷的,但真的名字叫做聋子鱼。”   我不解地问:“聋子鱼!他的耳朵听不见吗?”   外公答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么是它的耳朵听不见,要么是吃了这个鱼就要变聋子罢。”   我心里虽然依旧存着怀疑,但也再问不出什么名堂,只好隔着玻璃看它们在瓶子里游。每当它们停下来时,我就“喂喂”地叫,它们在里面果然没有反应,理也不理我,只有当我用手指在瓶子上轻轻地一弹,它们便很慌张地猛地一抽,把身子微微曲起来,一对胸鳍急速地抖动着,露出一脸的惊惶。我始终没有弄明白究竟是这鱼自己是聋子,还是吃了它要耳朵聋,反正我是不会吃了它们的,它们不但很小,只有手指那么长,能有多少肉呢?就算能吃罢,我也舍不得吃它们,这么漂亮的鱼,养着才有意思,何况吃这种鱼还要担着变成聋子的危险呀!   那一年暑假我回家的时候,把那个养着聋子鱼的瓶子带回了家,一直养着他们。聋子鱼可不象翠鸟,很好养,只需两三天换一次水,有时给它们吃点碎米或谷糠就成了。那时候我家旁边的那条小水沟里有金鱼藻,我有时也去采一截来放到瓶子里,墨绿色的金鱼藻悬浮在瓶子里,那可比光溜溜的两条鱼可更加好看了。   这两条鱼我养了好长的时间,本来是可以一直养下去的,可后来,有一户邻居家养了一只猫。某一天夜里,大概我家的窗户没关好吧,那该死的猫爬了进来,打破了瓶子,把两条鱼全部吃掉了。我曾一度发誓要打死那只猫的,无奈猫太警觉了,耳朵好象并不聋,因为我根本近不了它的身,于是我怀疑吃了那鱼很可能不至于会变成聋子。   上到五年级的时候,我爱上了钓鱼,因为同学当中有好些都在课间时说到钓鱼的开心事。那时候我们乡下地方还根本没有现在那种可以伸缩的碳素钓鱼竿,用的全都是竹竿。而我家那一带在茶山没有被破坏以前,都没有竹子,人们所用的钓鱼竿多数是从镇上赶春集的时候买的。我也曾经下狠心花七元钱买了一根钓鱼竿,又买了尼龙线和鱼钩,浮子是用鸭毛做的,我从自己家养的白鸭的翅膀上剪了两张大毛来做浮子。于是星期天时就四处找池塘钓鱼。大概我与鱼很有点缘分吧,因为每次出去多少总能钓到一些,大小不论,钓回家后自然成了下饭菜,大一点的烧鱼块,小的则用霉干菜蒸一蒸,味道非常好。我很喜欢吃鱼,特别是自己钓来的鱼。   这根鱼竿后来不幸断掉了。那一回在人家的养鱼塘里偷钓,一条很大的草鱼上钩了,把鱼竿绷得象张弓。我因为心里有点虚,就慌张了一点,拼命想把它早些拖出水面来。因为凡是挂钩的鱼儿嘴都是张开的,只要露面后灌它几口水,它的劲就没那么大了,不一会就会翻起白肚皮来。可我拉得太急了,线又粗,只听得“喀嚓”一声响,鱼竿在离梢头一尺半的地方碎裂了,线一松,连鱼儿也脱了钩跑掉了。   我很懊丧地扛着断了的鱼竿回家,父亲正好在家,他看看碎裂的口子,说:“这竹子的品种不好,肉身很薄,又是嫩竹,吃不住劲。你不会买,连竹子好不好也不知道。”   听了父亲的话,我心里很生气,想:“你可真会说风凉话,你事先又没教我什么竹子做钓鱼竿好。再说事先也不能让你知道,知道了你能同意我去买么?”   后来,我又在外婆家里弄到了第二根钓竿。我原先不知道外婆家有一个小的竹园子,有一次是表弟告诉我的,他还带我到竹园子里去看过。我由于受过父亲一次奚落,所以不能断定这竹子是不是做钓鱼竿的好竹子,于是回去问外公,外公说:“那竹子是金竹,做钓鱼竿最好了,又硬又有弹性,以前常常有人来偷的,后来要不是把梢头砍掉,现在怕早被偷光了。”   我说:“我要挖一根去。”   外公说:“都是没有梢头的,有头的都是嫩竹,不能用的,你自己去找找看把。”   于是我又叫了弟弟一起去,两个人一个拿柴刀,一个拿锄头。再到竹园里时,好不容易才在一株苦子树的旁边找到一株有头的老竹,竹皮已经有些泛黄了。我想:竹皮发黄了总该有些老了吧。于是与弟弟两个人轮流挖。竹根很深,土里又多石头,竹园子里还有许多花脚蚊子。两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又汗流浃背,总算把那竹子连着竹根整个儿挖出来了。哈哈——这竹根可真漂亮极了,竹节挨着竹节,中间几乎没有空隙,中间大,两头小,活象个线缍子。   外婆家离我们家有五十多里路,我们一般都是乘汽车来回的,中间还得在县城里换一次车。可是这一次怕是不行了,因为钓鱼竿太长,车上不让带的,于是我怏告舅舅用自行车送我回去。可是舅舅很忙的,他答应我下次他去我家的时候帮我把鱼竿带去,我不肯,非要这一次带走,因为我回去就想去钓鱼的。舅舅没办法,只好到傍晚时送我回家。一路上我坐在自行车屁股上,一手抓着车杆子,一手紧紧握着钓鱼竿。舅舅多次提醒我,不要把钓鱼竿打到别人身上。我说:“舅舅你放心吧,绝对不会打到的。”因为路太远了,舅舅在我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才回去的。   没过几天,父亲回家来了,我把新挖来的钓鱼竿拿给他看,很自负地说:“爸爸,你看看,这一根钓鱼竿可好呢,是金竹!”   父亲把竿子握在手里,伸平了掂掂,又前后扳了一扳,说:“竹倒是好竹,但前半身竹节的地方太弯。”   这一点我自己也感觉到了,因为与断了的那根比起来,那一根可象钉子一样的直。我问父亲:“那要怎样才能把它弄直呢?”   父亲说:“用火烧,一边烧,一边慢慢把它扳直。”   “啊呀,这可有点难,我怕弄不好。”我抬眼望着父亲,脸上早已没了原先的自负,讨好地问:“爸爸,你会不会扳啊?”   父亲嘻嘻地笑着:“怎么不会呢?可我不帮你扳,你只会玩这些花鸟鱼虫的事,却不肯读书。”   我只好死皮赖脸地缠着父亲,非要他给我扳好了不可,父亲终于缠不过,就叫我到柴火间里去拿一捆豆壳来,又端了一盆水,用豆壳点起火,一边把钓鱼竿远远放在火上烤,一边用两只手反反复复地扳,扳得差不多了,就用冷水浇一浇,防止它回到原来的样子。因为被火烤过了,所以每一个竹节上原本碧绿的竹皮都烧成了一截一截的黑颜色,看起来很象武打电影里的蛇鞭。   这一根钓鱼竿我用了好多年,也钓了好多的鱼。但后来却被儿子锯掉了。儿子小的时候很喜欢自己动手做枪,他看到这根竹竿的粗细正好,就用钢锯条把它锯成一段一段,再用胶布拼起来,做了一把“冲锋枪”。当儿子把自己做的冲锋枪捧在手上向我显耀时,我心里还真有一点心疼和不舍,可又无可奈何,儿子能够自己做枪应该也算得是一种能力,我又怎么好意思冲着他发火呢?好在那时候我已经有好几条可以伸缩的碳素钓竿,竹子做的钓竿已经用得很少了。   沈阳癫痫病可以治疗好湖北市癫痫病科排名荆州哪位中医擅长治疗癫痫病郑州哪些医院治疗癫痫好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