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鹤舍人绍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22:18

去鹤舍古村旅游,游人所见的古民居,大多数由鹤舍人袁绍起出资所建。

——题注

一、诺言

从古村鹤舍往西约两公里,有一个叫曹家岭的村庄,曹家岭的西北方向,有一个叫王家山的村庄。连接这两个村庄的,是一条断断续续的麻石路。虽然当地出产麻石,但是,能在村内的小巷里铺上麻石,能够雨天不走泥路,就很让村人引起为豪,像这样村外道路铺上麻石,是极为罕见的。这条路近一公里长,铺上麻石需要的是一笔巨资,在曾经的物质匮乏年月,是普通人,哪怕是一个族群的普通人都难以承担。鹤舍的长辈火亭说,这条路是他的伯祖父绍起出资所建,银元都用了一谷箩。只由于当时负责做路的人贪了钱,加上后来的岁月侵蚀,才成了现在断断续续的样子。

鹤舍人绍起,是出了名的大财主。据说,他在景德镇拥有七座半窑,其中一座还是官窑。之所以做这条路,并不是他的钱多得没用处。火亭说:那是因为绍起的父亲蕃杰的一个誓言。

绍起的少年时代,家里很穷。如果用解放后土改时的标准,大约介于贫雇农之间。平常的日子,瓜菜杂粮,勉强能吃个半饱,逢年过节时,就常有人情急似债的窘迫。为了有个盼头,绍起的父母还牙齿缝里省下一点点钱,供大儿子绍腾进学堂开了个蒙。

有一年,到腊月二十四了,不要说鱼肉,就是正月里待客的米都没有。蕃杰夫妻正发愁,有人捎信来了,说王家山有个亲戚,刚从镇上下乡,让蕃杰去他家一下。言下之意,是送他点过年的东西。蕃杰还有些不好意思,女人要他去。说穷人也有换命的时候,等两个儿子将来有能力,再报答人家。蕃杰就去了。亲戚热情招待了他,回家时给了他十斤一坛的菜油,满满一大袋米有五斗,让他回家做些过年粑。还说过两天杀了猪,让他再去拿些肉。蕃杰满心欢喜,背了近百斤的东西往家里走。

蕃杰去王家山的那天上午,天阴着,还下了点毛粉细雨。下午他出王家山的门时,天还那样,但是,他走到路上,雨渐渐的就大了,还越来越大,到后来竟然是瓢泼大雨,还夹着风。风雨遮蔽了蕃杰的眼睛,路又滑,身上有上百斤东西,在一个上坡的地方,他一不小心摔下一条田塍。赶紧爬起来看时,人没怎样,油坛却破了,里面的油更是被暴雨冲刷得一滴不剩,米袋也破了,破袋里剩下的没几升,其它都泡在泥水里。奇怪的是,蕃杰爬起来之后,风也小了雨也歇了,这更让蕃杰难过,如果雨早些停了,他就不会摔这一跤。他坐在田塍上越想越难过,看着天上哭着说:老天哪!老天哪!我蕃杰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哭过几句之后,他不敢继续怪天,只怪路不好,于是发下誓言:如果将来儿子们有用,赚了钱,就把这条路上全都铺上麻石。

十几年后,绍起真的发财了,蕃杰和儿子说起自己曾经的誓言,绍起二话没说,打发人推了谷箩装的银元下乡,要把那条路全部铺上麻石。只是,他在景德镇的生意要紧,没时间亲自管做路的事,就委托了他人。为了保证路的质量,绍起要那人赌咒,不把路做好就没有好结果。火亭说,因为绍起一家没人在乡下,那人偷工减料,还有一段没一段的铺麻石,贪了不少钱。火亭又说,赌咒很灵的,那人没有留下后代。

无须考究一谷箩银元的夸张成分,绍起肯定出了一笔巨资。也不要说这是一种炫富,从来就没有人拿修桥补路当作挥霍。为一个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的父辈的诺言,鹤舍人绍起出巨资修路,从小处说,是他不肯欺心,从大处说,是不敢欺天地,不敢违神明。

差不多每一个人,都曾经或对自己,或对他人,或对神灵有过承诺,但很多人后来有条件兑现的时候,却选择性地忘了曾经的诺言。

二、牛气

关于鹤舍人绍起发财的缘由,我听过这样一个传说。

有一天,景德镇的某个窑户大老板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大水牛进了他的窑里,水牛的角太大,只好侧着头挽着角进门。他寻人解梦。解梦人说,这是好兆头,梦里的大水牛是财星。老板解完梦,将信将疑回到自己的窑场刚坐下,就看见绍起戴着一顶若大的斗笠进来了。因为那斗笠太大了,比门大,绍起只能挽着斗笠侧着头。大老板就认定绍起就是梦里的财星,留下了他,并把女儿嫁给绍起做老婆,然后绍起就发了财。

绍起的侄孙火亭也说了这个故事,但略有不同。

蕃杰对两个儿子的安排,是大儿子绍腾读书兴家,小儿子绍起种田守业。这算是一种传统的惯例吧。我父亲是老大,读了点书后被我爷爷送到景德镇做学徒,我二叔就留在家里种田。绍起十二岁那年,清明前牛出栏吃草的时节,蕃杰安排绍起去别人家影牛。绍起说,给别人影牛不会有出息,他想到景德镇做学徒。父母都劝他,说去景德镇的盘缠都没有,怎么去?到了景德镇住哪?绍起说他一定能去。过了清明节,母亲含着眼泪,将两件旧衣缝缝补补,给了一点点盘缠,交待了千言万语,要他到了镇上找那个王家山里的亲戚,然后十分不放心的让他上了路。雨纷纷的清明时节,绍起带着一顶大斗笠,一路半乞半买,一个人走到景德镇。刚到镇上那天,下的是滂沱大雨,昌江里洪水滔滔浊浪翻滚,有人看见一条大水牛在洪水中沉沉浮浮的挣扎,那人就想,能捡起这条水牛算是一笔意外之财。又一个浪头打过来,水牛不见了。那人抬头一看,就看见绍起戴着大斗笠,侧着头挽着斗笠进了一家豆腐店。那人突然出现幻觉,戴斗笠的绍起像一条水牛,心里一惊。大雨过后,那人来豆腐店里,知道果然来了一个人。他把自己刚才的直觉加幻觉说给豆腐店的老板听,再一看绍起,眉清目秀的惹人怜爱,就说绍起是水牛精转世,是财星下凡。

绍起不打算寻王家山里的那个亲戚,找豆腐店的老板要事做,老板收留了他。

绍起在豆腐店里做事,又勤快又乖巧,又干净又利索,老板夫妻越来越喜欢,但豆腐店的生意并没有因为绍起的到来而变得更好。多个人多张嘴,豆腐店的老板不想继续留绍起,把他介绍给一个熟识的窑户老板。绍起就跟着窑户老板走了。绍起一样的讨窑户老板喜欢,跟着打了两年杂,就成了老板的跟班。拿今天的话来说,绍起的工作相当于老板的秘书。

有一次,烧窑师傅苦着脸找到老板,说正在烧的一窑瓷器可能要坏。烧瓷器的破损率极高,成本特大,拿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本大利大风险高。而那一窑瓷器是官窑瓷,非同一般。如果那一窑瓷器烧坏了,不仅仅是赔钱的事,官老爷怪罪就不得了。老板带着绍起去了窑里。烧窑师傅指着窑火说,想了很多办法,窑火还是一样的混浊。老板左看右看还哪样,只感觉回天无力,急得在窑前转来转去。

火亭说,当时绍起走到窑口,脚一顿,说,窑里好得很!

老板和烧窑师傅再到窑口看,原本混浊的窑火变得纯清了。闭了火开窑,那一窑瓷器破损率小,正品率高。老板十分高兴,想起前面豆腐豆老板说的水牛精转世的话,不禁对绍起另眼相看。

这件事就传开了,并且传得神乎其神。那些人说,瓷器烧好烧坏都是窑神掌管,那一窑瓷器,窑神本来让烧坏,绍起一顿脚,一喝好,窑神立即就把火调好了。之后,有别的窑户老板的窑上出现状况,就派人找绍起过去。自然,丰厚的报酬是少不了的。又过了两年,绍起十六七岁了,攒下一点钱。有一天,他对老板说打算离开,想做点自己的生意。老板肯定舍不得放财神爷出门,提出给绍起股份。之后,绍起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牛气冲天,越做越大,成了景德镇烧窑做坯两行出了名的大老板,拥有七座半窑。

绍起人生中的牛气,传说中只来自神秘的偶然。但从火亭的讲述里,我们能发现,他的牛气来自有主见——不愿给别人做影牛崽俚;有毅力能吃苦——独自乞讨着步行上景德镇;人和——每到一处都讨人喜欢;精明好学——我以为,传说中窑火的改变不是因为神秘力量,而是绍起在窑场中的两年生活里,掌握了烧窑的关键技巧,当然,这里面肯定有运气的成分。还有诚信,父亲的誓言他都要践行承诺,自己的诚信就更不用说。

偶然性也是绍起人生中牛气的缘由之一,应该很重要。那条被洪水卷进昌江的水牛,沉没的地点和时间与绍起的人生道理出现叠加,或者就是神秘力量吧。

绍起的牛气,还来自家庭和睦。

三、家和

绍起发财了,但他的母亲却因积劳成疾而中年早逝,没享受多少。为照顾父亲的生活,他作主给父亲娶回一房继室。这位继母替他父亲生下五个儿子,加上绍起和绍腾,满满的是一组金刚葫芦娃转世。允许父亲给自己娶继母不算特别,但是,绍起能把继母生的五个儿子当做自己百分之百的亲兄弟,很多人就做不到。绍起经营的七座半瓷窑,后来分家时每个兄弟都有一座。

古人讲究落叶归根,无论在外面做官还是发财,年纪大了都回到故土。荣归故里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做气派的高楼大屋。绍起兄弟七人。他和大哥绍腾都生了好几个儿子,他们的儿子和继母所生的兄弟年纪差不多,绍起用了很多钱,做了很多屋。去鹤舍古村旅游时,村前那些高大气派的传统民居,差不多都属于绍起的兄弟子侄。其中的大夫第,就属于绍腾的儿子成璧。

火亭说,下乡做屋由绍腾负责。当时,很多鹤舍人都说,绍腾绍起这不是给七个兄弟做屋,仅仅是给他们兄弟两个做。假话经过三个人传,就变得像真话。特别是有些鹤舍人,恨不得看见绍起兄弟打架争斗,特意在下乡的绍起的小弟弟们面前说那些话。绍腾为了让兄弟们放心,就在村里人面前赌了咒。大屋落成后,自然是兄弟个个有份。

火亭讲了一个半文钱的故事。

有一次,绍起和客人谈生意,为了半文钱,两人争执了一个多时辰,都没让对方妥协。绍腾当时在场,看得不耐烦。心里想,弟弟这么大的一个财主,让个半文钱算什么,就要绍起让。绍起立即同意了。客人走后,绍腾还在说绍起不该为半文钱争许多时。绍起说,哥哥,那不是半文钱,是一船瓷器,一个少半文,就少了一大笔钱。

如果说他们家经营的是一个大公司,绍起就是董事长兼总经理,绍腾顶多就算一个高级管理。但绍腾对公司的事发了话,绍起给面子。

火亭又讲了一个他祖父的事。

火亭的祖父是绍起最小的一个弟弟,被父母和六个哥哥宠着,整天就是吃喝玩乐。有一次,他去婊子院玩时弄了个新名堂,叫困“肉棺材”。就是下面有女人垫,两边有女人靠,上面还有女人盖,他在女人中间。一次点几个妓女,就要用更多钱。有同去玩的人想讨好绍起,在绍起面前说他这个事。绍起听完后,一点也没表示出生气,只淡淡的对那人说:这钱,赚也要人赚,败也要人败。毫无疑问,绍起在私下里对兄弟子侄的管教肯定不少,但那种让兄弟离心离得的事肯定没做过。绍起的晚辈里面出了很多人才。绍起的大侄子成璧,在清末做了回奇特的四品知县,鹤舍人在国民党军队有十八个军官,也就是让鹤舍人骄傲的“十八条横皮带”,多数也是绍起的晚辈。

做事总会遇到阻力,最难冲破的阻力,来自亲人。第一,亲人阻挠的原因可能是为你着想,第二,亲人的阻挠能让你防不胜防。家和,就能取得亲人的理解的支持,多了一份助力,就不用担心后院起火,少了内外交困的局面,就能全身心做自己的事业。

在一些关乎豪门恩怨的电视剧里,兄弟不是兄弟,姐妹不是姐妹,妯娌不是妯娌,甚至父子不是父子,夫妻不是夫妻。为了财产,他们全都成了仇人。他们不仅明争暗斗,也有赤裸裸的生死搏杀,最后往往为外人所利用。绍起作为实际家主,不仅呕心沥血赚来的钱财归全家所有,还能在外人面前维护家人的面子,自然家和万事兴。今天,蕃杰的子孙繁衍到四百多人。

鹤舍人绍起,像一本书。

郑州看癫痫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呢郑州到哪里找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