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轻描】岁月忽已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45:35
[一]   隆冬的寒意,追问着凋落于季节里的斑斓心事,席卷着世界。   那冷,一点点飘散在空气中,又徐徐蔓延,缓缓聚集于心,在身体里冰凉地流窜,摧毁着内心想要温暖的可能。   心,铺满琉璃色,却透着流苏般的微微动荡,空灵,直坠,无羁,又无依。我不知道,心会飘向哪里,也不知道会在哪里停靠。只是,再怎样自由和安然,都感觉总落在风里,动荡,冰凉。   从来,都果断地拒绝回忆。只是,偶尔的回眸,才发觉心依然停留在那个冬天。任时光任冉,任沧海桑田,那片萧索的凉意丝毫不曾散去半点。刻意的遗忘,只是让自己一再错过春暖花开的娇颜。   天空,那一抹红尘暖爱消散无踪,白云看似悠悠却是如此迟疑。眼前,是不确定的凄怆,再难见鸟儿轻盈的身影,再难听声声悦耳的鸣唱。可见,那冷有多霸道,岑寂了所有期待的双眸。   放眼,那一枝独秀,是被季节恩宠,还是被同伴抛弃?她在孤独清冷的空气中摇曳着,依然笑意阑珊。这独活的美丽,蔓妙轻盈,生动地,鲜活地,拼命地,想要点缀一方素色心空,融化千年的冰封。   我,在这片寂静下来的世界中感觉到茫然无助。没有欲望,没有期许,只是纯粹的忧心,安静的,浅淡的,优柔的,不知该如何收拾。她,需要被呵护,被懂得,被喜欢,被唤醒,被温暖。   路上行人步履匆匆,各自奔忙,没有表情,没有交流,似乎不想对这个季节多看一眼。伸出手,停留在半空中再无法收回,五指之间错落经年的缤纷,照见那些久远的尘烟旧梦,轮番上演。   眸光中晃落的晶莹,是遗憾,是可惜,还是心痛?   车急驰而过,一路上漫山遍野的芦蒿锁住了游离的视线,惹我频频回眸。那芦蒿,有的成群盛长在洼地,有的凛冽地临风秀于山坡,有的飘摇于田埂,有的舞蹈于河畔,无处不在的枯黄盖过所有的色彩,诱惑你的眼,铺满你的心。   这片芦蒿,这片枯黄,将冬的萧索描摹到极致,让你满心欢喜又满眼心疼,又爱又怜的情绪将心一点点撕碎。她的偶尔静默,她的微微动荡,她的点头含羞,她的柔柔妖俏,象极了美人迟暮,无不在揪着你的心,扯着你的魂。   只是,若她们在你眼前铺展的是满眼的绿,你哪会心碎?你只会心醉。这枯黄是属于她的色彩,你必须象她一样欣喜着,深爱着。   季节,来也匆匆,去亦匆匆。风景,一轮又一轮,错过,又遇见。疼,是心疼,如针尖般的刺痛,而后疯狂地撕裂,眼中的潮湿泛滥成海,若句句啼血的誓言,滴在沉寂的芳魂。   轻轻地,掬一捧凋零。柔柔地,用目光温暖。被雨洗过的馨香,在掌心漫过一浪一浪的冰凉蚀骨,颤抖的手,托着它,竟不知该如何收回。   深嗅,这季节中潜藏的深如海的眷恋,无助的,无奈的,深刻的,只是沉默。   耳畔清楚地传来“花开有时,花谢有时,不哭!”   微笑着,将满掌的凉抛向空中。      [二]   日子很静,静如空气。心亦很寂,寂若死灰。   每天,机械化的生活日程,不期待丝毫改变的可能。我守着自己貌似的安然无恙,不泄露半点的忧伤。忙碌,成为寂寞与恐惧来袭之时唯一的解药。   人,可以若枯木死灰在空气中寂寥如尘,无声的,隐没的,迷蒙的。而心呢,为何不能拥有哪怕片刻的安宁,无论白昼,总是凌乱的,闹腾的,疼痛的。   正视眼前的明媚,才知道自己将生活过得面目全非,黑夜中清醒,白日里躲藏,已看不清自己的追逐,自虐,放逐,沉沦,或是耗尽生命。只是,我仍活着,只是活着。   心自成灰。不想看天,不愿出走,拒绝探问,逃避交流。如蜗牛背负着重重的壳,缓缓地爬,小心翼翼地蜷缩在小小阴暗的角落,不想卑微地乞讨那尘世淡暖,不敢大肆宣扬这漠漠荒凉,隐藏是唯一的保护色。   是谁说,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衣柜里,各式的衣服鲜艳着,美丽着,却被冷落着。只是喜欢,喜欢看它们寂静美丽的模样,却不愿换上它们。我知道,衣橱里的它们远比穿在我身上要漂亮,我的凌乱与颓败于它们真是大煞风景。   又是谁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因为想要快乐,想要全世界都以为我很快乐,所以在树树花开里拼命地笑,其实这快乐多么似是而非,所以笑出了泪。转过身,泪决堤,情绪泛滥。   母亲心疼我的憔悴与消瘦,只是费尽心思地给我张罗着精致营养的早餐,偶尔也会唠叨,更多的是安静地和自己生气。不知该如何宽解她,又不忍见她难过,于是勉为其难把自己收拾,若无其事地出门。   走在拥挤的人潮,凑这似近又远的热闹,挑选着可有可无的东西,没心没肺地望天看地,听风腻人地萦绕耳边,滑过指尖的凉伴着一路轻洒的阳光,眼中装满了许多似有若无的东西,是遗憾?是羡慕?是不安?   身前身后,华丽的红男绿女,热闹非凡的布景,一片盖过一片的乐声,却不知自己该置身何处。空洞的热闹,成了多余的粉饰,我的世界与之格格不入。心中有一种寂寞的声音,吟唱着永远的主旋律。   看似安静,心却无法停止感知,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纷纷而至,汽笛声声入耳催促着时光。心中突然看见,一只枯叶的蝶,一枝残败的荷,一片飘坠的叶,一瓣凋谢的花。疼痛如海汹涌而至。   突然想要逃,逃到一个叫做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有我期待的陌生与美丽。落英缤纷,芳草鲜美,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时光悠然静美,现世一定安稳。   花在风中凋,人在尘中老。恋恋红尘,终载不动许多愁。   是否,唯错过千年,方可一世长安?为何,千帆过尽,守不见云开月明?      [三]   阳光再暖,却透不过冰冷的心墙,触不到丝丝的暖。   天,微蓝,空旷寥远。仰望,不为找寻,只是寂寞,深如海的寂寞。   最爱张韶涵那首《隐形的翅膀》,宁静,淡泊,希望却永远都在。总幻想自己能长着一双隐形的翅膀,不流泪,不彷徨,不颓丧,不绝望,永远留有自己想象的天堂,天高地阔。无奈,却沦落成红尘中折翼的天使。若有一天能再振翅高飞,定与这红尘作最后的诀别,从此,不再回来。   目之所极的世界,没有什么是闪烁的,只是蛰伏。绿色,是无奈的苍老,一片片狂乱地飘摇,那样慌乱,那样不甘,那样难过。黄色,是腐朽的凋枯,没有了夺人的炫目,没有了丰润的诱惑,只剩心如止水的干瘪与零落。河水,冰冻成安静的承受,没有了丁点的声响,那曾经鲜活的流淌被深深裹藏。   风,起了,却不知往哪个方向吹。只见世间万物因它开始动荡不安,叶儿震颤凌乱,地面尘埃漫卷,裙袂飘飘,发丝轻扬,吹开了粉面娇颜,吹起了柳条轻摇,吹没了零星残月,却吹不散心中满满的惆怅。   钢筋水泥堆砌的高楼,疏密相间的枝丫,凌空笔挺的电线杆,挡住时而专注时而游离的视线。肆虐的寂寞却布满世界,可以穿透任何的阻碍,毫无误差地直射进心底的遥,温柔,漫天,轻舞,飞扬。   阳光,一丛丛一束束从天空泻下,透过枝丫的缝隙,笼在头顶,洒在眉尖。眼角,影影绰绰的斑驳,忽明忽暗,时凉时暖,是难得舒服的感知。而脚下踩踏的,是甩不掉的迷乱与苍茫。   安静地走,冷冷地看,只为证明自己于这个世界真实的存在。有时会莫名地害怕,害怕会失了语言,唯剩心的独白,寂静欢喜,寂静悲伤,再无人能诉,无人能懂。   喜欢双手指尖的缠绕,相互温暖,相互安抚,相互牵引。这缠绕,零距离,暖暖的,相知又相惜,真切而温柔,随时随地可以开始,却永不会结束。这缠绕,是相恋的人最最渴望的。只是这红尘,再难觅这样从一而终、心甘情愿的缠绕。   喜欢所有透明纯净的东西,玻璃,水晶,还有一场漫天飞扬的雪。心若银碗里盛雪,空旷的,洁白的,美得无需遮掩纯净清凉,美到骨子里,亦干净到骨子里,不用猜测,无需怀疑。多想,与雪同寂同欢,就这样简单,任人喜欢,任人冷落。   心事,是无处告白的秘密,只能深埋,只适合祭奠。害怕夜,却习惯夜的黑,黑的幽戚,黑的静默,黑的鬼魅。这黑,可以遮掩所有狼狈尴尬的表情,可以拒绝看见尘世的肮脏与不堪,可以拒绝看见所有不想面对的真实。这黑,让心感觉到安全。   日子过成黑与白的轮回,没有想象,没有要求,没有欲念,没有激荡,上演着平静如水不动声色的戏份。只是,忧伤在心中堆砌成墙,不言不语堵在胸口。我从来不说,只是,谁又曾懂得?   湖边的杨柳,以悲悯的姿态安静地垂默,没有了那份自在优柔的动荡婀娜。   寥寥花红,稀疏的点缀,单薄而脆弱,不忍望那翩然而来的挡不住的凋零。   而错过的人,伤过的心,淡漠的情,在季节的末梢,只有回忆为证,疼痛为盟。      [四]   寂寞,如花,如雪。无人可敌的寂寞,寒冷而纯粹,空旷而隐忍,照单全收。   是习惯吧,从小爸妈就告诉我与妹妹们的不同,与生俱来的隐忍。偶尔挨打都是倔强地站在原地,不肯逃,亦不争辩,只是流着泪。   于阴灰的晨光中醒来,寂寞便茫茫来袭,清冷的心无能为力地败下阵来。一天就这样悄然来临,而该如何去经营和打点,无从设计。若可,我多想永远停留在那熟睡的时分,身心皆是安静,没有梦,亦没有恐慌。   玻璃窗外,冬日艳阳盛大登场,过分的华美让人感觉身处夏天。指尖与玻璃的触碰,一种刺骨的凉惊了心,却不忍开窗。我害怕,那冰凉的现实破坏了所有。我愿意,让心永远停留在那片温暖的想象中。想象,总是美好的。那并不真实的暖,我愿意永远回想。   暮色渐近,斜阳淡扫,透着泣血的孤绝,蓦然将心戳痛。睁大眼拼命地望,以为能望得穿、留得住,以为能美丽到底。却原来,再美,终将一别。再美,终是要谢。再美,终是遥远。   烟花倾城,华丽丽地刺向天空,一束接着一束,一波未散,一波又起,黑的夜失去了原来的模样,绚烂得叫人无力招架,陌生得寒意四起。这烟花,灿烂了黑夜,闪亮了双眸,却为何总倾不了心?   曾几何时,我的华年,亦曾如此缤纷,如此闪耀?我的岁月,亦曾如此美好,如此温暖?   是谁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而今,落花流水春去也,唯众人质疑的目光,是谁忍心留你一世孤单?谁的舍得惹你一世心疼?   若可,我愿化作天边的一片云,和尘世再无瓜葛牵连,以纯纯素白的模样陪风沐雨,听流水松涛,看山峦沉睡,赏蝶舞天涯。即使天空翻云覆雨,亦自在承受,没有悲伤的姿态。   偏偏,立尘世之央,无言空对清风月明,只能独自怜惜,无情放逐,任其跌坠断了所有幸福的可能,任一怀情长被寂寂空负,唯剩心痛绵绵。   烟雨,一场又一场,清凉的,迷离的,缠绵的,那样无休无止不愠不火,似红尘中无尽流连的情缘,想要离去,终是不舍,于是依依复依依。   迟迟的流连,只是自己和自己的纠缠,道不尽的离情,述不尽的思念,止不了的疼痛。能否,换一场倾盆,迅速地,淋漓地,痛快地,决绝地,将爱恨席卷,从此再无念,再不盼。   纷乱尘世,自由呼吸,自在生长,倾心舒展,尽情美丽,是多么醉心的向往。只是,醉卧红尘,清寂若霜的心一点点把悲伤滤尽,不计指尖独舞的悲凉,只贪一晌浮生安暖,如此便好。   若离去,后会无期。俩俩相望,亦是俩俩想忘。   只叹,岁月忽已晚。为何?心中的念,却成千年的魔,一生的痴缠。 西安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更明显商丘出名的癫痫医院哪里好武汉哪的医院可以医治好癫痫病哈尔滨癫痫病人宜吃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