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丁香收获】访友归来(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45:57

自从家属随迁城市后,很少回老家,偶尔回去一次也是来去匆匆。一个几十年的老同学多次邀约,相隔五里许,终未能见上一面。去年春节我回老家看望乡亲,决定去拜访一下老同学。

大年初二的一天下午,北风呼啸,细细的雪花随风飞舞,我不顾家人的劝阻,打点一些礼品,骑上自行车匆匆上路。雪下得不大,同学家在我村南边,北风正好为我助力,不足20分钟就到达目的地。因亊先有约,老同学已在门口等候多时。

久別重逢,我们激动得相拥而泣,握着的手久久不愿分开。同学大我两岁,视我如亲弟弟,就读期间学习、生活等方方面面对我恩宠有加,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酒席早已备好,寒喧过后立即入席,同学的子孙们輪流向我敬酒,一时应接不暇热闹非凡。酒过三巡,我们回忆往事,思念旧情,时而开怀大笑,时而热泪盈眶……

酒逢知己千杯少。不知不觉已过去六七个小时,儿孙们不知什么时候都渐渐散去,再看客厅的钟表,时针已指向深夜两点。我恍然大悟,碰杯告辞。兄嫂二人苦苦挽留,我告诉他们说:“我来时给家人承诺,无论早晚,一定回去。”同学见我意已决,无奈,只得开门送客。刚一开门,我们都大吃一惊!外边下起了鹅毛大雪,雪深盈尺。兄嫂异口同声劝我:“这怎么走,这么深的雪连个路眼都没有,住下吧,明天再走不迟。”老同学家人多,好像住的也紧张,其实我从来都不愿意在别人家住,尤其农村夜里解手不方便,一家人用一个尿罐,尿尿时哗哗作响,让人不好意思。另外,我睡觉打呼噜,鼾声如雷,不情愿把自己的毛病暴露给別人。想来想去,还是回家的好。我对他们说:“没事,雪霖不湿衣服,几里地一会就到家了,我在别人家睡不着觉,再说老婆还在家等着我呢。”同学见我面露难色,执意要走,只得推起我的车子踏雪相送。他们把我送到村口大路上,依依不舍,握手告別。

雪仍在下,好象越下越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花,飘飘洒洒足足有一分硬币大。这场雪下的也平稳,一絲风都没有,树枝树杈上落满了厚厚的白雪。车子是骑不动了,只能推着它吃力地前行,大约走了300米,我回头望去,模模糊糊看到老同学两口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不停地向我挥手,好像嘴里还喊着什么。我感动的停下脚步,挥舞看双手向他们还礼并高声呼喊:“老同学!回去吧,我明年还囬来看望你们,谢谢你们,再见啦!”他们没有走,继续和我招手。我心里五味杂陈,不是滋味,感叹道:老同学,忘年交,胜似亲兄弟啊!

白雪皑皑,寂静无声,静的异常,静的让人害怕。雪好像是偷偷地在下,唯恐惊醒酣睡的人们。

前面是一个村庄,大路从村中间穿过。刚到村口,就听到了幼婴儿的啼哭声,偶尔还听到几声犬吠。平常我听见这声音就心烦,可这天夜里我却感到十分亲切,有了底气,胆子也大了起来,心里舒服了许多。

走出村庄,要不是下大雪就应该能看见我们村庄了,因为这个村离我们村只有三里地,这样算来我也只走了两里地,可这两里地我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温度至少有零下三四度,可我却浑身冒汗。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不敢停步,一步一揺地继续前进。走不多时我抬头远望,已能看到我们村庄的轮廓,脚下的地应该是我村的地盘了。这时我已经是筋疲力尽,实在太累了,我决定休息一会儿。于是停下车来,点上香烟原地休息,我一边吸着香烟,一边远眺四方,触景生情,我想起了毛主席诗词《沁园春•雪》,我小声吟颂起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我突然发现几棵大树,浑身雪白,高耸入云,象一座座铁塔矗立在那里,岿然不动。这不是贾家坟地里的那几棵大楊树吗,不好!坟地里还有人在来回走动。我心里犯着嘀咕,夜静更深,坟地里怎么会有人,他在这里干什么!我睜大眼睛仔细观察,突然发现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有一个是女人。我心想:男人胆子大,女人出现在雪夜的坟地里极不正常!我突然联想到人们传说中的鬼,又想到前几天我家文泉二叔因病去逝就埋在这片坟地里,我顿时毛骨悚然,心跳加速。

文泉二叔辈份虽髙,但他年龄却比我还小两岁,俺俩从小光看屁股一起长大,一块摸鱼,捉爬叉,拍蜻蜓。他象棋下的好,在当地小有名气,曾参加过县里象棋大赛荣获过第二名,许多学生拜他为师,我下象棋也是跟着他学会的。他还写一手好字,每年春节期间,他总是在腊月二十五六在大街上支张桌子为乡亲们免费写春联。二婶死得早,留下一男一女,是他一个个拉扯成人的。他待人亲切,平易近人,乡亲们既同情他又爱戴他,年前病故入葬时村里很多人为他送行……难道是他,是他两口!是他两口显灵啦!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不成。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我只身一人着实害怕起来,一不做二不休,不管是真是假,我决定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我急忙推车前行,可能是心里紧张的缘故,脚手都不听使唤,手握不住车把,脚也抬不起来,好像血液全部凝固了,我用力再用力,没走两步,就摔了个仰八叉,人仰马翻,点心也撒落一地,我躺在雪窝里,心想:今天怎么啦,这时突然从天上落下来一团白雪,正好砸在了我的脸上,我一激灵翻身坐起,细看观察,原来是路边树上积雪太重落下来的。我稍微定下神,心想,既然走不动干脆不走啦,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和火机欲吸烟壮胆,可打火机怎么打都打不着,难道是没气了吗,我借着雪色揺了摇,好像是还有气,再打,仍然打不着。今天咋回事!奇怪的现象都集中一起啦,真是见鬼了。吸烟壮胆不成,我亮开嗓子大喊几声:“啊——啊——”借着这股劲我站了起来,向前猛跑。刚跑两步,我忽然想起自行车和点心还在地上,毫不情愿地又拐了回去,真是越怕越乱,越乱越忙。又要扶车子,又要拾点心,又要绑绳子,一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然而物极必反,当害怕到一定程度又实在无法摆脱险境时,反而会镇定下来。在紧张一阵子后,我提心吊胆的心确实平静了许多。心中暗想,人死如灯灭,那有什么神灵鬼怪,平常人们绘声绘色地讲述遇见鬼的事,那都是心理作用,自己吓自己,由于害怕与相信,没有一个人敢把事情真象认真去弄明白的,他们把一些虚幻的现象当成真实的,有谁会真正看到了鬼的样子?我工作的单位701厂原来也是一块坟地,后来曾经是枪毙人的地方,建厂初期也传言如何如何有鬼,如何出现许多奇怪的现象,但谁也没亲眼见过鬼长的啥样,今天晚上让我看到了,岂能坐失良机让鬼给吓跑!我打定主意,决定弄个水落石出,一看究竟!

我将自行车锁定,轻装上阵,没走正路,因为正路还要转到另一条路上,路程较远。我钭马查描准坟地慢慢靠近。看到了,是两个鬼,一男一女,我一时不敢冒进,我猫着腰藏到一株柳树补楞旁边,细心地观察着,突然间两个鬼又都不见了踪影,尽管我有了思想准备,不免还是一阵紧张。我小心翼翼地向另一株柳树补楞移动,并四处张望,寻找着鬼的踪跡,另外还生怕鬼从身后袭来。不大一会儿,他们又出来了,时而弯着腰,时而直起身来,还有亮光时明时暗,他们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男鬼又直起身来向我这里张望,我又急忙蹲下来躲在柳树补楞旁边,可他们又突然不见了。据说鬼行去无踪,时有时无。我大气不敢出,这可是关键时刻,因为离坟地只有几十米远了,我必须小心行事,稍有差迟,将有去无回。我又想吸烟壮胆,但想起刚才无论怎样打火机就是打不着的情境,让我又倒吸一口凉气。然而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啪啪”两声打着了,我一阵惊喜,点上香烟长长地吸了一大口,真得劲!我好象遇到了救星一样,胆子大了许多。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多长一个心眼,为防不测,我在柳树补楞上撅下一根较粗的树枝作为防身武器,这下我来了精神,尽管心里通通直跳。经过多次的时有时无,时隐时现,出出没没的反复,我決定向他们喊话,就抖着胆子喊了一声:“谁呀!没有答应。”又喊一声,仍无回应。一时没有了影子也没了声音,我一个劲地大口大口地吸烟。俄尔,男鬼出现,他先是东张西望,后来他直起腰也对着我喊了一声:“喂,谁呀!”我急忙回应:“我是竖岗南街的。”他也回应道:“我是全林呀。”全林!全林就是我本家文泉二叔的儿子,他爹才死没几天,三更半夜冒着大雪到他爹坟前干啥!我们双方都小心翼翼地向前靠拢,接着全林媳妇也露了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们相距越来越近,终于见面了。我们浑身上下全是白雪,睁大了眼睛才把他认出来。不错,真是全林。我拉着全林的手说道:“吓死我了,你们怎么在这里……”他没等我说完就反问我:“唉呀哥哥,我以为遇见了鬼,你看把你弟妹吓的现在还没回过神儿。你去哪啦,在这干啥啦?”原来他也把我当成了鬼。

我把访友归来在坟地看见鬼的前前后后,细说原委,他听后猛地向我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说道:“今晚咱们真是弄了个鬼见鬼,虚惊一场!”我急不可奈地问他:“你们黑更半夜的来你爹坟前干啥?接下来全林向我慢慢地道来。”

事情是这样的。全林他爹死后,乡亲们为他爹挖墓穴时,因几棵小槐树碍事被挖掉了,全林老惦记着丧事办完后再把它们栽上,因事情多一直没顾得上。这天下午,他从朋友家回来,不顾小雪乱舞,趁着酒劲,扛起铁铣急急忙忙奔向坟地。

刚到坟地。突然手机铃声大作,全林拿出手机见是媳妇打来的:“全林,你在哪里?”“我在咱爹的坟前。”“在哪里干什么,神经病!”“有几棵小树,前几天被他们挖掉了,我准备栽上,让咱爹乘凉。”“雪下大了,明天再栽吧。”“没事,小树不大,很快就……”电话没完就因没电自动停机。全林眼看天色已晚,雪下的越来越大,脱下棉袄并将手机盖在祆里,然后三下五去二地将几棵小树栽上,急冲冲掂起棉袄扛起铁铣就往家跑,放在棉袄中的手机掉在地上他竟毫无察觉。

本来全林在朋友家喝了大半天酒,已有醉意,又到坟上栽栽树,实在有些支撑不住,回家草草吃了点东西上床倒头便睡。媳妇洗刷完毕,闲来无事,也想玩玩全林刚买来不久的苹果手机,想看看外国的手机到底好在哪里,她上衣下衣枕头下全翻过来了却毫无手机踪影,急忙喊醒全林问道:“全林,你的手机弄哪啦?”全林含糊不清地应道:“在桌子上放着的嘛。”媳妇又桌上桌下床前床后翻了个遍还是没见手机,再去问全林,见他酣声大作喊也喊不醒了。她急中生智,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拨打全林的电话,没有铃声。媳妇那个急啊!这可是5000多元买的,是家里一年的积蓄,他是忘在朋友家了还是丢到了半路?忘在朋友家不要紧,若丢在半路那可就没想头了。她一遍一遍地叫着全林,却一遍一遍叫不醒,12点过去了,1点也过去了,人们常说度日如年,这时她简直是度时如年。快两点了,全林终于醒来要水喝,她没好气地吼道:“喝尿吧!我问你,你的手机到底弄哪啦?”全林道:“没在桌上吗?”她怒目园睜道:“哪个桌上!我把家里旮旮旯旯都找遍了。”全林一听说手机丢了,心里一激凌,酒劲全无。这可是他的心肝宝贝,自从买过来后,他在多少人面前玄耀,他为此感到自豪,能把自已丢了也不能把手机丢了。再看老婆愁容满面怒气冲冲的样子,比他爹死的时候还难受。心里又一阵着急,倒底男人比女人遇事冷静,他慢慢地回想,梳理头绪,用排除法一点点分析会丢到哪里的可能性,他忽然想起在坟地栽树时老婆给他打过电话,还影影绰绰记得电话打到半道因没电自动关机的情况,他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兴奋,他俩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下来大半,手机的下落总算有了眉目,况且全林回去时雪已下大,不会再有人去那里了。当机立断,全林拿起快没电的手灯夺门而去!

两人出门见大雪纷飞,雪深尽余大吃一惊,老婆劝全林道:“雪这么大,又这么深咋去找啊,不如明天一早再去。”全林寻宝心切慨然应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今晚下的是白雪,就是下黑雪也得去,这么贵的手机丢了,在家怎么能睡得着,安能熬到天明!再说天明不定哪个二大爷起个早,天差地错地再把手机拾跑。老婆别怕,我前边走,你后边行,踩着我的脚印走就是了。”就这样夫妻俩一踋深一踋浅地来到了坟地。

全林十分肯定地指着一个坟坡对老婆说道:“我当时就把棉袄放在这里,手机就在棉袄上边盖着,手机应该是掉在这附近。”说时迟那时快,两人不顾天寒地冻一起弯腰扒起雪来。哼,雪夜在坟地里撅着屁股扒雪可TM不是个好活,几分钟手就冻僵了,双手不听使唤。他俩有时蹲着有时弯着腰,还时而站起来哈哈气搓搓手,以让手恢复知觉。这就是我当时看他们时隐时现的情况。大约扒拉十来分钟,两人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就都直起身来稍作休息,一边搓手取暧,一边不免会向远处看望,他们一下子看到了我,很是吃惊道,东边有个人!他们疑云密布,心想:这三更半夜又是这么恶劣的天气怎么会有人呢,可突然又没了踪影,实际是我摔倒后他们看不到我了。全林媳妇战战兢兢地小声道:“全林,我害怕,是不是碰到鬼了呀,那地方去年八月份有一汽车碾死个人,别是阴魂不散显灵啦。”全林听了此话惊出一身冷汗。全林虽心里害怕,但在媳妇面前却表现出英雄气槪,安慰道:“唉,哪里有什么鬼啊,既使有鬼,鬼也怕人,你看,没有了不是。”说着说着我又站起来了。全林猛然一惊道:“快看,又出现了,向北跑了。不对,又拐回来了,好像在干着什么。”那是我拐回来拾点心,推车子。媳妇吓的大气不敢出,紧紧拉着全林的胳膊央求道:“全林,咱们回家吧,手机还是天明再找吧。”全林说:“不行,鬼还没走,他要跟着我们回家那就麻烦啦。”当我拾过点心向他们走去时,他们因为害怕,又躲到坟后,可我当时认为鬼又不见了,当时我从一棵柳树补楞猫到另一株柳树补楞时,他们就看到我时有时无,这样一会我是鬼,一会他们是鬼地折腾了好大一阵子,直到我向他们喊话,才逐渐弄清真象。

真象大白,疑云顿释,如释重负,我们捧腹大笑。世上哪有什么鬼,全是自己吓唬自己啊!

接下来,我们一起扒雪寻找手机,功夫不负有心人,手机终于找到了。我们三人一起沿着我来的老路离开了坟地。

雪停了,一切归于寂静。

遇到老人癫痫发作应该怎么办郑州治小儿癫痫医院好吗哈尔滨癫痫病专治医院神经科门诊非遗传的癫痫疾病用左乙拉西治疗有效果吗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