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水系】云香天蓝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8:51
   白云,香气馥郁,将你承载在梦里,遨游于碧空如洗的蓝天中,一同寻梦。可梦终有醒之日,那时你只不过是一只形单影只的孤雁,一声惊弓之音,便再难以展翅高翔。落寞九州,独留一人在凡世驰骋。   ——题记      “滚出去!”郝天铁青着脸,指着吴小云怒斥道。   吴小云一张媚人的脸上此刻是梨花带雨,令人忍不住想去呵护。但是即使她多人令人怜惜,却打动不了一向以缺乏笑容、行事雷厉风行的郝天。   “郝总,小云她只不过……”一旁的助理是个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青年。他看到吴小云抽噎着鼻子,有些不忍,于是上前劝说郝天。   郝天一边用纸巾擦着桌上的咖啡,一边冷冷地看着他说:“助理这行,有很多人抢着干。”   助理听后,推了推眼镜,无奈地看了看吴小云。   “滚出去,没听到吗?”郝天嗓门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呜呜……”吴小云小手捂着脸跑了出去。高跟鞋在安静的办公室响起了刺耳的“叮叮”声。   某公寓里,吴小云穿着乳白色的连衣裙,露出光滑白皙的美腿,夕阳的余晖照在上面,万分迷人。他正靠在男朋友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   李贤微笑着,显得很是阳光。他一双修长有力地手不停地为吴小云擦拭眼泪,“我的吴大小姐,今天吃瘪了吧?”   吴小云一听,扳开他的手,忽然调皮地嘿嘿一笑,露出两颗美丽的虎牙,既而又铁青着脸,双手不停地揉着李贤的小碎发,委屈的说:“你还敢嘲笑癫痫病治疗那家医院好专业我,哼!”   “啊哈!吴大小姐,小生再也不敢了。”李贤痴痴地笑着,猛地抓住吴小云的手。吴小云猝不及防,惊叫一声倒在了李贤的怀中。   两人倒在沙发上,彼此相视着,半响无语。过了一会儿,吴小云坐起来,将长发拢在耳朵后面。“李贤,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去《fashiion》?”   李贤搂住她的肩膀,将两人的面容展现在美好的夕阳中,映出和谐的金色光芒,“进入《fashiion》是好多人的梦想,不也是你的梦想吗?如今,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你为什么又要放弃啊?”   吴小云撅了撅粉唇,嘟囔道:“那个什么郝天,简直是太气人了。第一天我刚进公司,他就嫌我着装太过于休闲;第二天我换了着装,他竟然又说我站没站样坐没坐相;第三天,他又说我上班时间没精打采;第四天,他让我去买咖啡,我好不容易买上来……”说着,她顿了顿。   “怎么了?”李贤忍住笑问。   “哎呀。”吴小云嘟囔着搔了搔头发,说:“就是人家不下心把咖啡倒他文件上了啦。可他竟然让我滚出去。你知不知道,面对这公司那么多人,我有多么难为情?哼,郝天这个王八蛋!”   李贤揉了揉她蓬松的秀发,说:“好了,不要再纠结了。现在,我们去吃晚饭,之后乖乖地睡一觉,明天再乖乖地去上班。”      第二天,天阳刚刚露脸,吴小云就一身职场打扮,踩着高跟鞋,拎着小包从李贤的宝马车上走了下来。风姿绰约,气度非凡。   之后李贤驾车离去,吴小云朝公司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紧急刹车,她转过身去看,就看到了一辆布加迪威龙在朝阳的照耀下一个华丽的甩尾,分毫不差的停在了停车线内。   车门一打开,戴着黑墨,穿着西服,梳着三七分发型的郝天便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哇!”过路的各种美女靓妹突然间看到这样一个尤物,都瞪大了眼睛,捂着嘴惊呼道:“这就是《fashion》的老总吗?哇,这么年轻,这么帅,我要是能够嫁给他,我宁愿少活十年。”   “你少做梦了吧你。”同伴嘲笑道:“郝天可是本市新晋富豪啊,身价过亿,哪是我们这种寻常野花能够企及的。”话语声中,无不包含着哀声怨气。   郝天当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人对他的评价,就算听到,他也不会在乎。他现在在乎的是,一会儿与商家洽谈合作的事。   郝天在经过吴小云时,冷冷地说:“去买杯咖啡。”   纵是吴小云百般不愿,但奈何老总的话在公司就是圣旨。她撇了撇嘴,说:“哦!”   “等等。”郝天一双精明的眼完全被笼罩在墨镜下,看不出他神情的变癫痫病日常应该如何预防呢化,“把你的包给我。”   “干嘛?”吴小云警惕地问。   “怎么,怕我偷了?”郝天冷笑着说:“我先帮你带上去,难不成你拎着包去买咖啡?”   吴小云嘟着嘴“哦”了一声,脸上虽然未露喜色,但心中却乐翻了天,暗道:被老总关怀的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吴小云端着咖啡走进郝天办公室时,郝天正在伏案写着什么。她轻敲了一些门,在郝天头也未抬的“进来”声中,走了进去。   从门口走向办公桌边,吴小云一直在细细地端详着郝天的侧脸,竟然发现也是如此好看,心中不免泛起了一点点的花痴。   “郝总,您的咖啡。”吴小云有些颤栗的看着郝天精心设计的三七分发型,样子有点绵羊见了老虎般畏畏缩缩。   郝天抬起头,斜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了她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辛苦你了啊!”   吴小云听后是受宠若惊,边摆着小手,边露出可爱的小虎牙说“不用”。“那郝总,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吴小云说着转过身就要离去。   “嗯。”冰霜又布满了郝天的脸庞。郝天就像是一个冰雕艺术品,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   当吴小云刚刚走到门口,忽然又听到背后传来杯子的破碎声。她心上一惊,急忙转身去看。   咖啡杯掉落在地面上,碎了一地。而郝天正双手捂着肚子,满头大汗的在椅子上呲牙咧嘴。   “郝……郝总。”吴小云焦急的走上前去,双手扶着郝天的肩膀,“郝总,你怎么了?你可不能死啊!”   郝天忍住痛,没好气的吼了一句:“你就希望我死吗?”   “那……我该怎么办?”吴小云看见痛得死去活来,额上汗珠黄豆般大的郝天,娇躯微微颤抖了起来。   郝天气喘如牛的说:“打急救电话啊!”   “哦。对。”吴小云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郝天应话。总之,在她拿着手机一番惊慌失措后,问出了一句让郝天差点背过气去的话:“急救电话是多少啊?”      站在急救室门口,吴小云来来回回不停走动,眉头紧锁,自言自语:“郝天的爸爸妈妈我该怎么联系啊?有没有其他亲戚朋友啊?医生万一要医药费,我该掏还是不掏?”   一番思想斗争未罢,医生走了出来,高呼:“谁是病人家属?”   “这……”吴小云踌躇瞬间,走上前去,说:“我是他未婚妻。”   医生说:“病人是急性阑尾炎,需要马上动手术,你先去交一下费用吧!”   吴小云二话不说,等交完了手术费,她才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医院的椅子上,自言自语地说:“他以前那么对我,我干嘛要管他死活?再说了,他这么有钱,身家过亿,我又干嘛为他交手术费?”   不知不觉过了很长时间,医生打开门,走了出来。   吴小云迎上去,一脸悲伤地问:“怎么样啊,大夫,活着没?”   医生惊异的看了她一眼,说:“小姑娘,阑尾炎仅仅是个小手术,用不着你这样吧!”   吴小云“哦”了一声,等医生走后,她撇着嘴说:“这次非得让你双倍赔偿。”   走进病房,看到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郝天,吴小云咬了咬粉唇,说:“你……你还好吧?”   郝天伸了个懒腰,露出会心的一笑,说:“感觉很好。”说完,哈哈地笑了起来,瞬间为这死气沉沉的房间增添了很多的愉悦气氛。但郝天脾性的巨大改变对吴小云来说却犹如从赤道一下子到了寒极,极度不适应,她嗫嚅着问:“郝总,您没事吧?”之后,吴小云便做好了迎接一脸冰霜的准备。   可是令她出乎意料的是,郝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又笑了起来。这令她更觉得不可思议,“郝总,今天……今天不是愚人节啊?”   郝天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对我这种态度的巨大反差很不适应,其实我也不想做个冷冰冰的人。”   吴小云刚想说“既然不适应,那就做回自己啊!”的话,却还未开口,郝天就继续说:“父母的生意在美国,所以我从小就在那边上学。但是,同学们总是欺负我。于是我就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做个强人,让人害怕。”   “于是你就在公司做出一副冷若寒霜的样子,让人将你奉若神明,对你退避三舍。”吴小云剥着橘子没好气地为他补充。   郝天刚要说话,突然清凉般的感觉覆上了他的嘴唇。他眯着眼,静静地咀嚼着橘子,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手术费是你掏的吧?”   吴小云一愣,遂又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那好,你先去工作吧,这里就不用管了。”郝天语锋一转。   吴小云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心中默默的说:“难不成你不给我还钱?”   郝天看着她那副错愕的表情,冷冷地问:“你还有事吗?”   吴小云忍住气,拉黑着一张脸走出了病房。当她离开后,郝天冷淡的脸上布上了开心的笑容,“真是个傻丫头。”他双手又拖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眼神有些迷离地说:“谢谢!”      “呜呜。”吴小云揉得眼睛通红,在李贤怀中撒娇。秀美白皙的长腿搭在茶几上,小脚踝在不停的蹭着茶几面,摇晃的杯中溅出了水。   “又怎么了?”李贤爱抚的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尖,又亲了亲说:“是不是郝天又惹着我们的大小姐了。”   “哼,郝天是个混蛋。”吴小云撅着嘴巴,嘿嘿一笑后,再次将李贤的小碎发揉成了鸡窝。   李贤无奈的摇着头,苦笑说:“我的吴大小姐啊,看来我是你的受气筒呢。”   “哼。那本小姐……”吴小云嗲声嗲气的说:“赏你一个吻。”说着,粉嫩出水的娇唇吻上了李贤。李贤心中慌得一跳,紧接着便被这种美好的感觉给俘虏了。他伸出舌头,不停地迎合。   “宝贝,来电话了……”李贤的手机在茶几上响了起来。不等李贤去接,吴小云却热心地伸过手,按通了键:“喂!”   “你是谁,李贤呢?”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子甜美的声音。   吴小云像是头上泼了一桶凉水,打了个机灵,但他还是不甘心的问:“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他女朋友,你告诉我,李贤这混蛋是不是跟你这狐狸精在一起?”电话那头甜美之音瞬间变成了雷鸣狮吼。   吴小云呆呆地按挂了电话,本来炯炯的眼中渐渐出现了朦胧的氤氲之气,很快便化成泪水,在娇嫩的双颊流动。   李贤咬着唇,尴尬地说:“小云,你听我说,她是我前女友,我们已经分手了,没想到她还纠缠……”   “你这个骗子。”吴小云刷地站起来,将手中的手机掼在地上,摔成了碎片。锂离子电池在反射着灯光的地上发出清脆的响音。但很快这响音就被一声充满愤怒治疗癫痫最好的公立医院是哪个的巴掌声掩盖了。   李贤呆呆地摸着脸上的五个指印,一脸错愕地看着吴小云离去的背影。   微风习习,吹痛着吴小云的脸颊。她的泪汹涌而出,但她的痛却被紧紧锁在心中。   她一路小跑,秀发迎风飞舞,将她姣好美丽的脸庞放了出来。这张魅人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调皮可爱,而被换上了美人为君落泪的怜悯模样。   乳白长裙随风翻飞,露出一双让人目眩神迷的美腿。被橘黄色灯光爱抚的这双腿,覆盖着一层象牙白的光芒。   她跑累了,她停了下来,痴痴地望着这座大厦。这座大厦,原先在这个时候会有一盏灯,一盏属于郝天的灯。而此刻,这盏灯灭了,于是她又想起了在医院的郝天。      郝天还没有睡,他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文件。听到敲门声,撇头一看,顿时惊讶的叫了出来:“吴小云,你大半夜来医院干嘛?”   吴小云双眼通红,撅着嘴走过来坐在床边,没有说话。但郝天却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脸上那两串未干的泪痕,于是不由得问:“发生什么事了?”   吴小云抬起头,木讷的看着郝天半响,突然一下子伏在郝天的怀中,低声呜咽了起来:“我男朋友背叛我了。”   郝天一听,不知该如何安慰,只是一个劲地皱着眉,搔着头皮,口中咕隆地说:“这个……确实……意想……不到。”   吴小云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衣,冰凉了他的肌肤,却滋润了他的肺,温暖了他的心。郝天第一次感觉到,一个女人躺在一个男人怀中,竟然会有如此多的满足之感。他也想不到,一向冷冰冰的自己,也会为别人打开自己爱的心扉。   郝天抬起僵硬的手,慢慢地抚上了吴小云的后背。郝天透过那一层薄薄的衣服,似乎还能感受到那柔缓细腻的肌肤带来的心动。   吴小云的脸还依旧埋在他的胸躺上,一个人默默哭泣着。过了半响,她哽咽着说:“你们男人,都喜欢看着锅里的吃着碗里的吗?”   “喂!!!”郝天一听,双手捧着她的头,看着她天真无邪的样子,一脸严肃的说:“我跟你说,我是我,其他人是其他人。”   吴小云做个可爱的鬼脸,一脸鄙视地说:“我才不信了。”   郝天深吸一口气,继续捧着吴小云的头说:“吴小云同志,我郝天从小到大,洁身自好,你信还是不信?”   吴小云撅着小嘴,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郝天闭上眼又深吸一口气,睁开后说:“既然我的一世清白被你这样诬陷,那就坏人做到底,不客气了。”说完,嘴巴一撅,吻上了吴小云的唇。 共 658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