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八一】辘轳井(散文·家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42:11

儿时的村庄,坐落与临近乡镇隔河相望的唐河岸边。每年春夏之时,河边芦竹茂密,桑树纵横交错,小村成了点缀在唐河西岸边的璀璨明珠。村庄沿着河流一边,如带状延伸成南北向。在河流的上游,一条修筑的大坝和水电站,成“T”字往东西和北方延伸,是附近几个村灌溉庄稼的活水源头。在这块广阔的土地上,种满水稻玉米。那万顷绿波,随风荡漾,一下醉到了心里。

村子中央,三面环水之处曾有一口老井。儿时的记忆里,那是永不枯竭的甘泉。老井的周围,用青砖和石块铺成圆形的井台。历经岁月的沧桑,井台上布满了绒毛一样黏腻的青苔。古老粗拙的辘轳,裂痕累累,永久地架在井口上,缠绕在辘轳上的井绳,挂着一个像蝴蝶结形状的木柱,静静地垂入井下。

井水清澈透明,入口甘甜。特别是夏天,打起一桶水来,如冰一样凉,我们村里人管她叫井巴凉,喝上一口冰到心尖尖,那种甜美的滋味到现在还弥漫在舌尖。挑一缸水,放上很长时间,依然清清的,没有丝毫沉淀物。

在我十四岁之前就开始为家里挑水了。父亲在邻乡教书,不到星期天是不能回家的。哥哥大我十多岁,从我能记事起,就出去谋生了。家里平时只有母亲弟妹和我,母亲是要参加生产队里的集体劳动的,我便成了家务活的主力军。家里挑水做饭就责无旁贷地成了我的任务,为此,父亲为我特制了挑水工具:三尺三的小钩担,一对精致的小木桶。

天蒙蒙亮,早起的男人们,便挑起扁担,到井里担水。一担、两担,直到担满水缸。这是他们一天的生活用水,做饭、洗菜、洗衣,甚至熬猪食。担水路上,老的小的,你去我回,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人们互相问好,传递信息。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傍晚才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为了可以在黎明睡个好觉,纷纷挑起水桶,推开厨门,来到井台打水,然后又各自担起满满的水桶,挑回家里。水桶里溢出的水,沥沥拉拉地洒在土路上,仿佛一串串的删节号,从井台断断续续地画到各家的院子里。

前来打水的人们谈天说地,畅所欲言,大到国家大事,小到谁家添个小孩、老母猪下了几个崽子……你想了解不想了解的信息都能在这里找到出处。因此,井台成了村里人们传播和收集信息的驿站。每晚都会从这里传出阵阵笑声。以至几十年后,那笑声依然时时飘荡在耳边。

看,村支书眉开眼笑,一边摇着辘轳,一边向大家描绘秋天的收成:水稻估计亩产比去年翻番,玉米籽饱粒满,绿豆芝麻也丰产……再看看,赤脚医生冯小焕,把扁担横在两只水桶上,不慌不忙地坐在上面,声情并茂地向年轻的媳妇们传授育婴知识和方法;学校的教员,一个年近四十的“眼镜”,正津津乐道地向大家透露几条《参考消息》上登载的新闻;东边的李炮匠,一边捋着胡子,一边夸夸其谈地赞美儿媳的孝顺能干;西头的军事张大侃,舞动着双手,绘声绘色地回放人民广播电台早已播过的体育赛事;马家嫂子来打水,身后总是跟着那条小黄狗,小黄狗总是愿意蹲在对面,看着主人摇辘轳,这时抢拍一个镜头,那绝对是——女人、辘轳和狗。

我喜欢井台,尤其喜欢大人们山南海北的闲聊。只要有时间,每天晚饭后我都要去井台打水。打水时,我小心翼翼地把井绳末端分开,用像蝴蝶结一样的木栓套住水桶,再把环形的绳子压在上面,两腿叉开,前腿稍弓,后腿稍蹬,握住辘轳,手心放松,四肢用力,向前摇动,待水桶露出,用左手抓住辘轳把,腾出右手把水桶提离井口,同样的方法再去打第二桶。然后挑起满满的两小桶水,肩上的钩担便一闪一闪地弹跳,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和满足。我在这里挑水,大多时候都是大人们自发地给我倒满水,自己用辘轳搅水的机会很少。因为大家觉得我是小孩,怕出危险,所以每每见到我总是先把我照顾好。得到大家的怜惜,我感到十分的温暖,也有一丝丝的愧疚。但我依然对这里充满了憧憬。似水流年,如歌岁月,水井由兴盛到衰退,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后来家乡发大水,房屋也倒塌了很多,全村集中搬进了新社区。政府对新社区进行了统一规划,一幢幢民房行距一样,每幢门前中央打一口机械井:一根铁管插入地下,铁管上面焊接着井头,井头上有一个压把,利用杠杆原理将二十来米深的井水提上来,然后顺着铁管做成的井口流入水桶,延续了几代人的担水习惯,从此成为历史的记忆。

这样几家共用一口水井,省时、省力、省事,真的很方便,但这井水质量却不能令人满意。新压的一桶水,就会看见有泥砂在里面翻动,并且井水苦涩,没有一点清醇可口的味道。如果不经沉淀和烧开,是不敢随便饮用的。因此我们每天需要做饭和喝的水,都提前准备好,放在那里澄清后再用,这样就可以用到稍稍干净的水了。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住到街上单位分的住房,用上了自来水。先是单位供水,后来变成水厂专门供水。我的心里有抑制不住的喜悦,终于不再动用力气压水了。虽然用水问题解决了,但每次水烧开后,上面总会出现一层无色透明的、薄薄的漂浮物,令人望而生畏,不敢大胆使用。后来考虑饮水安全,只好买一台饮水机,干脆饮用五元钱一桶的桶装水,并且桶装水也已经换了几个品牌,但始终喝不出故乡辘轳井水那甘甜的味道。此时的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儿时在故乡井台打水时情景,乡亲们那一张张的笑脸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家乡的辘轳井,曾经滋润着家乡人的心田,养育着家乡人的生命。多少年过去了,我依然怀念故乡那一口甘泉般的老辘轳井,更眷恋故乡那股如甘泉般清纯的乡情。

癫痫病怎么治疗好的快杭州儿童癫痫医院?合肥哪个癫痫医院好南宁癫痫医院排行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