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晓荷】关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02:47
   机关保卫科的老王,今年四十九岁,一名十年前光荣退伍的老兵。今年,他读大学的儿子毕业了。安置儿子工作的事,成了老王夫妻一块心病,如一座大山压得他两口子喘不过气来。眼见别人家孩子工作的事都有了着落,自家儿子的工作还像天空漂浮的云朵儿,飘呀飘,至今未落地。老王心急如焚,哼嗨不止。天天早出晚归摆煎饼摊的妻子,更是一脸愁苦,吞蜜不甜,吃肉不香。   天才蒙蒙亮,老王的媳妇就要外出摆煎饼摊了。生意还没开张,她静坐在煎饼摊前,心里滴溜溜七上八下地念挂着儿子工作的事。她想,自己只是个卖煎饼果子的婆娘,也不认识能使上劲的啥关系,愁啊愁,可愁有啥用?再愁,日子也得一天一天地匆匆过。曾经,她也做过白日梦,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在她的煎饼摊能遇上一位贵人,帮儿子寻个好去处!她心里暗暗地想,如果哪天真有这么一档子好事发生,她敢承诺今生一世给那位贵人煎这个世上最好吃的煎饼果子!不,要免费给他的一家人煎一辈子煎饼果子!想着想着,她嘴角就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来。晚上回了家,她“哧哧”笑着,把这个奇妙的想法和承诺的话悄悄说叨给丈夫老王听。老王一把拽过媳妇,紧紧把她搂在怀里,差点掉眼泪。“呀呀,咋地了?老夫老妻的,大白天里,你羞不羞!”老王附耳动情地说:“媳妇啊媳妇,都怪我没本事,让你和儿子跟着我吃苦受累了。哼,人穷盐钵里都会长蛆。不过,再苦再难,人不能让尿憋死,是不?这儿子工作的事,肯定会有办法的。”转过身去,老王不停用手抹眼泪。   时光如水匆匆过,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活得好好的老王没有让尿憋死,可儿子工作的事仍然没一丝儿着落;她媳妇煎饼摊前幻想的贵人也没有出现,自然她承诺的话也就泡了汤!这白日梦嘛,毕竟是个无厘头的幻想,虽不现实,却也让自己生出了些许美好,已是不错了!自言自语说着宽心的话儿,老王媳妇重新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她每天忙完煎饼摊的生意,进了家门,头件事,依旧是扯着老王的衣袖没二话,死盯在儿武汉癫痫在哪里治最好子工作的事上,问这问那不住嘴,叨叨起来没完没了话。听着听着,老王头都大了。   那天,秋风瑟瑟,细雨绵绵。煎饼摊前,冷飕飕的,老王媳妇身上不时打寒噤。这都大半天了,煎饼没卖出几个。见雨天生意不好,她选择了早早回家,进门问老王:“孩他爹,儿子工作的大事,你张罗得有些门目了吗?唉,老头子,你说咋整啊?愁死人了!”   好大一段时间里,老王一家的日子,就这样在无奈的纠结缠绕中,过一天少三晌,稀里糊涂中往前行。身为一家之主,最愁苦的数老王,他无时无刻不像热锅上的蚂蚁,整个人丢了魂魄般,丢三落四,天天一头雾水,着急上火转圈圈。   前天,轮到老王休班,一夜心事重重,折腾得够呛。他想着有关儿子工作的大事、难事、急事,辗转反侧,整宿未眠,思来想去欲罢不能,剪不断,理还乱!直到天透亮了,还没理出一点半星门目来。老王是个善良勤快的人,没赖床的习惯。他早早起来,简单洗漱一下,就下楼在小区的开阔地上,蹬蹬腿,扩扩胸,然后绕小区四周来回溜达了几圈。最后,来到小区门口的早摊点,买了油条、包子和三碗豆腐脑,用餐点免费的塑料袋提回家来。看看时间,刚好六点。他叫醒儿子,招呼媳妇,一起围坐在圆形的小餐桌吃早餐。   吃了一根油条,草草扒拉了几口饭,老王的媳妇抹抹嘴,丢下一句话:“我要赶行人上班前吃早餐的点,你们爷俩莫急,慢慢吃!”。话落地,她起身匆匆离家,推起煎饼车出摊了。望着一言不发,只顾低头吃饭,情绪低落的儿子,老王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哧溜”一口,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放下手里的碗筷,低声对儿子说:“儿啊,莫愁?你暂时莫丢下建筑工上打零工的活计,这些时日,你爸我也没清闲,相信爸爸,一定能为你寻个好去处。”   看到眼前的父亲骨瘦如柴,岁月和苦难在脸上刻满了忧愁,儿子鼻子发酸,含泪说道:“爸,现在公务员凡进必考,想进事业单位工作的人,哪个不是人求人、人托人动用各种关系、能派上用场的所有资源,削尖了脑袋往里挤。爸,我知道您无权无势、人轻言微,又没啥硬实的关系!看看,这些日子里,为了我的事,您和妈都愁成啥样子,吃不好、睡不香,两鬓添了些许白发,明显苍老了许多。我想过了,咱就不要硬着头皮挤这独木桥了,天无绝人之路嘛,我想自己试着干事创业……”   “呀呀,那咋行?你好赖是个名校的本科生,是你妈和我一生的骄傲哩,咋能不找个稳定的工作,动了这这自己给自己打工的念想!嗯,不成,不成。你说说,这要是传出去,你爸妈的脸面往哪搁?”老王心里苦闷,平日里又不愿意当着儿子的显山露水,只是心里暗怨起有点关系的亲戚无情,也恨自己没用。今个,听儿子说出要放弃爸妈为他操心找工作,自己创业的事来,一时没忍着火气,说出了心里埋在心底的话语,道出了憋闷许久的委屈。   儿子看在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更权威眼里,疼在心上。他鼓起勇气,动情地说:“爸,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儿子能进成年人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一家好单位,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当然好。可是……儿子宁愿饿死,也不让爸妈再低三下四。”   老王心软了,让步了。他嘴角翕动,说:“是啊,人情薄如纸,求人比登天难。儿啊,你想过没有,心里有没有数,你当真能创出个出息来吗?”   儿子说:“不知道!不过,只要用心用情努力去干点事,一定能成事。”   “唉,别说了,要怪就怪爸妈没本事。不过,你再等等,让我再好好梳理了一下,看看还有没动用过的啥关系不。好事多磨,这说不定啊,一不小心,就找到了啥关键的关系,就有了希望,能成事哩。如果不能成事嘛,爸妈就依了儿子,全心全意支持你。”   丢下手里的饭碗,儿子眼里噙满泪花。他点点头,没吱声。见儿子出家门去了不远的工地打零工,老王倒背起手,开始满屋里转圈圈。转着转着,他就有点儿眼花缭乱了,迷迷糊糊坐下来,神情稍好一点,他抬头不经意间,看到了对面墙壁上他退伍时的一张合影照片,眼睛为之一亮,他想起了十年前一起转业的老班长——如今在省城机关工作的战友姚一攀。呀,天无绝人之路,看我糊涂一盆笨脑子,咋没早点想到这位老班长,他可是我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啊!也是我们全班混得最好、唯一混成领导的一个战友!嗯,这在省城管人事的老战友,指头缝里漏的关系都比我多上一千倍哩。嘿嘿,这样的硬关系,找到他,能没点高招?我不信。   想到这里,兴奋的老王心头一热,差点蹦起高来、哼起歌,往日里那些一个个肥皂泡样破灭的梦想和几乎被浇灭的心思,瞬间生了根、发了芽、长出了灿烂的花朵儿,愁苦的脸上多了几分久违的灿烂阳光。哎,如何开口?要是一口回绝了昵?嗯,分别时,我们含泪相拥,共唱过一首歌:“送战友……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当心夜半北风寒,一路多保重……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再相逢……”   “嗨!我们是啥关系,战友啊!不会的,一定不会张口就拒绝的。”嘴里这样念叨着,老王抬起手背抹抹泪水,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他禁不住“嘿嘿”笑了。嗯,如果一会接通了电话,咋张口?嗨,不是老战友嘛,我就这样说:“老战友,我遇到难事了,你说说,自己孩的事,咋整?哎哎,咱一起离开部队的战友中,数你混的好、混的高,如今都成了‘位高权重’的大角色了,动动嘴就能办成事的主。嗯,你不是负责管人事的嘛,这自家孩子工作的大事,不找你,还能找谁?就算你不能直接安排,那就给出个注意、指条明路啥的呗。”   一个人,挖空心思自导自演一番后,老王又认真梳理、细心琢磨了一遍刚才出口说,直到自己满意了,认为情真意切没啥不妥,才直起身来,翻箱倒柜找出了那本多年没用、有点泛黄的电话号码本。唉,都好几年没联系了,不知道老班长的电话号码换没换?老王叹口气,略微犹豫了一下,就自信满满地拿起手机,摁呀摁的,拨通了那位老战友的电话……   “哎,通了,通了!”老王喜出望外,没等对方出声,他就对着手机大声说:“喂、喂、喂,听到吗?我是大喜,王大喜啊!听到请回答,请回答。”   电话那头,老班长姚一攀,笑出声来:“哈哈,大喜、大喜;收到、收到。我是一攀,我是一攀,啥情况?请指示。哈哈哈……”   老王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惊喜过望,扯大嗓门:“呀呀,报告老班长,我是王大喜,甚是想念你!今个,向班长报到来了。”   老班长动了感情,沾沾眼角:“嗯嗯,大喜啊,大喜,我知道知道,今个,恁稀罕?我也十分想念你呀。”   老王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边防哨所,一副军人模样,立正稍息,打了个标准的敬礼,出口的话铿锵浑厚:“谢谢班长记挂,王大喜给你敬礼!”   电话那头的老班长姚一攀,条件反射似地站直了身板,嘴里却“哈哈”乐着。说:“哎哎,王大喜,咱都离开部队十年了,就不整这一套了吧。对了,大喜,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难道仅仅是给我敬个礼、闲唠嗑。嗯嗯,你小子,说吧,啥事?”   老王“嘿嘿”笑着说:“老班长啊,看来就算隔着千山万水,我肚子想点啥,都逃不过你的火眼金睛,谁让我是你带的亲兵昵。唉,是遇到难事了,大喜向您求救来啦。”   “啥难事?说说看。”老班长和颜悦色地问:   老王张大嘴巴,“突突突”机关枪般,一阵扫射……   老班长问“这事?你那地方,有可以疏通的关系吗?”   老王弱弱地说:“嗯,有啊!”   老班长问:“啥关系?硬不?”   “唉,这?都是些非亲非故的关系,打过交道,并非深交。怎么说呢,能搭上边的关系,说硬不硬,说软不软,算是那种不软不硬、模棱两可的关系吧!”老王唉声叹气,说着没底气的软话儿。   “嗯,试试吧。丑话在前,不是给你泼冷水,这样不冷不热、不深不浅的关系,小事小情能帮忙,这事关敏感的人事,恐怕事难成!不过嘛,有关系总比没关系强,说不定有戏哩。”不了解具体情况的老班长,试探性的话里透着些许安慰。   “啊,这?老班长,听你这一说,我心凉了大半截。说实话,我心里早就明镜似的,我这些所谓的‘七七八八’的关系,根本难成事、成不了事,我是怕给不了孩子一个交代,不得已才抱着试试看、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态,勉为其难,到处托关系、找门路的,如今已是焦头烂额,被逼上绝路,实在是没一星点儿办法了,才向老班长求救的,你可不能不管不问,这个忙一定要帮我,也只有你能帮我了。再说了,你是省里管人事的领导干部,我就是跑断了腿,也不如你一个电话动动嘴,是不?”老王打开心结,向老班长诉说着掏心窝子的话。   “耶耶,看你王大喜说的话,吹口气似的容易,别再给我戴高帽了。如今,公务员队伍凡进必考,事业单位用人,那也是过五关斩六将,层层选拔,严格把关,这一年没几个进人指标?路子窄得很,说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点不夸张、不为过!”   老王心头一沉,恹恹地说:“啊啊,咋整?唉,总不能让孩子天天耗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和泥一辈子当小工啊!”   老班长说:“不过?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老王迫不及待地问:“老班长,啥想法?快说说呗。”   老班长说:“嗯,要不,让你儿子到我家孩子的公司上班去。”   老班长的话,让老王重新燃起了希望,他裂开大嘴,感激地说:“呀,这太好了!求之不得。你儿子的公司一定国企,在哪?”   “嗨,啥国企!三年前,我家儿子大学毕业后,放弃了留校和进公务员队伍的机会,和他的几位大学同学组团创业。如今,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不可小觑啊!现在国家鼓励大学生创新创业,只要有本事,愿干事,会干事,能干事,有担当,就能干成事。这舞台大很大,大有作为呀!”   “这?说实话,家里的孩子见我多日为他工作的事奔波无果,也表达过此意。我呀,唯恐他年轻气盛,摸不着门道误了前程。再者,虚荣心作崇,顾及自己所谓的面子,我这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啊!老班长,如果能成事,我王大喜一家拜托你动动嘴呗。事成之后嘛,我王大喜提壶老酒去看你,行不?嘿嘿……”   “好!一言为定。只是孩子如不嫌弃,愿意加盟,这边孩子的工作我来做,一个电话准成事!到时候啊,你来了,我让你嫂子炒几个合口的小菜,把咱离开部队十年来的念挂,一点不差都续上,如当初离开部队那天一样,咱来他个不醉不归,行不?哈哈……”   “是!老班长,服从命令听指挥。哎,俺家儿子去你家儿子公司上班的事,啥时能去?”   “嗯,这个嘛,听我家儿子说,当下正是用人之际。我想啊,还是越快越好。要不,明天来报道。过会,我招呼儿子。呵呵,放心!老子发话,分量差不了。”   “呀,恁快!老班长,明天可是周六,国家法定的休息日。”   “嗨,放心吧。我儿子嘛,他周六一定不休息,周天不一定休息。告诉你家儿子,来时啥也不用带,公司吃住一切全安排。”   “呀呀,老班长,感激不尽啊。谢谢,谢谢了!”   “哎哎,咱这关系,咋又客气上了。等好吧!”   ……   秋高气爽,阳光明媚。蔚蓝的天空飘着大朵大朵的白云,这是一个令人心生向往的好日子。第二天,离家的小区门口,那棵老柿子树下,铁黑色丫杈上挂着几个橘红色的诱惑。老王的儿子背上简单的行囊,挥手告别千叮咛、万嘱咐的爹娘,去了心仪的省城追逐梦想……   共 507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