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kkw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阴阳眼(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43:08

“染布喔——染布喔——”隔上一段时间庄上就会出现一位中年男人。

大家对他很熟悉,大多数人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反正只要一听到这样的吆喝就知道染布的来了。

大家就一直称他染布的,找他染布的人不多,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奶奶。靛青色的夏布褂子穿久掉了色,让染布的带回去染一下,拿回来像新的一样。

染布的肩上鼓鼓囊囊的两个大布口袋,是他唯一的行头。他是南边港口镇的,每隔十天半个月他会到四乡走上一圈,把染好的衣裳送给主顾,又同时再收上一些待染的衣裳。

他肩上的两个布口袋,一个是染过的衣裳,一个是收进来的衣裳。一个口袋会慢慢地长起来,一个口袋会慢慢地瘪下去,两个口袋很少有正好分量一致的时候。他背负着那个鼓的,稍许轻松的那个挂在胸前。远远地看去,就如同两团灰白色的面团在滚动。

“这染坊开不下去了!”但凡他坐下来歇口气跟一帮相熟的人哒哒呱话,他总是这样起头,“供销社里的花布越卖越好看,哪个还要再去染布,除了你们这一帮老奶奶们。”

港口镇在茅山河和卤汀河交汇的地方,离泰州城不过二十里,曾经有过好几家染坊,后来慢慢地都关了。现在方圆三四十里,就他一家染坊还坚持开着。

“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不能在我手上废了!”这是他解释的原因。可是庄上的人都说,这染布的,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惦记着染布的这点收入,他有着常人没有的特异功能,据说他开过“天眼”,也就是“阴阳眼”,他能够看得见阴间的事情。

庄上的人对他的“阴阳眼”,传得神乎其神,于是每每他歇歇的时候,在他开口说完那句“这染坊开不下去了”,就会马上问道,“最近又给哪家看过稀奇古怪的事了?”

于是他就会讲一些某某庄上的事情,反正都是阴间的,多数是房子的处地不好,曾经是坟地什么的。这些庄子离得远,大家也不知道底细,所以也就这么听着。有几次他是欲言又止,于是有人马上追问,“是不是我们庄上也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倒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说出来,你们以后走过那里也不必害怕,那个巷口一直有位年纪轻轻的女鬼,光膀子光腿的。”

大家一听很是紧张,连忙追问到底是哪个巷子口。待到他说出巷口的位置,人群中有年纪长的说,“那里确实死过一位年轻的姑娘。”

还是日本人打进来的时候,庄上来过一队日本兵,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掳掠来的一位年轻姑娘。可怜的姑娘就被这帮畜生兵糟蹋死了,死的时候身上是光光的,还是庄上人收的尸落的葬。

“人呀,不管生前风光也好,落魄也好,其实死后能够带走的就是咽气时的那些随身物件,这位姑娘死的时候一丝不挂,死后成了鬼也是不顶不戴一根纱丝。”染布的幽幽地说道,“看在这些年她一直做一个善鬼,不曾犯嫌的份上,你们就超度超度吧,毕竟是横死他乡。”大家想想倒也是,确实不曾有人被她招惹上身过。

这事过后,庄上人走过那个巷口,倒没啥害怕,染布的有着“阴阳眼”却是传得沸沸扬扬。也有人不相信这染布的有着能够看穿阴间的“阴阳眼”:“肯定是他走街串巷地听说了畜生东洋兵干过的畜生事!”

庄上有户人家,解放前曾拿过红缨枪站过岗,仗着这点经历,成了庄上说一不二的狠角色,也是一位不信邪的主。他看中了庄前一片空地,有着三四座孤坟,但他不怕,扒了建起外带厢屋的三间大房子。

原来他是看上了这真不错的处地,夏日里房前的大河一直河风习习,苇叶摇曳生姿。冬日里,阳光无遮无拦,院子里温煦无比。

一日,染布的背着两只布袋走到这里,四下里看了看,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路人,“你们可晓得,这一人家的灶台正好压在‘财’上?”

压在“财”上就是压在棺材上的意思,当地一种避讳的说法。这片坟地被扒了建房也就十几年前的事,庄上大多数人都知事。自从这家人搬来这里,其实家里并不太平,一双儿女先后横死。不过都惧于这人是个“狠角色”,何况又是人家的私事,也没人敢把这事跟这一片坟地牵联上关系,连私下里谈论也很少,于是慢慢地就淡忘了。虽然记得这里有过几座孤坟,但在不在灶台之下还真不记清楚。

染布的这句话还是传到“狠角色”耳朵里,他骂骂咧咧:“我现在这就挖去,万一挖不出,看不打烂这染布的臭嘴!”

是庄上的“土工”挖的,“土工”都是庄上地位低微的穷苦人,专司替人家打殓抬棺埋葬,挖坟这样的腌臜事只有他们肯做。

灶台扒开了,挖下去不到两尺就看见了,棺木已朽,骨骸还在。土工用一草包把朽棺烂骨统统拾掇进去,埋到坟地里去了。

没过几天,“狠角色”把房子拆了又重新建了,只是改变了朝向,不东不西,不南不北,不伦不类的。据说“狠角色”请了染布的仔仔细细地看过,只有这样的朝向才能避开那些嫌晦的东西。

于是一些家里过得不太平的,会趁他下乡收送衣裳的机会找他看看,也会塞上一些酬劳,尽管染布的绝不开口讨要。

时光不知不觉地流淌了几年,染布的又来了,照例还是一圈人围着。

他用脚跟碰了碰放在地上的两只布袋。布袋还是以前的布袋,就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口袋也是瘪塌塌的,完全没了以前鼓鼓囊囊的样子。

“回去再开最后一次染锅,染坊开不下去了!”染布的说话含含混混的,原来他的两腮脸肿得乌青乌青。

“不怪这胎里带的阴阳眼,怪就怪自己这张管不住的臭嘴,看见了太多的鬼事,说出了太多不该说的鬼事,被夜叉小鬼找上门打了,祸从口出!”

后来,染布的没再来过,再后来庄上有人家遇到了蹊跷事,盼着染布的再来,可就是一直没再来过。

治疗癫痫病的费用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有哪些呢儿童癫痫病的发病原因主要是什么黑龙江治母猪疯应该去哪家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