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拾穗者(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54:46

一片麦田,一截麦茬,一株麦穗,一双粗糙带着血痕的妇人之手,记录了农耕时代的一项农事活动——拾麦穗。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观刈麦》里写过,法国画家米勒的《拾穗者》里画过,我小时候也亲身经历过。如今人工割麦已成为历史,曾经感动过诗人画家的劳动场面早已消失在历史的天空中。但是作为亲历者有些场景再远也不能忘记,母亲在夏收大忙中付出太多了,既要参加生产劳动,挣回换取口粮的凭证——工分,还要抽空做家务、拾麦穗。在那个年代,母亲的辛苦从来都是理所当然的,很少有人怜惜她们,只有她们干不动了,才意识到她的生命快到了尽头。

每每想起这些,眼里心里总是潮潮的。今天借用粗浅的文字,致敬从苦难中走过的母亲。

“二广地的麦子可以拾啦!”黄昏时分,消息就在左邻右舍间传开了。听到消息,村人像赶庙会一样,一股一股往那边涌,母亲也带着我们赶过去。

地头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甜味,那是从刚割过的麦茬上散发出来的。新麦茬有半乍高,齐刷刷,白晃晃。夕阳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渐渐落下来的夜幕滤掉了午阳的燥热,空阔的田野里流淌着微风的河,浸得人身上凉飕飕的,很是舒服。地里的人谁也顾不上享受夏风的清凉,都埋头捡拾麦穗,对于土里刨食的农人来说麦子是无比的金贵。

“给我!”突然,北边地头飘过一个女人的声音,粗壮,强硬,打破了周围的宁静。听到这声音,大家纷纷望过去,几个性急的已经朝那边跑去了。

这个声音是一个女人发出的。女人是邻村的,偷偷闯进了我们的麦茬地,企图拾我们的麦穗,被队上两个值勤的小伙子抓住了。小伙子要夺她手里的草笼和麦穗,女人不给,他们就撕扯起来。女人也许觉得一人难敌四手,便大声喊起来了。

我挤进人群看到他们时,他们已经被早到的人们拉开了。两个小伙子拳头握得紧紧的,那个女人呆呆地站在那里,她一边胳膊上挂着一个草笼,一边手里拿着一把麦穗。

“坏人!”二丫朝着她喊道。听到喊声,二丫妈迅速跑过去,一手抓起孩子拖到了麦地一边。

“坏婆娘!”柱子好像应和二丫也跟着来了一声。柱子父母那天没来,他也就没有顾忌地继续乱喊,一些调皮的娃娃们仿佛助威似的也跟着喊,直到被他大伯拉走。

再看看那女人真的像犯了罪,一直低着头眼睛盯着鞋头。就在她眼睛微微抬起的一瞬,我认出了她,她是我外婆村里的,和我队还有亲戚。

两村连畔种地,认识她的人应该不少,可是此刻谁也没有出面去说情,包括她的亲家公一直站在远处观望。

僵持了一会,队长过来了,他问了那女人几句放了她,条件是留下手里那把带杆麦子,倒出笼里的麦穗,并告诫她不要再踏进麦田。磨蹭了一会,她不情愿地扔下麦穗离开了。

她离开后母亲和婶子们议论开了。

那家男人性子软身体弱,干活没有多少力气,在生产队只能算半劳力,和女人拿一样的工分。家里五六个男孩,个个都是半装小子,饭量大的惊人。

平日里,她经常以身体不好为由请假,偷着出去找些野果野菜。麦收季节她像变了一个人,天天背着水瓶带着干馍馍出去拾麦穗。

这一拾,整整一条塬都留下了她的足印。

南北几十里的长塬,几十个村庄,一村都不拉,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每个村的麦茬地她都会一遍一遍地出出进进。早上天还未亮,她上带几个干馍提个笼就出发了。晚上天黑透了,她才连提带背地往回赶。

一季下来她能拾一两石麦,而一年到头天天劳动的人不过分到几斗而已。

那天过后,她的事情陆续发酵,街头巷尾都能听到她的陈年旧事。

“她不管老人,兄弟们多,她让老汉和儿子躲得远远的,生怕老娘来她家。”李四媳妇说得义愤填膺,好像她亲眼见过似的。

“她这人手脚不干净,经常到人家菜地顺菜,村里有人看见了,她一点都不害臊。”王五媳妇补充着,说话间眉飞色舞,唾沫星子都溅出来了。

……

听着大家无头无脑的嚼舌根子,耿直的二大爷发声了,到现在我还记得他铿锵有力的声音:“一个女人为了养活孩子拾几个麦穗有啥呢?”二大爷话音未落,女人们做鸟兽状散了。

我妈和她同村,了解更多一些,“她就是拖累太重,人倒不像传言中的那样坏。唉,为了娃娃能吃上一口饭,她太遭罪了。”有一天,听到我妈和邻居兰姨说。

后来我离开村子,很少听到过关于她的事情。每每到了麦收时节总是想起她,想起那个夏日黄昏……

成都专门癫痫病的医院甘肃医院中医治疗癫痫有效果吗陕西看儿童癫痫医院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