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乡巴佬进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51:49

“乡巴佬”是老爷子进城后老伴对自己的称呼。

退休前在山区那个小城,老爷子还自称是可以“二五二五”的,不是么?工作单位在小城称的上数一数二的国企,老头的工作与社会层面上的人物接触又广,大街上随便溜达一圈,点头握手称兄道弟的还真不少。退休第二年,老头升级当了“爷爷”。儿子一个电话,老伴就急忙就跑车站买票去了。

南下,赴深圳,当保姆,为儿子解除后顾之扰。

老爷子这辈子在小城摸爬滚打,小城的人情世故了如指掌,小城的大街小巷闭着眼也能走遍。这一下火车,乖乖隆的咚!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城市,够长见识的了。呆的日子一长,于是又闹出了不少故事,“乡巴佬”这名号也就被老伴扣头上了,还传回了老家被那群狐朋狗友叫着、笑着。不信您就看他自己乍说道吧。

(一)买菜

送小孙女上了幼儿园的园车后,外出去买菜,在小巷中转来转去,忽见一间菜店招牌上“山里人”几个字十分醒目,我想这店不错,一间小门面,不像大超市要养那么些闲杂人的,况且这“山里人”和我这乡下人好歹还沾亲带故,不会宰人吧?

店老板笑嘻嘻迎着我:“阿叔您好!欢迎光临!”听得我好舒服。顺着货架扫了一眼,随手就拿了几根大蒜苗、一把毛白菜,又捡了一个白萝葡,嫌萝卜太小,又不光鲜.....就听身后传来一老太太声音:“请问老板老萝卜多少钱一斤?”“六块八!”什么?一斤疙里疙瘩的萝葡六块八!真怀疑我耳朵不行了。于是问道:“请问毛白菜和大蒜苗什么价?”“毛白菜今天打特价,每斤七块八,大蒜苗十二块一斤。”

这一次我可是竖着耳朵听的真真切切,看着放进塑料袋里的白菜蒜苗,我真是哭笑不得:不要吧,岂不丢了我们乡下人的丑?要吧,还真怕煮熟了卡在喉咙里吞不下去呢。一咬牙,买了!今天老子也算是每月拿一千大洋的老工人阶级呢!往电子称上一丢,一斤毛白菜、半斤大蒜、一十三块八毛。我没有用外衣口袋里的零钱,而是从内衣袋中掏出一张崭新的红票票,随手就甩到了收银台上.....当我昂首挺胸走出店门时,店老板依旧是笑嘻嘻的:“大叔,您走好!”我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走出大门几步,我忍不住又回过头去:“呸!笑里藏刀!这要是换成在老家我要吃一个星期啊!环保环保,天晓得你的菜是山里种的还是大棚里栽的。”

(二)过把瘾

每天晚上八点钟以后,该做的事已全部做完,我可自由支配到上床前的这段时间。

这天我出了小区大门,沿街漫无目标信步走去,一阵《喜洋洋》的二胡琴声吸引了我,循声寻去原来是一位中年盲人坐在人行道边卖艺。一个旧音箱,一个小纸盒上写有《献爱心》的字样,里边有一些路人丢进的零钱。他按琴弦的左手四指都套有特制的铁皮指环,我知道长时间地拉琴,手指按在钢丝弦上是很难受的。

好久没摸琴了,我也有些手痒。见盲人又一曲广东音乐终了正想休息时,我蹲了下来:“小兄弟你好!我放了五块钱在这里,你也累了,我来过过瘾如何?”“好啊!”地道的广东话,难怪尽拉的广东乐曲。天早就全黑了。树阴遮住了路灯不少光线,这地方离我居住的小区少说有两里地,不用担心遇到见过我的人。我的穿着与盲人兄弟也差不了多少,加上满头白发,恐怕还更能搏得人们同情。

我拉开架势,一曲《天路》拉完,又是容中尔甲的《九寨情缘》。马路边散步的人围了些过来了,这城市我反正也没熟人,再说天黑了,脸红脸黑也没人看的清,我还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乱跳呢。

听出有山东人口音,我就来了一曲《沂蒙颂》;有山西人说话时,我就拉《人说山西好风光》;江浙人来了,我会送上《好一朵茉莉花》......不时有人向纸盒里丢钱,盲人兄弟也随着那硬币投入时的叮咚声不断点头道谢。又一曲《采槟榔》拉响时,两位大姐说话了:“这是湖南民歌吧?”“对呀!我就是湖南人!”“那...你会《刘海砍樵》吗?”“哦!记不太全了,不过你能唱我就能拉。”接下来,一阵“刘海哥”、“胡大姐”的花鼓调调,引来了阵阵笑声......见围观的人多了一些,我终于撑不住了,欲开溜。盲人兄弟连说“大哥!您行啊!”“你见笑了,其实你水平比我高,我只是能投其所好罢了,”嘿嘿!这五块钱,好过瘾。

(三)坐公交车

那天小孙女上幼儿园的舞蹈班误了校车,她爸妈又都加班,接孙女回家的事便落我头上了。

到小区门口向蓝牌车师付打听一下,来去打车要50元。这接一次人就花掉我一天多的退休金,谁不心疼?我盘算了一下,坐公交车去接,一天的小菜钱不就省出来了?

到了停靠站,每隔几分钟就会有车辆驶来。这城市的公交车还真不错!哪像咱那老家:公共车大都灰头土脸的,连车壳也破烂不堪。别看那小样,脾气还挺牛呢,您就看它起步那阵势吧:头昂着,“哞”的一声吼叫,屁股一獗,十几米长的黑烟尾巴扫的人落荒而逃。车上更是站的人比坐的人多,有时看着那男男女女挤的前胸贴后背的,也不知谁对谁“性骚扰”呢。

正想着,我要上的19路到了。站台上可望见车上站了不少人,我有些紧张,担心人家说我一闲老头没事干,下班高峰到这公交车上凑什么热闹。硬着头皮从前门上了,朝里没走两步呢,司机座后一中年妇女就告诉我:“大叔往里挪挪,那儿有座位。”

“谢谢!站站没事的。”

“大爷,这里来吧!有座位。”一位年青人在招呼我。

我一看,是空着一个座位,可旁边分明站着好几位年青人呢!

“你们坐吧!你们上班辛苦。我也是上幼儿园接孙女没办法才挤上这趟车的”我急忙辩解着。“大爷您看!您站着,我们谁敢坐下去啊。”

“那就,那就,不好意思......谢谢!谢谢了!”

接上小孙女,我好气派地拦了辆的士车。晚上,我找了一瓶“一梳黑”,让老伴帮着把满头白发刷黑了。“爷爷,白头发不好看吗?”孙女好奇怪!“哦!你不知道呀?爷爷才七十岁呢,他们都当我是老头了。”

.......

(四)入城随俗

听说过“入乡随俗”,本意大抵是说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得服从当地的习俗。之所以把那个地方叫做“乡”,我想应该是有迁就、屈从的意思了。因为乡下的某些习惯,或许原本就上不了台面的。

在乡下小市镇生活惯了,一进入大城市,我还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为儿子打工带孙女当保姆这份工作又容不得我辞职,于是乎“入城随俗”也就变成了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了。先说语言吧,我的一口家乡话在老家可横行霸道,进了这城却寸步难行。这个移民城市全国各地哪里人都有,他们说的普通话我听的清楚明白,而我的一口方言老让听的人云里雾里莫明其妙。平日在家最听不得当地人起京腔,骂人家“假洋鬼子”。现在在这个城市里我可没办法了。你想想呀!这城里大马路边什么四、六级的人一大把,外国人讲话招手就可找几个人当翻译,我这山区的方言要寻个翻译却十分犯难。没办法时只好跟着上幼儿园的小孙女学起了普通话,也还算我聪明学得快,半年下来,我这普通话一出口,听的人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我自己听着也能憋住不笑了。

在乡下横马路,从不看红绿灯那玩意。左边猫一眼车还远着呢,嗤溜一家伙就冲了过去。在这可好,几次被小孙女扯了衣角:“爷爷!红灯停、绿灯走!”有一次一个人上街想着什么也就忘了看红绿灯,到进退不得时才觉得那十字街头几十双眼都盯着我。亏得人老脸皮厚,要不然还真无地自容了。

隔个十天半月,儿子要放我这厨师的假,我们会下一次馆子搓一顿。迎宾小姐弯腰点头彬彬有礼。好大个餐厅食客满座,却从未见过我们乡下那种一脚踏在凳子上赤膊上阵的,没有吞云吐雾旁若无人的,更没有那些“哥俩好呀!五魁首呀”的吆五喝六声。去过一两回后再去那种地方,进门时我就学会了偷偷吐点口水到手掌心里,右手把白头发往右边拢一拢,左手把后脑勺那两根翘起的压下去。酒足饭饱犯毒瘾时,尽管桌上摆着烟灰缸,我也会躲进洗手间狠抽两口就走,就怕落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嫌疑.....

我上过高中,因为这个“高”字,曾吹嘘是受过“高等教育”。怎么说也是个文明人吧,在这城里我还真长见识了。马路干净整洁,没有纸屑塑料袋之类杂物,就连落在地上的树叶也常有人清扫。见过一位溜狗的,那畜牲一堆屎拉在路边草地上跑了,狗主人却掏出一个塑料袋,包好狗粪捏手里寻垃圾桶。就在小区里面,听得最多的是“阿叔”、“大爷”、“您好”、“谢谢”等用语。人家称我大叔大爷我理直气壮,我叫别人却好生为难:叫“先生”吧他明摆着比我后生,叫“小姐”又说有时“小姐”是鸡的别名,乡下兴叫人“师傅”的,、,可这打工崽的称谓又怕降低了别人身份,“同志”叫起来更别扭,又不是党内会议,更何况“同志”眼下还是同性恋的代名词呢.......

呆了快半年了,我这乡下人好累,好累。老想回去自由一把,放松放松,可细细一想呢,在这大城市夹着尾巴做人也并没什么不好呀。

希望不久的将来,自己也能成为文明人,管它叫熏陶还是叫传染吧。

(五)自助餐

月底,老伴过生日。还差好几天呢,小孙女就嚷嚷着要给奶奶买个好大好大的蛋糕,儿媳给婆婆买了新衣服,儿子出差也提前赶了回来,嫌我这厨师不够级别,还一定要去外面好好吃-顿。

我是反对的。酒店也不是没去吃过,点那么四、五个菜,三四百元一下就没了,我还吃不饱。

老伴生日那天,儿子叫我们带上身份证,说去吃自助餐。自助餐我可吃过的:在省城参加大众体育运动会,18元一餐。在太原开会是白吃,上北京参加部里活动,一天也才55元呢。只是这带身份证搞实名制的自助餐还真是头一回听说。

这间餐馆名字好好听:“四海一家”。五湖四海一家人,亲切、够意思。电梯拐了几道弯,到了。透过玻璃,见到里面食客还真不少,门外也等着不少人在排队买票。我忽然注意到到那墙上贴的价目表:乖乖!每位188元!我忙对老伴说让他们换地方吧,到别处花四百元兴许还能剩点汤汤水水的可以打包呢。这时儿媳买好“入场券”过来了:没事的,爷爷奶奶65岁以上打七五折......

找了个桌子坐下,我们开始去寻吃的了。里面内容还是蛮丰富的:海鲜、肉食、面食、饮料、药膳、水果、冷饮.....。还有酒,就没什么好的。我在想这老板也贼精:你敢摆上茅台五粮液啥的,我搞它四两岂不喝回来了?在里面转了好几个圈,我始终也不知道要吃点啥,在乡下吃香的喝辣的惯了,到这还真不适应。嫌海鲜有腥味,嫌肉食少点盐味,面食既不香又不甜,饮料又酸不拉几的,药膳带苦味.....我到处也找不着家乡那种腊肉腊鱼,找不着辣椒,找不着米饭。不得已要了几块烤肉,几块带芝麻的煎饼、半杯红酒,转过来转过去,却又找不到自己的座位了。几块烤肉烤饼下去。我就饱了。越想就越不舒服:什么老人七五折?好像还挺尊老敬老似的。怎么就不想想七老八十的人了,那胃里一顿撑的下140元吗。这时小孙女过来了:“爷爷!我吃饱了,回家吧!”

“爷爷还不想走呢!”

“为什么?”

“爷爷花了那么多钱,坐也要多坐它一会!”

哈哈!一家人全乐了!

(六)一千八的泡澡

元旦前几天,儿子说趁着有两天假,我们一家人到200公里外珠海市郊去放松一下。听说要在那住一夜,我犹豫了。当听说房费已预付,因订的晚,只剩两个大房间时,想到是郊区,又是大间,一家人挤一夜也没啥,何况不去房费也退不了,我只好顺从。

元旦那天,早八点半我们就出发了,一个小时后就遇上了堵车。一看前方那大桥上老江的题名,哟!这不就是林则徐烧鸦片那虎门吗?桥倒是挺够宽的,只是有七八辆小车排成了一列火车似的,也没用150多年前那铁路什么工程师使用过的挂勾,就首尾死咬着不放了。还好,没瞧见有死的伤的,于是除了几个交警,并没有救援车辆挡道。

中午时分车停了下来,说是到了。儿子说这地方很偏僻,离市区有50公里,离最近的小镇也有8公里呢。我说偏僻个鬼呀!建筑群这么漂亮,还车来车往、人来人往的。是谁个老板城里地皮买不起到这买地建房来了。刚走两步呢,看到一块大石头上《南洋第一温泉》几个红字,原来安排老子来这洗澡来了?

到那大堂办了入住手续,服务员不带我们上电梯,却朝门外引去。拐到屋后,就看到了大海,海边有五间屋顶压着茅草的屋子。小姑娘手一指:中间两间是你们的。嘿嘿!!还真像上世纪五十年代老家乡下那草屋,不过两边墙是石头,另两边是玻璃。房子约有20平米吧,里面却是宾馆那客房的装扮,只是那大床却是正方形的,任我这乡下人横躺竖摆也滚不下来。后门阳台边还有水池,池里水正冒着热气。

不会功夫,服务员又送上一盘水果。平日挨过宰,我连忙摇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已带的有呢!”

武汉权威癫痫病医院癫痫病患者有时候尖是怎么回事山东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兰州癫痫病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