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画儿里”洗衣裳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7:39

其实“画儿里”叫豁里,是我们村附近的一个小山村。村名可能因为一条长胳膊一样的小路伸进大山怀里,掀开一个小小的豁口而得名。在我们当地口语中发音是“画儿里”,我更喜欢这个村名。

村子就像在画儿里一样,座落在一座绿意盎然的大山里,山脚东边飘过一条青缎带一样的公路,公路西边伸出一条长胳膊似的小路,亮眼的土黄色像裸露的肌肤。到了山脚下便慢慢抬起来,到半山腰处,胳膊肘弯进山里,便是十几户人家的画儿里村了。村里人家青山绿树环绕,鸡叫鸟鸣不绝于耳,果真一个世外桃源。

顺着青锻带一样的公路往北走四里地,路东边两米多高的石堰上,就是我们村了。因为我们村常年缺水,树上只要有了绿芽儿,母亲就会开始带上我到画儿里洗衣服。我们每逢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就把家里多日积攒下来的衣服和鞋子装上两编织袋,我和母亲吃过早饭就出发了。

我们走过一棵棵树影,下几道斜坡就上了公路。迎着朝阳一路往南走,阳光和山野便在眼前和身后铺开一条长长的画卷。如果不是运煤车辆川流不息,打破这画的宁静,我们会以为自己是插在营养液里的花,浸泡在透明的巨大的玻璃缸里。风儿托起轻柔的手掌,将盛我们的玻璃缸轻轻地推着往前滑行。周围明媚的春光时不时探进玻璃缸里看我们,我们全然不觉得肩上和脚下的沉重,身心是那样的轻快。山野上的桃杏花早已开过,满山亮着一簇簇黄艳艳的连翘花。白杨树的叶子还是鲜绿鲜绿的,在公路的两边闪动着亮光。我和母亲停下来歇脚时,它们就扑闪闪地朝我们欢快地致意。

不用半个小时,我们就下了公路,走上那条长胳膊一样的小路。顺着慢慢抬高的长胳膊,我们不一会儿就走进画儿里了。母亲和石阶上的熟人一路答讪,我们就穿过了村子,来到一处长着几棵大柳树的小盆地。一条小路太极图似地将这里分成两半,一头通向村子,一头通向远处的山梁。小路两边都有参差不齐的小长条菜地和庄稼地,其余便是虽不甚平坦但很宽阔的草地。太阳暖暖地照着,小草毛茸茸地铺开绿茵茵的毯子。蒲公英和蝴蝶欢快地嬉戏着。一眼小水井如几棵大柳树共饮的一盏清茶,树们一边礼让着,一边在微风中细语。小水井不深,人爬在井边用小盆也能舀上水来。母亲见一次叹息一次,我们村要有这样一眼小井就好了,甚至盼望把我嫁到这样一个地方。说我担不动水,拿着小盆也能打上水来。听着母亲的絮叨,我半麻木地想象着这里的人,他们也许一辈子也不知道小人鱼的故事,可能知道牛郎织女,但他们只看重织女生的两个孩子,而我真正看中的只有这眼小井。

一股清亮亮的水从小井旁流出,在一片石板上形成一个浅浅的水洼,人们就在这里洗衣服。我和母亲把衣服倒在水洼边,母亲分类浸泡在水里,然后就先开了。早春时节再加上时间尚早,母亲坚决不让我动手。只有节令入了夏才让我随便洗,说女孩子着了凉水对身体不好。我就在边上等着晾衣服。母亲洗得很快,“嚓嚓”的搓衣声合着她用力的动作,在浅水里和草地上映出两个影子。从那时起我就想,其实人生在世,如果时常保留像母亲洗衣服时的两个影子,一个俯地操劳,一个仰天坦言就好,其余都不重要了。

我晾衣服时,总会在草地上贪婪地看会儿蝴蝶看会儿花,再翻晒一下衣服,所以,差不多我晾一件,母亲就能洗一件。毛茸茸的小草托着衣服。白蝴蝶和黄蝴蝶凑热闹似地争相飞到衣服上翩翩起舞。各种小鸟飞过我们头顶,喜鹊总会在我们头上叫几声,母亲就说家里有客人了,要不家里有好事了。我知道母亲说的好事是盼我有好事,可我真不知好事哪天才能落到我的头上,为家里带来些喜气。我在心里默默叹息,然后也把希望寄予喜鹊。直到太阳越来越高了,我也下手洗起来,母亲还是怕我着了凉,再絮叨一阵。

洗完衣服,时间也快到中午了。我们让衣服多晾一会儿,就到村里二姨家歇会儿(二姨和母亲是一个村里的闺女)。二姨家小院小屋,小门小窗,小小的院里两棵果树就占满了。不时有母鸡夸蛋的叫声从角落里传来。身材高大的二姨总是头上罩着一条白毛巾,穿着一件蓝布衫,见我们进来就赶紧从厨房出来,拎过两个用玉米叶编的坐垫,放在厨房门口的石阶上让我们坐下,然后继续回厨房一边忙碌,一边和母亲说话。我静静地坐着,母亲和二姨说着记忆中的话题,像老树上年年长年年新的绿芽。身材高大的二姨站在小门里的灶台边,越显得小屋太小了。她从黑色的铁锅里一下一下往出捞白菜叶,说要做饺子馅。嫩绿色的菜叶在黑黑的屋子里格外亮眼,放到白色的大瓷盆里,映亮了二姨脸上那份无欲无求的安详。可能只有这个小村,这个小院,这个小屋里才有的安详,让我至今向往不已。

在二姨家休息一会儿,我和母亲就到后边的草地上收拾衣服。把全干的和半干的分开装进编织袋,母亲总是背重的,让我背轻的,然后我们就踏上归途。我们走过一路挽留吃饭的盛情,走出那条长胳膊一样的小路,不一会儿就上了公路。这时候我们又累又饿,脚步已经不快了。母亲背的重,走一段路我就提意站在路边歇一下。有一次我们在拐弯处猛一回头,看见窄窄的蓝天上一道直直的彩虹正架在公路两边的山头上。母亲说那是南虹(jiang),南虹中午出,西虹早晨出,东虹下午出,北虹夜里出。老家有句民谚:“东虹雷,西虹雨,北虹发大水,南虹卖儿女。”母亲说如今社会好,即使遭灾也不会卖儿女了。但她还是不禁要为这年的年景(庄稼的收成)担忧一阵。

总算到家了,我可以休息一下再晾衣服,而母亲却顾不上休息就进厨房叮叮当当地忙开了。后来无意间才知道母亲的手指和手腕早就疼开了,但她一直没说,照常去洗衣服,回来还要做饭。母亲正因为已经知道用了早春的井水,手指和手腕就会钻心地疼,所以才坚决不让我下手的。但母亲坚持洗了一年又一年,直到走不了长路为止。

二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为自己也能够在电脑前灵活自如地打字而欢喜时,就会想起和母亲在画儿里洗衣服的日子,想起母亲现在还会时不时疼痛的手腕和手指……

武汉的哪些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癫痫病的病因都有哪些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