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岁末,我要向天顿个首(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16:54

匆匆地,一年的光景在忙碌中度过。回头拣拾,岁月留给自己的礼物竟出乎意料的丰厚。为此,我要向天顿个首,感谢上苍垂恩,赐予我的爱与友谊,特别是赐予我母亲八十八岁高龄一副健康的身体,和那一串熟悉的夹杂着笑爽朗声的唠叨。

——题记。

夜已很深,整整三个半小时对于公司中级管理人员的年度考评会议终于结束了。这仪式感很强的程序性作业,听得我无聊到透顶。

走出了会议室,借着满院雪花的清光和路灯的霓虹,我抬手一看,腕表的指针已经转到快10点了。翻飞的雪花,宛如美丽而不知疲倦的精灵,嬉闹在夜的领空当中,它们挽着微风的手臂,撒娇般成群结对地共舞。此景,使我疲惫的心很快变得轻松起来。

“明天是二十号,大寒到了。这场雪,预示着明年这里的老百姓又要丰收了,瑞雪兆丰年哪!”有人高兴地说道。

哦!明天是大寒。

大寒,意味着季节已经完全进入到全年最冷的四九了。猛然,从脑海里飘来了一首儿时母亲教的儿歌:“一九二九,新袄动手;三九四九,鬼哭神愁;五九六九,沿岸看柳;七九八九,过河洗手;阳春打九九,蛋娃光脚走……”想到此,一丝淡淡的甜蜜,悄悄地在我的心尖凝成一粒颤动的露珠。这粒露珠里面,饱满着母亲健康的微笑,以及即将在春节赴老家和她团聚的幸福。

回到办公室,坐下点烟的时候,突然看到座机上有母亲在一个多小时前的来电显示,我赶快拿起了电话。

“是彬彬吗?”拨号音刚响了两下,千公里外的母亲就在那头开始呼唤着我的小名。

“是我,妈妈!你休息了吗?”我应声着。

“没有,先前还给你打电话啊!看你的手机关机,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是不是单位有啥事吗?你们那儿下雪了吗?这里的雪下的很大。”快速的问话,传递着母亲几十年不变的慈爱和隐隐约约的焦虑。

“呵!这里的雪好大。单位没有啥事,刚才我们加班召开中级管理人员年度考评会,忙乎了半晚上。妈妈,最近你的身体好着没有?”

“我的身子好着哩,我还想活个十来八年,要等着咱们家倚弛研究生毕业后娶上媳妇才走呢!明天是大寒了,要变节气了,你要穿厚点,不要成天赶时髦、图精神,记下了没有?身体好比啥都要紧!”我在家里是老小,平日里倍受母亲的关爱。倚弛是我的儿子,是母亲最小的孙儿。因为她的几个孙子都已经成家并陆续填了三个重孙了,所以我儿子就一直是她心头挂念歇脚的驿站了。

紧接着又问道:“最近喝酒了没有?烟是不是抽的少了一点?”

“身体重要,少喝酒,少抽烟!”

母亲不停地絮叨着……

母亲过多的惦记,如冬寒里漫来的和风,温馨而舒服。

我的母亲,今年已经是一位八十八岁的老人了,生命对于她而言有个铁铸般的事实:风烛残年。也就是说,即便母亲依然硬朗,但苍老加快速度的迹象,已然成为无法改变的现实。近几年,向来达观开朗的母亲,开始渐显对生命的眷恋、对儿女们的不舍。每当我隔段时间回老家看望她时,她总会笑着说:“老天爷把我是不是忘了?快活成老不死了……”虽然高兴和自豪之情在母亲的脸上开花,但我却从另一个角度读懂了母亲的心思,因为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毋容置疑,母亲的内心是强大的。母亲内心的强大,早已在我的幼年、童年、少年时浇铸成了一座人生的路碑。此时的我,在想到父亲已经仙逝了多年,思衬着心中孤独的母亲,是如何度过了这十九年近七千个日日夜夜?每年春节回家,看到母亲早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软绸擦拭父亲的遗像。那慢慢的动作,似乎将她带进了那些逝去的岁月里……

母亲健康地坚持下来的根本原因,是不想过早地丢下我们和她的孙子重孙子们。

我知道,她在牵挂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远在外地工作,会不会照顾好自己?会不会和他们的媳妇处得和睦?会不会在工作中惹人被人家告状了?会不会因为有点权力而被公家调查了?

我还知道,她在牵挂着自己在外地的孙儿们工作怎么样?他们的小日子过得怎么样?会不会带好他们的小孩?

……

明天,时令已到大寒了,意味着春节快到又可见到母亲了。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此刻,我似乎看到了母亲被岁月洒落的霜花所染白的银发,看到了妈亲那双深凹的眼里冒出了两行热泪,沿着岁月雕刻的纹路流下、流下,直流进我的心中……

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癫痫病那里治疗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如何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