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丁香·舞动人生】报复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16:46

   “你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她笑得龇出了两颗虎牙,“可是一遇上什么事就成了个胆小鬼。”
   就是从那一刻起,我便对小葵怀恨在心。我甚至忘记了她在什么时间,什么样的场合里说了这句话,这句话带着回响刻在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的岩壁上。搞不懂为什么笑闹中的一句戏谑会让我如此介意,或许因为它刺中了我的要害,或许因为这句话是从小葵嘴里说出来的。
  
   二
   世纪大酒店门口,小葵正仰着头不知所措呢,见到我她笑靥如花。我问:“怎么不进去?”她说:“从哪儿进啊!”
   高高的台阶上站了五对新人,新娘全都披着防蚊的纱罩,新郎一律套着看上去可以防弹的西装,歌舞伎般的面容,看不出体形,分不出相貌。
   我拉起小葵就朝一个方向跑去,她在后面铅块一样坠着我。“不是,不是,错了!”
   果然错了,再换一对,跑去跟前和他们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哪门子的亲友,我俩错过一次后也不敢再贸然瞎闯,就这样我们相互探着脖子等待对方先相认或先犯错,场面那个局促,恨不能现场有台DNA检测仪。
   最远端入口似乎有人在朝我们招手,如同刺破海雾的灯塔光芒,再次捏住那几根纤长的手指调转目标。“你俩要到哪里去?”半道被人截住,终于被认领了!陡然间发现以见证幸福的名义劫掠我们血汗钱的这双男女长得是那么形同陌路。
   小葵是挂在我手臂上进的宴客厅,她胃痉挛了,笑出来的。哎——她总是那么容易发笑,一些普通极了的事情都会让她乐不可支。
   新娘新郎宣誓的时候,我一直在小葵耳边打岔,“搞什么嘛,这是基督徒的仪式,他们俩又谁都不信上帝。”
   她的嘴角又开始上扬,“那没准,说不定他们昨晚刚皈依天父。”
   我一撇嘴,“可以试出来的,”随即装出胆怯的模样,“就是我不敢。”
   她眼睛亮闪闪地望着我,“怎么试嘛?说呀,快说呀——我敢!”
   “你跑上去打他们的左脸,打完看他们是不是把右脸也送过来。”
   “噗哧——”一口雪碧喷到了我裤管上。
   这个冷得叫人掉鸡皮疙瘩的笑话却能从身旁的这位穿裙子的哥们那里轻易赚来一份成就感,她总是毫不吝啬向我大把大把地抛洒成就感,以至于我都习以为常了。
   大厅的另一边,簇新的人夫人妻正在喝醉和装醉的人堆中经受拉扯和戏弄。“可能要打起来了!”我眼睛盯着事发地说。
   “怎么会?”小葵对我的预言很是不以为然。
   “那男的一直在新娘身上乱摸!”我一脚踩凳子上,举起正义的手指瞄准神圣殿堂上的丑恶,声音洪亮的揭发。
   她扑上来压我的手臂,乐得跟什么似的,“你快放下,要你激动点啥,闹婚本来就是这样……你看边上人都笑话你了!”
   相当愤慨的没看见打架,“新郎真不是男人,要我就去后厨借把剁排骨的刀来,看谁敢伸手!”我恨铁不成钢地说。
   小葵在边上一会甩手,一会拍胸,剧烈咳嗽着,眼泪汪汪……
   “为什么新郎非得穿西装,新娘必须批婚纱?”我手托下巴,百无聊赖地在满眼杯盘狼藉中继续找茬。
   “那你说穿什么?”看见了,她一手不自觉地捂住了胃部,已经做好承受下一次痉挛的准备。
   “要是我结婚,我就穿沙滩裤……”
   “要是你敢穿,我就敢嫁你……穿着草裙嫁给你。”
  
   三
   “你说,结婚是不是就两个人的事,”我满眼愤懑地望着小葵,“她把那么多不相干的人和事扯进来干嘛!”
   小葵微笑地看着别处,“女人嘛,一辈子就这一次,当然希望隆重体面。”
   “你怎么会和她说得一模一样,她就是用这句话逼的我一次次让步,她却得寸进尺。”我看见小葵面露抱歉的神色,仿佛她就是那个破坏了我理想中婚姻入口的人。“就拿结婚照来说,我好不容易才联系到了一个专拍人物的摄影师,在国际上还得过奖的,可她偏不干,说把她的毛孔都拍出来了,是在丑化她,结果还是去了影楼,拍了些和别人一样的才算满意,真是俗透了!跑老远的地方去,弄回了一大堆风景,我们两个在画面里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拜托哦,我花钱是记录我们的郎才女貌,不是记录祖国母亲的大好河山……她说像素高,可以放大了看,放大了也看不到个屁,我们两个的脸上粉那个厚,动动眼皮都掉灰……武汉儿童羊癫疯医院排名
   “我看那组室内的挺好。”
   “好什么呀!等于是把我两的脑袋P在了他们的样品册上,而且修得很过份,把我嵌满才华和内涵的皱纹全抹平了。”
   她如我所愿地笑出了声,不过至少比平时收敛百分之八十五。
   “还有酒席,我说少摆几桌吧,就邀几个关系好的,但要上档次,有格调,要与众不同,让参加的人不会把我们的婚礼和别人的婚礼搞混了,到我老了还能听到他们在谈论我们的婚礼……倒不是为省钱,实际上依我的设想花钱更多,安排起来更费心费力,就像那个广告词——简约不简单……她又不肯,要撒开了铺大场面,什么人都请,就差站街头给陌生人派发请柬了!”
   我一股脑地倾倒着筹备婚礼以来积攒的怨气,小葵送过来的每一个笑意的眼神都可以抚慰失落,消减烦躁。
   “说起婚车最受不了,我的车你知道吧,二十来万也不差了,再加上改装又花了十几万,开街上模样拉风又个性十足,怎么说也不丢面子吧。之前我无数次想象亲自开着我最爱的车去迎娶我最喜欢的姑娘是怎样浪漫的一件事……她说这车怪模怪样,还是旧的,坐这车过门掉价……非要去借,去租,奔驰,宝马,保时捷,路虎……一长溜奢侈的乌合之众。我赌气说那些车都不是我自己的,我一辆也不要!她说:‘那你婚也别结了!’”
   “哈哈,你的车的确是个丑八怪。”她难得在我自顾自地宣泄中插话进来。
   “你们女人怎么都这么不可理喻!”我朝她大喊,“如果你喜欢的人开了一辆独一无二的车来娶你,上不上车?”
   “上。”她几乎脱口而出,随即眼神里一丝慌张。
   我心里也不觉咯噔一下,看到她躲避的目光,不由得怅然若失。
   “想知道我以前为自己想象的婚礼啥样吗?”我垂头丧气地问,尽管知道不会遭到拒绝,我依旧投去的眼巴巴的目光。
   “嗯。”她轻声应了一下,又是一副静候、承受的神态。
   “非常简单,我用我的车载着她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宁静,空旷,可以是深山、草原、荒漠、大海边的一间小屋子……关上门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不分昼夜地拥抱在一起,亲吻,做爱,不去考虑酒席菜单,穿什么礼服,举行何种仪式,不必接待客人,避开所有打扰,只是我们两个人和新婚的缠绵……当然,也要把我们的婚事诏告天下,等我们回来以后,亲戚归亲戚,朋友归朋友,小小的一个包厢,一两桌酒席,不混在一起,在该恭敬的人面前恭敬,在可以放肆的人中间放肆,那样才是最科学,最温馨,最有气氛,最自然的结婚方式……”
   那一刻,我说得心驰神往。小葵在一旁屏息倾听,眼眸闪亮。
  
   四
   无可奈何,我终于沦落成了自己取笑过的那种新郎,一个戴面具的男主角,一个被别人提着线走的人偶。我大把的撒钱,布置场景,购买服装,租用道具,请来群众演员,制作的却是一部毫无新意的闹剧,别说观众会一笑而过,连我自己都羞于再回忆起那一幕幕庸俗的剧情和生硬的表演。
   大清早,我被化妆师一层层涂脂抹粉,最后都不忍直视镜子里那傻逼的娘炮样。开始我竭力反对,服务费可以一分不少地付,但别想叫我蒙着一张不像我的脸度过今天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日子。可是颇具职业操守的化妆师告诉我,脸上清汤寡水地和化了浓妆的新娘站在一起会不协调,不般配。接着婚礼策划、司仪、摄影师、伴郎、亲戚长辈们轮番过来指导我该怎么做,怎么说,切忌什么,避讳什么……规矩之多,礼节之繁复就差叫我按他们画在地上的脚印亦步亦趋,我觉得自己灵魂都出窍了,悬浮在头顶听天由命地目睹躯壳受一班人的摆布。
   我坐在花枝招展的头车里招摇过市,还是敞篷的,分明是在游街示众。我看见路边一个被抱在大人怀里的小男孩先是瞪大了眼睛看我,看着看着突然间嚎啕大哭起来,前仰后合的大人都快抱不住了,他大概在为自己也会有那么一天伤心难过。
   相当要命地联想到了鲁迅书中被押赴刑场的阿Q,我也一样,可能人这一辈子注定要有这么一次吧!他丢命,我丢脸。
   新娘家弄了好几个顶门的,叫我学猫学狗装孙子,外加搜刮完我带去的红包和香烟才算过关。千难万险见到的爱人没有甜言蜜语,张口就说还要给她妈八千八百八十八元。我说为什么不早说啊。她说存心的,她家人说了,不能让我太容易的就把她娶了,不然就不会把她当回事。当时就差点爆发,不过还是忍了。再说也不是什么大钱,就算是最后一笔尾款吧!
   总算到了提货走人的吉时,小舅子搬个凳子拦在了门口,要一条香烟才放行。逼得伴郎和随从们纷纷掏口袋,东一包西一包凑了九包,但就是撬不动这个无赖路障。有人打算跑出去买,我一声呵斥制止。小舅子二十来岁,半边光头,半边邋遢的长发盘在脑门顶端,典型的不良少年,早就看他不爽。做几个深呼吸压压火,我叫他让开,许诺以后一定补偿。那小子居然出言不逊,我也就没了好话。未过门的老婆在边上冷眼旁观,直到我们被人劝开,我拉起她要走,她甩开我的手说:“要我跟你走,你必须向我弟弟道歉!”
   我怀疑地望着这个从今天开始将要和我一起吃饭睡觉的女人,就像母鸡看着自己孵出的一只鸭子……
   我默默地转身出去,上了车嘱咐司机开车,后面一群不明真相的哗啦啦匆忙跟随。在路上我漫无目的地指示直行、拐弯,后视镜里的尾巴们盲目追赶。关掉响个不停的手机,揪下新郎的胸花扔出车外,顿时感觉重新获得了空气。
   终于,握着方向盘的那位有点沉不住武汉哪儿可以治疗癫痫气了,他鼓足勇气问我到底要去哪里。于是我也被迫考虑起这个问题。
   车队郑州市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在哪来到一幢楼下,我步履坚定地走向一户人家。敲开门,小葵披头散发,蔫了吧唧地探头出来,看见是我大吃一惊。
   “跟我去结婚。”我说。
   她莫名其妙又万分窘迫,“你……你怎么来了……是专门来接我的?不会吧……我感冒了……去不了了。”
   “跟我去结婚。”我录音一样又放了一遍。
   “我真的不去了……放心,份子钱肯定不叫你退。”她努力装出俏皮的模样用来掩饰自己的落魄与沮丧。
   “跟我去结婚”我说了第三遍。
   她这才有点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我单膝跪下,“跟我去结婚。”
   她彻底惊呆了,面色一下煞白。
   我抓住她手腕,看见她刹那间的潸然泪下。
   她挣脱我,转身跑进了房间,锁上了保险,悄无声息。
   我用拳头擂着房门,每擂一下就说一遍——跟我去结婚。
   大约十分钟后她出来了,简单地梳理了头发,似乎经过了打理,人利索了许多。她问:“你怎么了?”语气温柔。
   我说:“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你一个人愿意跟我结婚,”说完这段,我竟然很不男人的也掉下了眼泪,“我刚刚才发现的……以前以为遇上一个明知我是个自命不凡的胆小鬼还愿意上我的破车嫁给我的女孩算不得什么天大的幸运……我还因为你太了解我的底细毛病记恨过你……其实那不是记恨,是害怕……你看,你说得没错,我是胆小鬼,你那么喜欢我我还怕你……”
   我肯定她明白我支离破碎的表白,因为她一直心疼地瞧着我,那目光使我更加委屈。我用力抹了一下淌过脸庞的泪水,“你愿意的话现在跟我去结婚,也可以以后跟我结婚,也可以……不跟我结婚……毕竟我已经是二婚了。”我乞求地望着她。
   过了一百年般的数秒钟,她轻声说:“我去。”
   小葵手忙脚乱地为我洗干净抹花了的脸,她换了一件自己平时经常穿的衣服。在楼梯上恰巧遇上她父母,“小葵你去干什么呀?”他们愕然地看着我两问。着急嫁人的女儿才不会停下脚步,她推着我后背走得更快了,估摸着到了父母追不上的距离才朝着楼上喊,“爸——妈——午饭你们先吃,不要等我,我去结婚了。”当我和小葵手拉手冲出楼道时,那一溜司机都看傻眼了。我豪迈地一挥手,“去世纪大酒店。”
   我推土机一样撞开围上来的每一个人,挎着小葵登上了宴客厅的台子,握住话筒当众宣布:出于某种原因,我今天要娶的新娘临时换成了眼下的这位穿牛仔裤帽兜衫的女孩,至于原定新娘的亲友,如果愿意留下来,我欢迎他们为我的婚礼继续捧场,如果不愿留下来,可以把桌上的酒菜打包带回家去。
   在宾客们鸦雀无声的震惊中,我身轻如燕地蹦下台子,去附近的桌子上找了两个杯子,倒满橙汁,回到台上,一杯递给朴素的新娘子,我压低由于激动有点嘶哑的声音说:“挽住我的手臂,就当交杯酒喝了它,喝完你就是我老婆了。”
   惊奇地看到,和我面对面未施粉黛的姑娘一瞬间绽放出一个精心妆扮的新娘才有的容貌,尽管她惊慌,羞怯,神不守舍。
   一饮而尽后,我拉起小葵就朝门口跑去,又撞飞了几个试图上前阻拦的人。
   我挥动僵硬有力的手臂在酒店门口拦了辆出租,刚要起步,另一辆出租车在前面不远处戛然而止,从车上下来的竟然是我穿着婚纱的前妻,她一脸仓惶,朝着台阶上方飞奔而去,中途几次被宽大累赘的裙摆绊得趔趄。我一耸肩,用夸张滑稽的表情去化解新婚妻子脸上的不安。欣慰地看见她笑了,就像以往我们用不着言语的默契。她的笑容节制,里面还多少带了点提醒和责怪,因此对那个不幸的背影我不敢流露出更多的嘲笑。
   小葵将下巴搁在我肩膀上,“我知道你为什么用橙汁代替了酒。”她喜滋滋地眯起眼睛望着我,“你要开着那辆独一无二的车子带我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安静,空旷,可能是深山、草原、荒漠、大海边的一间小屋子……关上门整个世界就只有我们两个。”
  
   五
   一条稀稀拉拉的自编草裙不像话的泄露着年轻妻子的腰、屁股、腿,小葵心满意足地躺在金光灿烂的涛声里,她将头枕在我腿上,又任性地拉过我的一只手,挨个拨弄每一根指头,她的脸不时被海风吹动的沙滩裤的宽大脚管撩拨。
   “你这个自命不凡的家伙,”她笑得龇出了两颗虎牙,“你有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婚礼,你闯下了一桩不可收拾的大祸,”她把我的手摊平,盖在了自己脸上,“尽管如此,”她透过手指间的缝隙偷偷瞅我,“你依旧是个胆小鬼。”
   从那一刻开始,我再一次对她怀恨在心,并且在心里暗自发誓:让她一辈子也逃不出我的魔掌。
  

共 5353 字 2 页 首页1郑州癫痫病发作怎么治owread?id=704806&pn2=1&pn=2">2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