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散文)_15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01:28

当辗转飞渡的我停息在相峙而立的青灰巨石顶时,一阵惊涛骇浪,宛若经久不息的掌声,如雷贯耳,身心俱疲的我瞬间就精神振奋了。

什么媒妁之言,什么金玉良缘,都统统见鬼去吧。

极目楚天舒!碧海蓝天下,帆影点点,海鸥逐波,海岛隐约的东方夏威夷,不愧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

朝朝与椰林树影为伴,暮暮与长潮细浪作陪,我疗伤,反省,休养生息,隐身于这片童话世界中,这是我义无反顾的明智之举,亦会成为我修炼余生的唯一功课。

对于追求自由和新生的我而言,我胜利大逃亡了,勇敢而叛逆的我是幸运的。因为,这拼死一战的逃婚行动,不仅成功地从祖辈指定的婚姻对象——那一个猥琐木子相厮守的“无期徒刑”中解放了肉身,同时也是向以姻亲缔结的鸟族联姻制发起的一场思想挑战。我的大胆与勇往无前,是惊心动魄,又是史无先例的。我揭开了我个人生命履历中最华彩又最落寞的新篇章。

我的抗争,谋得了一片自由的福地,但,选择的前提是放弃,其代价可想而知,也是无比惨痛的。我奋力一搏因而逃出了传统婚姻的牢笼,也因之错失了与深爱的恋人长相厮守的夙愿。从此以往,恋人的微笑不复见了,好友的照拂不会有了,亲人的叮咛也不再有了……

为了自由,为了爱的成全,我背离了我的家人,我诀别了我的恋人,只身远行,来到了这片与大陆隔绝、四面环水的小小海岛,寄生于天涯海角。

我变成了一只我行我素的孤雁,鸟族所要面对的风霜雪雨,我都得一肩独担,我得用我不够丰满的羽翼独自撑起一片天空,冷暖自知,这是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在这个凉薄如冰的世界,谁识旧时雁?

就因为我是未婚雌性,我只得嫁给缩头缩脑的愣头青?

就因为我遇见了你,我生命里的恋人,就难逃孤家寡人的命运劫数?

就因为你是异族已婚雄性,我便成了可耻的小三,甚至是罪恶的化身?

一声接一声的叩问,伴着凄厉的呼号,从我的胸腔里喷涌而出,带着蚀骨的寒意。

在冥思苦想的韶光中,我的肉身,轻飘若烟,与大海的碎浪一起飘摇着,无根又无依。一波续一波,海浪以潮涌的热情姿态拥抱着我,却无意间,打湿了我的心。

潮音说,沉默是金。于是,我放弃了悲鸣,独个儿偷偷地蹩进那个仅可容身的海石缝里,在单调又寂寥的潮音中,无奈地闭上了双眼,抽泣着睡了过去。

那对羽翅,溢彩的金光,招惹眼球!

那媚骨,天生的贱!

狐狸精……

骚情……

吱儿,吱儿……

嘎嘎,嘎嘎嘎……

那些朽菜叶,那些臭鸡蛋,还有横飞的唾沫和脏污的谩骂,像一枚枚出鞘的冷箭,不差毫发地击中了我。一群已被愤怒携裹了的成年雌鸟们,她们以泛滥的口水加狂飙的肢体动作,向她们的年轻同类我发起了最恶毒的攻击战。

在这群义愤填膺的雌鸟包围圈中,一只被冠以第三者称谓的小雁子,我耷拉着羽翅,躲闪着冷箭,声俱泪下,啾啾不息地试图做些解释。我分明也看到了,他的妻,睁着血红的眼珠,那一滩怒火刺啦啦地冒着尖锐利的寒光,一枚枚向我逼过来。我踉跄地后退着,直到退无可退,躲到了房檐根。在这样的混沌场景里,我所挚爱的他从来都是缺席的。因此,我的屈辱与苦衷,谁又会关注和聆听?

嘲笑,漫骂,诋毁,尊严在一寸寸的被蚕食着,同族疏离,异族排斥,这就是我拒绝同龄雄性而爱上已婚者的因果报应?我问天,我问地,我问自己……

亦真亦梦的场景,如幻灯一样,一幕幕回放,然后消逝,牵扯着我颤疼的心。我用意念,辅以腹式呼吸,让整个身心恢复了定静,我恍然有了一鸿飞羽般的飘忽感。半悬空中,借一缕惨淡的月光,惊魂不定的我,第一次真正看清了我自己。我的肉身,轻渺地平贴在砧板上,沾着哀伤的霜花。那斑驳的砧板上方,赫然写着“道德”二字……

你一个女儿家家的,竟敢去踩情感雷区。妈妈连哭带骂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灵长类的人,妻子,情人,第三者,他们越活越滋润。我们鸟族何必抱着陈腐的思想不放?

闭嘴!我们鸟族的忠贞不二,你咋不学,倒追起了那退化中的人?有他,就没我,没这个家。一阵风过,我的羽翅就着了一踢。从小疼我爱我的父亲,震怒如虎,他打我,骂我,还逐我出家门……

嘎!嘎嘎!我的傻妞!我的耳畔,妈妈的哭泣声越来越大了。回来吧!嘎嘎!嘎!我错了么?

爱,大千世界中最美好的字眼,连带着我的心,被一次次的凌迟,在亲友的怒斥中,在我的梦呓里,也在道德的砧板上!感愧交加的我颤栗着身体,恨不能使一招遁身术,消逝于无形。

生命的尊严,在世俗观念的鞭挞中黯然消逝。一个美丽而倔强的灵魂,除了进行时的消逝,还有即将到来的消逝,一切都悄无声息。

大雁在高空飞过,翅膀下变换着冷暖的岁月……

那个春末,适婚期的小雁子,与宜婚姻的木子,被同宗的老辈子指定了姻缘,计划金秋完婚。木子,木讷,憨实,唯唯诺诺,就是块无生气的木头,愣头青。我打心里不喜欢,就一再推脱着,拒不相面,却找不到理直气壮的理由。我的爹娘,也并不看好这个准女婿,因是长辈指婚,又不好回驳,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没了着落。

就在这时,我们栖居的那个县城,突然爆发了一次致命的禽流感。禽流感病疫先是从家禽开头,继而一发而不可收,漫延到了鸟族,发热的,头疼的,咳嗽的,无力的……距县城不远的一大片丛林里,哀嚎阵阵,时高时低,彻夜不息。挨到次日,一个传染俩,病者遍野,狼藉一片。呻吟的,哭泣的,叫爹骂娘的,也有的早已奄奄一息,只有出得气,没有进得气了。

情势紧急,一场有组织的赈灾活动就应时而生。我第一个报了名,投入到了赈灾活动之中。光子,作为医疗工作者,他也责无旁贷地参与了那次赈灾活动。

特别时期,以特别的方式,一位医者,一位义务护理者,我们不期而会了。

诊病情,配处方,消毒隔离,多才多能的光子,指挥若定,把更多的宅心和爱施予那些需要帮助的同类们。

隔离病区,护理病友,慰安精神,温煦随和的我,以悉心的关怀传递着暖意的正能量。

一个阳光,一个内敛,一个刚骨,一个柔肠,两颗怀着悲悯之心的异性,在救死扶伤的合作中,配合默契,一见如故了。

光子说,他是一个被婚姻磨去了光泽的活物。是我,激活了他内在的悲悯内核,并带给他新的活力与斗志。

我说,我是被世俗的目光淹没了热情和执念的小雁子。是光子,你打捞了我溺水的爱,复活了我真纯的心。

我们在药房、病房里穿梭,不是护理病患,探讨配方,就是结伴去山林,如影随形去寻找那被人类奉为万能灵丹的板蓝根……

我,光子,我们同舟共济?还是心心相印?一个侍立在围城外,频频回眸,一个盘桓在围城内,以静水深流的电波阻抗。

饶舌的人说,围城里享有的是婚姻,围城外拥抱的是爱情。我满心满意地拥抱着的是什么?

时光在无声地流逝,疾病终于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秋深的日子,落叶潇潇满地霜。我们微笑着道了别,也挥别了我们并肩救死扶伤的旧时光,飞回到了各自的家族。

相忘于江湖,或许才是最美的结局。

岁月的这端是相逢,记忆的彼岸是思念。

我的记忆,负载不了思念的重量。但,在我的心里,相遇的旧时光,却美到了极致。

晴好的日子,我从海石缝飞出来,享受灿然的柔光,沉迷旖旎的海滨风情……天空蔚蓝,烟波浩茫,银滩巨磊,椰林掩映,不知不觉中,我失溺的心魂,又渐渐地重返到了我的本我中。

老辈子的话一点不假。中国海南就是一颗璀璨的明珠,点缀在浩瀚的碧波之中。一到冬天,全国各地的人就跟候鸟般,一窝蜂地飞来南海过冬。我栖身的“天涯海角”,更是吸引了中外无数的情侣们。

迎着曦光,他们十指相扣,共守一片美丽海域。或者一家三口,戏水追逐,同享一份恬静的安适。他们的脸上放着光,散射出的全是爱与幸福。

突然,一声清脆的哭声打断了我的漫思。

我展展翅,舒舒腰,隐蔽在阴凉中,偷窥人间风情。

一对夫妇蹲在沙滩上,妈妈在认真的审视女孩脚丫上的伤口,用嘴轻轻地吹着。眼中溢满关切的父亲横抱着女儿,喃喃细语。

熟悉而陌生的场景。我的眼帘滑过了一幕完全雷同的画面——

眼中溢满关切的光子横抱着幼雏,焦急万分的她细细审视幼雏的小爪子,用喙在轻昵地点啄着。那只小幼雏的啜泣声,渐小渐止了,淹没在了海浪的歌吟里……

光子不是我的同宗,他有需要关爱的病者,有需要照拂的妻儿,他有需要赡养的长辈。关乎他的一切,我无一不知。他敬重他的妻,他疼惜他的儿,他有他的牵挂和责任。他也爱我,但,他既不能给我名分,就更不能耽误我的幸福,于是,他固执地保持沉默,偷偷将爱供奉在心里……他选择了妻女和家族,却只愿也只能把“相约来生”的誓言留给了深爱他的我。

一片痴心换情薄?我打了个寒噤。

为了自尊,我带着累累伤痕,和逝去的爱,不顾一切地逃离了那座伤城。

人类幸福着他们的幸福,我则疼痛着我的疼痛。

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如烟正断魂。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一首如泣如诉的歌谣,为我而歌。

人声鼎沸,风光美好,依然晴朗的日子,我却触感到罕有的阴霾满天了。

风雨欲来,我又一次泪雨磅礴。

因了一个很偶然的机缘,爱的种子掀起了心灵的狂暴,成长并开放成蓬勃的玫瑰……可,爱,于默默无声中,像流星悄然陨落。

诀别的日子,光子并没有挽留我。他扬着那张坚毅却又饱经沧桑的脸,一径地保持沉默。然后,他耸耸肩,似乎卸下了誓词,还原了轻松,风一样消失在家的方向……

当爱与婚姻博弈,爱,不过是以卵击石。幂次方叠加的温情砝码和相濡以沫的亲情,渗透到了生活的边边角角。其中,最重的砝码,自然是孩子,那一声哭泣与呼喊,就可以惊醒为人父母的爱与责任。

银铃的笑声飘过来,我被拽回到了现实。

凭我的经验,这是又一个幸福的家庭了。

打扮时尚的娇妻,伶俐可爱的稚儿,踌躇满志的夫,他们在诠释着生活的完美?

他专注地欣赏椰风海韵图,若有所思的忧郁里盛满了欣喜之色——椰树摇曳,沙白如雪,海水清清,海天一色……

他的妻,偎着他,甜润地笑着。

或许,爱与被爱,是一道永远无法破译、求证和终结的生命之谜了。

其实,我知道,答案早在相遇时就注定了。

不合适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不相适宜的雌雄对象,遇见,就绝然不是美丽的惊喜,而是最悲催的劫难。故,我们的遇见,只是一场错肩的爱,注定了我将是而且也必然是爱的殉道者。

在等待中相遇,又在相遇中错过,空劳牵挂的守候终将虚化为诀别的笙箫。相守太短,回忆太长,不过是昙花一现。但,相遇的美,之于我,又何尝不是一种别样的完美?

我将安于机缘的静和度化,默守着我心中那份谦卑的爱,独自终老。

儿童癫痫存在哪些主要病因治疗癫痫病武汉癫痫病医院好吗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