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春秋】蓦然回首,梦回天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5:25

我是谁?

我是相声迷。我喜欢用这个词,它代表着理性与迷恋的结合,我不是粉丝,粉丝太疯狂,他们容不下别人说自己偶像的丁点不是,他们会为看偶像的一次表演,一掷千金,甚至把工作都丢下,但是我做不到。我不是郭德纲虔诚的粉丝,我舍不得买他上海专场的票,我也不会抛下工作,去北京看他的表演。说句实话,我其实并不爱郭德纲,但是我却爱德云社,不,准确地说,我爱的是“相声”本身。所以,我仅仅只是一个相声迷而已。

我平生有三恨。

一恨我不是北京人。

是的,我不是北京人,我是上海人。上海的文化生活其实很贫乏,既没有传统的茶馆(要有也是清茶馆)、书馆,也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遍地都是酒吧、舞厅、夜店。上海人是没有根的,上海的城里人,三代以上刨根,都不在上海住,真正的上海人,是崇明、青浦、南汇等地的本地人,可是他们却被城里人,视为乡下人。更可笑的是,明明自己也不是真正的上海人,那些所谓的城里人,却还要嘲笑其他的新上海人是外地人。很拗口吧。狭隘和自大的地域文化,使得上海的电视和广播里很少播放相声,而岔曲、大鼓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所以,在听德云社之前,我的曲艺知识是那样地贫乏。但是我却很意外地,从小就喜欢相声。因为我喜欢幽默的东西,在小时候,电台里反反复复放着那几段相声,我就反反复复地听,我最喜欢的相声演员,是苏文茂。那时候,上海还不像现在这样繁华,我家附近有一条铁路,在铁路上搭了一座几十米的钢筋木板桥,供行人和自行车通行,那时候上海还不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是人,我闲着没事,就在桥上,走来走去,假装这就是“天桥”,其实我到现在都并不知道天桥是不是真的有桥,我还自己说相声给自己听,遇到对口的,就人格分裂成两个人,自己给自己量活。后来相声放得更少了,我的学业也忙了,就干脆不听了,但那些段子,我到现在还记得。感谢上天,我们有了网络这个玩意,我才又开始听相声,我最先喜欢的是徐德亮,然后是郭德纲和高峰等人,直到这时我才知道还有太平歌词这个东东,才接触到其他的各种曲艺,我这才真正成了相声迷。

二恨我不是男人。

是的,我不是男人,我是女人。我的年龄也很大了,过了会为了自己的理想不顾一切去追寻的年纪,所以我不会离开上海,去北京,我甚至不会抛弃本职工作,去学相声。是的,我一向都是理智的,理性的人,可能都不可爱。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喜欢许鹤丹的原因,因为她做到了我做不到的事情。

三恨我是懦夫。

是的,我不是男人,但我却是懦夫。我是个安于现状,得过且过的人。除了不敢去追寻学相声的道路以外,还有别的。初三的语文老师,是把我带进写作殿堂的人,他告诉我,人的一生总要有一篇文章是为自己写的,当时我发誓,我今生一定要写一篇属于自己的文章,但是我到现在都没有做到。我总是好高骛远,看人挑担不吃力。在成为相声迷后,我想,我不能再继续混下去了,所以,我决定写自己的文章,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些作品。

我是真的爱相声,以前在一个段子里听到“生活戏剧化”的说法,我现在恐怕就是生活相声化。比如说,朋友让我带个早餐,我把早餐带给他后,他要给我钱,我说“不用,我请你吧。”旋即我就自动加上了这么一段“我请你吃蒸羊羔、蒸熊掌……”,不过,一般到“香肠”的地方就会被对方叫停,朋友会很识趣地加一句“我知道你没钱。”和父母走过油条摊,我就会说“天津的油条一尺来长,枣红色的……”。有时候我朋友会嫌我烦,说“你老是高峰、高峰的,你干脆去北京吧,找他去,拜他为师……”我说“我年纪好像还比他大几岁呢”,说到“年纪”这个词我旋即就想起了这段“他那个年纪,我这个岁数,舌头根底下压死人”一直到“我得顾全这个啊”。我的朋友已经被我同化了,马上会很自觉地说“你这个还不如我这个呢”。感谢我的朋友们容忍我,要知道他们都是所谓上海城里人,都不是特别喜欢相声。

蓦然回首,上海的霓虹灯依然闪烁,天桥只是我的一个梦。梦回天桥,我在梦里对自己说,我爱的不是郭德纲,也不是德云社,“相声”,只是相声。

西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昆明专治癫痫病女性癫痫病人要注意什么吗羊癫疯治疗主要靠什么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