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看点】小难民独自穿越沙漠(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0:52

在弥漫的硝烟里,叙利亚一个小镇的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散,喊叫声,哭闹声,此起彼伏。可怜的孩子们,灰尘满面,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脖子、脸上青筋凸突,拼命地呜呜呜……大人们背着,抱着,拥着,扶着,牵着。生怕在慌乱中走失、走丢,担心在战火中遭遇不测……

一个四岁的孩子走失了。

幼小的生命,刚刚离开妈妈的怀抱,内战来临,国不成国,家不成家,在战乱中你不幸走丢了。你不该与家人分开,不该走进生命的禁区,那等于逃离了战乱的虎口,又投进沙漠的狼窝。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踏进了一望无际的死亡之海。

沙漠,不是儿童游乐园松软温馨的小沙滩,而是茫茫无际的荒漠,没有人烟,没有小草,没有小花,没有毛毛虫,更没有小溪,只有灰黄的风沙耀武扬威,还有你这位不速之客的光顾。

你背负的塑料袋,袋里仅有一点点救命的饮料,还有一些可怜巴巴的小食品,爸爸妈妈没让你多带,生怕没有尽头的长途奔袭,累坏了你的小身子骨。你陷入了孤独,孤独是恐怖的,它会噬咬你幼弱的心,阻断你稚嫩的思维。你的痛在疯长,你无可无奈;你心里委屈,你不停地告诉自己:妈妈说我“长大了”,爸爸说我“懂事了”,于是,你又挺胸昂首,忍着悲伤,向前,向前,相信穿过这无际的沙漠,就会找到爸妈的,也许爸妈正在寻找我。你胡思乱想,如果爸妈找不到我,遇上大灰狼怎么办?你不晓得在这沙漠里,野兽也不敢踏入半步,因为那是无法生存的绝地。

小小年纪,你从没离开过家,没离开过爸爸妈妈,你还是一棵温室里养育的小树,还没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洗礼,更没有领略过黄风漫漫的沙漠。离别是苦,相思是痛,悲伤是泪,你走着走着,止不住泪流满面,你迁恨于爸妈的不管不顾,怨恨于自己不听话而走散。在这荒无人烟的沙漠中,没有人告诉你,前方会是沙漠的边缘?能否出现袅袅的炊烟?这些对你这个弱者,似乎无足轻重了。而你无论如何要携一颗鲜活的心,去见爸妈,即使天涯海角也要找到爸妈。此时,思念更像海藻一样纠缠不释,肆意疯长。无语的思念,有声的呼喊;无声的心语,有声的哭泣,凝结成最深、最痛、最无助的苦楚,而你幼小的心灵怎能载得动这突如其来的变数和打击。

一天熬过去了,太阳就要西沉,夜幕将要降临,你又困又累,又渴又饿,这天你没有走出沙漠,未看到逃难的人们,当然也就没有希望见到妈妈,你突然感到天大的不公,莫大的悲伤,你大声地喊“我要妈妈!”“我要爸爸!”“我要……”你哀鸣着,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声嘶力竭呼号着,一直哭到太阳不见了,沙漠落下了黑纱。泪水与悲伤,汹涌成一条幽深的大河,负载着脑海中的亲情,带着想思疯狂的漂泊,不可救药地陷入没着没落的境地。泪在你无神、冷淡的眼眸里辗转,滴滴皆是揪心的涌泉,也许再不能和妈妈手牵手,不能和爸爸捉迷藏,不能和爷爷奶奶相伴随,只有在恶梦中相见、相惜、相守。

阴森森,凉飕飕,暗夜慢慢地吞噬了无边的沙漠,没有灯火,没有月亮,星星眨着灰蓝的眼睛,令人毛骨悚然,你哭泣,你心酸,你悲哀,你恐惧,你乏力,你茫然无助,无依无靠,挣扎着疲惫的身子,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地趴着,你已筋疲力尽,你手抱着肚腹,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哭到泣不成声,哭得天昏地暗,睡着惊醒,又睡着,又惊醒,醒来继续声嘶力竭地哭喊着,站起,行走,卧倒,爬行、起立……反反复复,折腾来折腾去,想要寻找通往爸妈的那条路,可一次又一次无果,似路非路,似梦非梦,夜已深了,在黑沉沉的天幕下,你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你失望,害怕,后来你变得歇斯底里,六神无主,如无头苍蝇一样,漫无目的地四下寻找,企图想捕捉到一丝希望,希望遥远处出现一束幸运的亮光。你向前,向左,向右,东奔西突,不知所措,不知来路还是去路,慌不择路,累了、渴了、饿了,本能的不由自主的软绵绵地蹲下来,静了一会儿,脑海里好像生出一点正常的思维,你在想,爸妈不会不管我的,他们是爱我的,疼我的,呵护我的。

在沙漠的午夜,隐隐约约听到,遥远的沙漠深处传来你极细极弱的饮泣声,袅袅如缕,若断若续,哭泣中带着无力的悲音,战乱的手,宿命的刀,无情地将你幼小的灵魂放到了海海漫漫的沙漠里,你的脚步不停歇,朝着没有方向的地方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你刻骨铭心地思念妈妈,犹如长丝细线,不经意间缠绕的头晕目眩,思亲的悲痛,泛滥成一种难以忍受的凄楚与落寞,如无数针芒猛刺你嫩弱的心房。

遥远处偶尔的轰响声,敲碎了沙漠静寂的夜,无情地撕裂着幼小的心灵。你不是探险家,没有准备一盏明亮的灯,能够导引你穿越无边的沙海,几许欲碎的心在幽怨。又是一阵沙哑和呻吟的蔓延声,你本能地念叨着:“妈妈,妈妈,妈妈……”晕晕乎乎,摇摇晃晃,悠悠忽忽,凄凄惨惨地倒卧在沙土里,嘟嘟哝哝,恍恍惚惚,隐隐约约梦见自己碰到一眼清冽甘甜的泉水,倒映着爸爸妈妈的身影,你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突然跌跌撞撞站了起来,挪步向前,连续摔了几个跟头,忽然如离弦的箭,不要命地腾跃了几步,重重地伏卧在沙土里,蜷缩成一团,一动不动了。

你又仿佛在好梦与恶梦中游荡着……

你不会想到,也不知道,在这个红尘世界,总有那么一天会没有你的存在;你不知有天堂和地狱,不知死神迟早会光顾你,亲睐你,寻觅你,不知道人有相同的归宿,那就是所有人都会死亡,唯有此,上帝对谁都一视同仁,公平至上。

风肆无忌惮地向你袭来,你的心在紧压,身在蠕动着,思维凝固着。你幼小孱弱的生命,不由自主地屈服于这不公的天,不公的地,不公的战乱和走不出的黄沙滚滚。凛冽的寒风,不留情面地欺凌弱小,折磨弱小,你只有心里傻傻地流泪的份了,而眼里的泪似乎已被沙漠给风干了。你发呆一阵,狂躁一阵,疯疯癫癫,痴痴呆呆,近乎到了绝望。你不论走多远,怎么也走不出这片残酷魔幻的荒蛮。如果有爸爸妈妈在身边,一定会牵着你、背着你,走出这不毛之地。

你是魂不全的孩子,内心承受不了这天大的成人痛苦,你的年龄本来需要父母的呵护、照顾、支持,而今你寻求不到一丝温暖,寻求不到一个守护神,寻求不到一点支撑你的外力。

折磨、离恨、不幸,没有人帮你分担,纵然永远倒下了,夜的冷风也不会驻足,夜的沙漠也不会同情,夜的天空也不会怜悯,夜的星星也不会心疼,因为他们都不是爸爸妈妈。

你恐惧的灵魂无主地动荡,每一次神经的震颤,每一回身心的抽缩,似乎在缓释你脚下长途跋涉的剧痛。记不清多少天了,原始本能的使然,你总是像哺乳期的婴儿一样,在迷迷糊糊中,寻找,再寻找,只知寻找,脑海里没有了其他。路在脚下,路好难走,你不畏险难,漫无目的地一个人搜索着,走不出的长夜,走不出的沙漠,希望只能化为泡影。

夜还是那样的黑暗,黎明还是那样失望,沙漠还是无底的深渊。太阳每天升起,落下,又升起,又落下。沙漠的黑暗重复着它狰狞的面目,一种没着没落的不知所为,在你受伤的心灵里如毒蛇般地游来荡去,然而,你没有放弃,手里拖着那个塑料袋,身着一件红色体恤衫和白色夹克,在死亡之海挣扎、跋涉……

【后记】时值隆冬,叙利亚内战,四岁幼童,逃避战火,不幸走散,独自穿越沙漠,令人痛心,令人寒心,令人揪心。后有幸遇联合国难民工作者,背着小难民,送到约旦难民营,并与家人团聚。这个全球第二大难民营有10万余人,其中四岁以下幼童一万人。

假如这个世界没有战争,炮弹腾起的是七彩的礼花,礼花下面是父母和孩子的欢声笑语,那么战场就是高山流水、莺歌燕舞,和平鸽飞翔起降的休闲大广场。

云南癫痫病重点医院黑龙江治疗癫痫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北京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呢癫痫患者需要终生服药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