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流年】草原的伤痕(散文)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1:09

一大早,接到奥拉姐打来的电话,问我今天有事没有。肯定地回答没事以后,听筒里传过来一阵不容推辞地没有商量的语气说:那行,没事一会儿过来,帮你姐夫给草场圈围栏。也不说,能否来帮忙圈围栏?这就是草地人,不会让语言和内心多绕几道弯。不过,我挺喜欢这种少了所谓仁义礼仪冗长的伏笔。过多的客气,有时候会让人感觉心累。

这块草场,大概有近八百亩。时下,正是秋草成熟的季节,尽管今年遭遇了严重的干旱,但是,一眼望去,整个草场看起来依然生机蓬勃,花草茂盛。一些草已经凸现成熟时节金黄色的丰腴,一片一片地如是引领着整个季节变迁的先行者一样,在依然呈现出整片葱绿的草地上,率先使得这片大地有了秋收的色彩和气息,也让急于打草储备冬草的牧民看到了一丝希望,减少了一份对收获欠缺的担忧。

巴根那姐夫望着眼前这片终没有被干旱彻底摧毁的草场,情不自禁地感叹:还行啊,好歹应该能出六七十捆草吧?按照今年的行情,一捆草从外面买来运到草地上,最少得240块左右。这样来算,六十捆草价值将近一万五千块钱。听了巴根那姐夫的感慨,我内心也不由得感到高兴。对于牧民来说,这一片片草地,就像农民眼里的麦田一样,是希望、也是维系生活的保障啊!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上天在左右着最后的结果,但是,亘古以来,总有一部分人,一直和自然有着最亲近的关系。从某些方面来看,这是他们极其脆弱的一面,但是,大自然似乎总是以种种喜忧参半的方式给他们以生存和生活的快乐抑或痛苦。庆幸的是,大自然似乎从来不会真正地抛弃这群人,只是用她的智慧,恰到好处地平衡着她眼里这些众生的喜怒哀乐、以及繁衍生息。

或许,农耕和游牧一直是大自然最古老、也是最热衷倾注兴趣和爱好来把持和调节的一种生存游戏。在当下的城市人看来,这种生活,多少有点类似化石的感觉。因为遥远,所以陌生,因为陌生,所以恍若隔世。我倒是觉得,无论何时,都应该让一些生活在城市里从来没有见过玉米地和高粱地或者草原牧场的人,能有机会来亲近一粒粮食最初的真容。抑或在一片草原上,在一些人的眼睛里,认识和亲近大自然的野性,以及生活在其中那些农牧民骨子里真挚淳朴的本性。这对每一个投注过关怀和关心的人来说,都是一次洗礼。

近些年,大部分草原都被一块块地划归为私有领地,原本牧民游牧的生活也都渐渐稳定下来,并且逐渐有了自己固定的家园。许多地方可见的蒙古包,如今大多作为牧民的仓库和厨房,而不再是作为游牧生活中最为重要的流动的居所。与此同时,原本一望无际、畅通无阻的草原也渐渐被一道道铁丝围栏隔离开来,以明确这是一块块私有领地,也意味着不容任何人畜侵犯。草原一块块地被划分、隔离、那一道道围栏像一根根骨刺一样让人的视觉总有一种被刺痛的感觉。或许,这只是人为的意愿,而大自然却并没有这样想。

直线两千米的围栏,是摆在我们面前实实在在的工作。巴根那姐夫虽然使尽他的聪明和才智,但是,当我们在他的指挥下以间隔十米左右打下桩、并把一捆200米长,一米高左右的铁丝网慢慢固定的过程中,我们努力的结果并没有符合预期走直线的目标。当工作还没有进展到千米的时候,一眼望过去,我们所有的努力被呈现出的一条如同蜿蜒小路样的围栏嘲笑不止。一次次的返工,流汗,焦灼,绝望……我们还是无法让这道该死的围栏保持直线。当然,主要是怕把桩子栽在别人家的草地里造成偏差而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否则哪怕弯弯曲曲又如何呢?无奈之下,巴根那姐夫只得打电话求助让他的弟弟过来充当我们的总工程师。

果然,在巴根那弟弟哪萨富有经验的目测、定位、和引导下,我们的工作简直有如神助,进展的一帆风顺,就连冒出的汗水,仿佛都一粒粒的绽放着笑容。

将近日落时分,两千米长的围栏在我们欣赏的眼光下,像一把刀子一样在草地上划出一条笔直的银线。多么令人欣慰!虽然有一阵子,感觉整个身体没有一处不发酸发困的,但是,呈现在眼前这份劳动的成绩总是以一种极好的药效使得内心又滋生出种种愉悦的情绪。

我们怀着胜利的喜悦,被拖拉机载着一身的疲惫颠簸在夕阳的余晖里。经过泡子的时候,整个水面像是一片燃烧的火焰,众多的野鸭、鸿雁、以及大雁一群群的浮游在这片火焰之间,如是沐浴,又像在举行着一场盛大的舞会。偶尔有风吹过,掀起一层层的涟漪,如是舞台幕布柔滑的褶皱在风中微微飘动。天空之上,数百只乌鸦正成群结队的飞往东边森林的栖息地。它们是一群天空的舞者,穿着夕阳余晖绚丽的舞台装。它们欢呼着、如是对水面上正在进行的表演发出不屑的嘘声。它们那样骄傲地飞翔着,扇动着被夕阳镶了金边的翅膀,热情高涨地仿佛要和水中的舞者做一番比试。

其实,草原总是不止一次地呈现着这样的盛况。但是,每一次欣赏,你又从不会觉得是在重复着过去的剧情。小小的坡尔渡,仿佛是大自然一个巨大的藏经阁,我们永远无法阅尽它深藏的内容,也无法预知它会在明天呈现出怎样一种迷人的景象,更令人无法去描述它每次用风、云、或者漫天飞雪给于我们的寓意和暗示。在自然面前,我们总显得浅薄和无知。对于大自然亿万斯年积累的智慧和经验,我们知之甚少。作为一生只能生存几十年的人类来说,对自然奥秘的探究和感知是如此的有限,但是,自然世界对于孤傲的人类来说还是足够眷顾和情深。

仔细想,我们在一生的过程里,受恩于自然的恩惠,要远远多于人类自身用科技和文明所创造的生存条件和生活保障。遗憾的是,人类总是习惯以狭隘的眼光,自作聪明地企图改变和掌控这个世界原本的规律和固有的平衡。结果是,我们输得一败涂地。当大自然在经受人类肆无忌惮破坏的同时,只是那么无奈的叹口气,人类就像面临巨大的灾难,这灾难如海啸台风一般席卷着大地,那时候,不堪一击的人类终于暴露出他自身的脆弱和卑微来,就像一群遭遇洪水的蚂蚁。

在这个所谓最好的时代,人类面临的或许却是一个充满潜在危险的可怕的时代。

这几天,因为扎围栏,我和巴根那姐夫就围栏的话题有过不少的交流。其实,多数牧民对这种用围栏圈地的方式是怀有反对、又不得不付之于行动的矛盾心理。

早些年,在草地还没有被私有化的时候,大部分地方的草原都呈现着一派野性的繁华景象。即使草地被私有化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牧民们依然遵循着先辈们游牧的生活方式。游牧的好处在于,随着牧民不停的搬迁和转换牧场,暂时闲下来的草地,便能有足够的时间来恢复元气,以便在不久的将来能以又一次繁华茂盛的情景来迎接转场归来的欢快的牧民和疲惫的牛群、羊群。人们遵循自然早已让他们有所领悟的规律,在不断的转场中,让草原永远保持她旺盛的生命力和不失平衡的荣枯规律。

听牧民们讲,早些年,随便走到哪里,都有没膝的旺草遍及四处,齐腰高的草场也是随处可遇。多少年来,从没听说过牧民还得花钱买草。牧民买草,岂不是一个让人笑掉大牙得笑话?那时候,每户牧民也不会养太多的牛羊,但是生活看起来都还殷实富有。游牧生活难免会有许多艰辛和劳苦,但是,这种辛苦的背后,换来的却是草原连年的旺盛和与人畜保持和谐共存的安宁。游牧,使得每一片草地都有喘息和恢复元气的机会,人会累死,其实草原和大地也会累死。如今,草原的退化和沙化,已经在一天天逼近牧民的恐慌。

如今,实现定居以后的牧民,一年四季只能在固定的区域放牧,对仅有的草地进行着超负荷的榨取。加之现在的牧民,总想贪图养更多的牛羊,以此获得更多的利益,甚至有的牧民不惜贷款去冒然投资,结果是,草地在超负荷的重压下,不断的退化、沙化,最终导致整个区域的生态严重失衡,甚至连气候也受到极大的影响而变化无常。

过多的养殖,不仅增加了牧民的负担和风险,同时增加了草原原本所能承载的最大负重。贪得又自作聪明的人,终于以最后一根稻草的分量把草原压垮了。遍地都是铁丝围栏的草原,再也没有能挡住狂风肆虐的旺草和植被,连年气候的干燥少雨,也像是对世人发出的黄色预警。我们能看到的是,原本一望无际的充满生机的草原,如今,到处伤痕累累,或者干脆已经被大片大片荒凉的沙漠所取代。有些地方,虽然还勉强可称之为草原,但是,生长在那里的草,明显感觉营养不良又瘦又弱,广阔的荒凉让人触目惊心,又难免心生疼惜。

听巴根那姐夫讲,有不少牧民每年的收入连银行贷款的利息都付不起,更不要说生活多么富足了。从表面看,貌似一些人家牛羊成群,规模浩大。但是,能真正盈利的却不是很多,加上这几年连年的干旱,很多牧民已经负债累累,到了资不抵债的地步了。比之那些年每家只养十几头牛就能把日子过得殷实而富足的牧民来说,今天那些养着几十甚至几百头牛的牧民却没有了那样的福分。

每每和牧民们一起回想早些年的草原风貌以及游牧生活时,他们的言语里总是充满了对过去的怀念和对当下的担忧。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草原上,他们其实最懂得应该用怎样的方式和草原保持亲近和谐的关系。但是,他们又很难抵挡一个时代作为外力的影响。他们一边安于现状暂且享受着定居的安逸,一边又不得不对眼下草原和人们生活之间所存在的矛盾和冲突充满了担忧。

有时候,我竟然能听到牧民因为对当前草地所遭遇的严峻形势而发出这样的感概:这是报应啊,这是草原之神对人们贪得无厌的惩罚啊!

因为连年的干旱,巴根那姐夫在去年卖掉羊群以后,今年又卖了一部分牛,即便几块草甸子勉强打了上百捆草,但他还是不得不又买了几万块钱的草作为冬天的储备。

这几年,牧民买草早已成为习惯,也没有谁再把面前这样的大事当作笑料了。

据说,有些地方的牧民正在拆去草地上的围栏,然后把村里的牛羊集中起来一起放牧,以便恢复那种游牧的方式而确保草地不再遭受致命的破坏。不难看出,大自然又一次让人们明白,有些路是行不通的。如我前面所说,我们对大自然的智慧知之甚少,但是,只要你谦逊认真地向她学习和讨教,并遵循她的游戏规则,我们一定会得到她慷慨的馈赠和友好的呵护。

贪婪,不光会对人类自身造成莫大的伤害,对自然也是,而自然给予人类的惩罚也会是致命的。

但愿,用不了多久,我又会听到奥拉打来的电话,话筒里还是那种不容你推辞的语气:今天帮你姐夫去拆围栏。

治疗癫痫比较好的药癫痫发作全身抽搐还发抖北京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